太毒辣了!實在是太毒辣了!此時此刻,除卻毒辣二字之外,林白已然想不出任何辭彙可以來描繪石鐵心的這手段。而且一個能對自己都這麼下得去手,能對自己都如此狠心的人,這世間還有什麼凶戾的事情,是他所不敢去做的,又有什麼能叫他忌諱?

只是為了擁有強勁的實力,付出這樣的代價,走這樣的偏『門』,真的值得嗎?!

值不值得,不是林白所能下結論的,但在石鐵心這樣的『陰』狠手段之下,廖不凡卻是已經把腸子都悔青了。自己這一次實在是太託大了,卻是忘了姜還是老的辣這麼一句,為了在『女』人面前出風頭,只憑著一時的意氣之爭做事,竟是給自己迎來了這樣的一個結局!


但無論他如何懊悔,如今的一切,卻都是已經悔之晚矣。

鬼霧瀰漫之下,那些原本充斥在場內的火元之力,已經完全消散成空,再沒有給他任何安身立命的寄託。而在那鬼爪森然抓動之下,每一次鬼爪的變動,都叫他身上有大塊大塊的血『肉』斑駁而下,血雨四散,甚至都有森然的白骨出現!

鑽心刺骨的痛楚,在廖不凡的身軀各處不斷撕扯,直叫他覺得自己在這一刻,就像是要被五馬分屍了一樣,甚至他都能夠聽得到自己血『肉』從骨架之上剝離的聲音。

凄厲的慘呼聲,在場內不斷傳出,一聲接著一聲,可謂是殘酷到了極致,直叫人覺得在這一刻,他們置身之地,已不是酒店大堂,而是九幽之下的閻王森獄。

血『肉』剝離,甚至連骨骼都在不斷的碎裂,骨骼開裂的咔嚓之聲不絕於耳,嘎嘣嘎嘣作響!但相較於這些軀體上的疼痛而言,更叫廖不凡感到難以支撐的,還是他神魂所受到的那種撕扯之力,那詭異的撕扯力,似乎都要把他的神魂磨滅成碎屑!

在這一刻,廖不凡心裡甚至都有些後悔自己為何會觸『摸』到了火元大道的『門』徑,如果沒有觸碰到大道的『門』徑,自己的神魂又怎麼會和軀體契合的如此牢固,又怎麼會承受這麼久的詭異撕扯之力!與其承受這樣的痛楚,還真不如死了乾淨!

所有的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石火間,甚至都沒給人反應過來的時間,雖然早已料到這是一場不死不休的惡戰,但誰都沒想到,結果竟然會慘烈到了此種地步,竟是這樣的慘劇!

在這一刻,所有人望向那些森然鬼爪,抑或說是石鐵心的眼眸中,都是充滿了畏懼之『色』,只覺得心臟都在撲通撲通震顫不斷!這石鐵心,果然是人如其名,長了一幅鐵石心腸,可說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惡魔,而且還是實力強大,手段可怕,內心酷戾的惡魔!

就好像生命對他而言,什麼都算不上,鮮活的人命,只是如同豬狗般的事物!

廖不凡完了!這是所有人心中的共識,所有人似乎都已經看到了最終的結局,在這詭譎之力下,廖不凡勢必要血『肉』塊塊墜落地面,骨骼盡碎,神魂磨滅成灰!

可讓他之所以走到這一步,讓他之所以要強行出這個風頭的源頭所在,那名讓他不惜以死來與石鐵心相拚鬥的姑『射』神『女』,如今卻是神情恬淡,眼眸裡面甚至連一分半點兒的憐憫之『色』都沒有,彷彿即將被死亡『陰』影籠罩的廖不凡,與她分毫關係都沒有。

在這一刻,看著姑『射』神『女』那冷寂的面容,場內許多原本還對這神『女』抱著一絲熱烈之心的人,均是覺得內心不禁一寒。今日廖不凡為她身死,她尚且如此,那日後若是自己這些人也如廖不凡所做的一樣,為她丟掉了『性』命的話,會不會也是如此?!

但彷彿是感觸到了這些人心中的所想一般,那姑『射』神『女』陡然轉頭,向著場內輕輕掃視了一圈。雖然有輕紗相隔,但諸人卻只覺得,就像是看到姑『射』神『女』那嬌美的容顏,那璀璨如星的雙眸一樣,那原本的一點兒冷意,瞬息間又被熱血所取代!

廖不凡之死,不是神『女』的過錯,只是他自己不自量力,手段不濟罷了。明知道自己不行,卻還痴心妄想在神『女』面前大出風頭,就算是死,又值當得了什麼。

「林老弟……」但旁人能坐得住,蕭老闆這酒店的歸屬之人,如今卻是再坐不住了,眼看要鬧出人命,也顧不得那麼多,湊到林白跟前,喃喃道:「你可是答應了要幫我的!」–55789+dsuaahhh+25933140–> “周啓明,那怎麼會忘。他不是申請了保外就醫,現在躲到南方某地享清福去了嗎?”張飛鷹果然是一個老滑頭,他顯得坦然自若。

“張總,謝謝你還記得我大爹。我大爹現在安然無恙,你是不是感到很失望啊!”我的話很直接,或者我大爹屢屢遭害,跟張飛鷹的這張欠條有關係。

“周然,你這是什麼意思?你以爲我跟你的大爹周啓明遇害有什麼關聯嗎?別說我曾經和他一起出生入死過。就算是沒有,也不會輕易去害任何人。”張飛鷹顯得很氣憤。

“張總,那這張欠條你又該如何解釋,你該不會想抵賴吧!”我冷冷回敬道。

“周然,你別欺人太甚。你是來要債的嗎?我不是張小魚,我叫張飛鷹。記着我叫張飛鷹,飛鷹壇是我一手創辦的。就像你大爹創辦鐵血會一樣。”張飛鷹猛的拍了一下桌子,大吼道。

“張總,你太小瞧我周然了。區區一千萬,對於我,算得了什麼。我今天來是跟你說碼頭沙石的事情,希望你不要故意哄擡物價,擾亂了市場秩序。”我將欠條收了起來,整整齊齊的疊好,放進了錢夾子裏面。

“對不起,周總。價格的事情,飛鷹壇所以的股東早已商議好了,我一個人說了不算。你可以不用飛鷹壇碼頭上的沙石呀!飛鷹壇少了你一個客戶,不會受到多大的影響。”張飛鷹的話咄咄逼人,絲毫沒有讓步的餘地。

“既然這樣,我們只有法庭上見了。”我站了起來。冷冷說道。

“我相信,那張欠條,對我會有好處的。十二年前的那一宗命案,至今似乎還沒有完全結案,張總,你不能保證你完全是清清白白的吧!”

就因爲當時的一張欠條,讓原本和我爸一樣是烈士的顧從理變成了毒梟。顧琳母女這些年也因此飽受屈辱,這一切,張飛鷹不應該承擔責任嗎?

“等一等……”張飛鷹喊住了我。

“張總,你還有何指教?”我怒目而視。

“周然,這價格的事情,畢竟是飛鷹壇董事會決定的,不可能說改就改。你看雙方能不能各讓一步?”張飛鷹的語氣明顯的軟了下來。

“你的意思?”我一愣。

“蓉城廣場那麼大的項目,你能不能分一杯羹給我。讓飛鷹壇的兄弟,也飽飽肚子。當然,沙石的價格,我會跟董事會申請,以最低的價格出售給周氏地產。”

這隻老狐狸終於露出了狡猾的尾巴,他故意擡高價格,只是想從我的手裏拿到蓉城廣場的部分項目。

“我答應你。不過,這些決議也得經過周氏地產董事會開會才能通過,這幾天的沙石,是否能夠通融通融。幾千名建築工人,都要失業了。”我同樣也搪塞着張飛鷹,只要這幾天危機過去,找到了新的賣家,便不再擔心張飛鷹壟斷經營了。

實在不行,可以走法律程序。只是這張欠條牽連到了大爹,大爹好容易弄了一個保外就醫。我不想大爹官司纏身,再一次被弄了進去。

回到了周氏集團總部,一方面,我督促着靶子多儲存些沙石,隨着防着張飛鷹翻臉。另一方面,我積極的尋找着新的下家。畢竟蓉城百分之三十的碼頭受張飛鷹控制,那麼還有百分之七十的呢?

周律師告訴我,我要接見的是蓉城最大的地產商均衡地產的公子哥安軒。蓉城人稱安公子。

之前我好像聽過安公子這個名字,卻並沒有怎麼注意到他。均衡地產,全國十大地產之一,資產早已過千億,福布斯榜上排名前十。

最關鍵的是,均衡地產在蓉城有自己的碼頭和運沙線。

在蓉城最大的酒店,我帶着靶子和周律師去會見均衡地產的公子哥安軒。安軒仍然單身,被稱爲國民老公。他交過的女朋友數不勝數,而且大多數是明星或者網紅。

在酒店的VIP會議室,我見到了傳說中的安公子。長長的頭髮,打扮得很另類。一羣人衆星捧月的一般,將安軒圍在了中央。

大家見面,互相寒暄着。鐵血會在蓉城畢竟根基早已牢固,而我更是另闢蹊徑,給鐵血會帶來了勃勃生機。

“周總,你比我想象中的年輕多了。”安軒笑着,眼神裏有絲絲狡黠。

“安公子,你富甲天下,其實我早聞大名了,今日得見,更是三生有幸了。”我說着套話,不停的大量這面前的安軒。據說,均衡地產的所以事物都交於了他。而他的父親,則退居了二線。

“周總,你客氣了。只是有些虛名罷了。不過能夠跟周氏集團合作,我也是蠻期待的。今天我們不談生意上的事情,吃好,喝好,玩好,總之盡興就好。”安軒很爽快,似乎對雙方的合作也是充滿了興趣。

之後聊了一些私人的話題,有沒有交朋友之類的。或者都是個人隱私,所以兩個人都顯得有些含糊。

用餐的時候,安軒的女朋友終於趕來了。我沒有想到,他的女朋友居然是謝染。謝染見到我,像不認識一樣。

安軒則跟我介紹。

“周總,這就是我的女朋友謝染小姐。很漂亮吧!”安軒顯得很得意,似乎並不知道我跟謝染曾經是戀人一樣。

“不錯,是很漂亮的。”我不知道如何回答,臉都綠了。

“什麼時候,也把你的女朋友帶來,讓我也認識認識?”安軒並沒有注意到我的變化,仍舊炫耀着他的成就。

謝染真的很漂亮,尤其是今天。我從前怎麼就沒有察覺到呢?膚如凝脂,面若桃花。尤其是那胸部,高聳飽滿。每一次彎腰的時候,都會露出深深的**。

“周總,初次見面,多多照顧。”謝染果然裝作不認識我一樣,我準備發作。她卻遞給了我一個眼色。

或者她有難言之隱,或者……

我安慰着自己,整個用餐的過程幾乎是坐如針氈。謝染不住的給諸位敬酒,甚至是以均衡集團少奶奶的身份敬酒。

她的胸部時不時去觸碰安軒,眼神中流露出一種熱戀般的神色。我不知道她是在演戲還是真情的流露,在這種很正規的場合,我不想當衆將她揭穿,只爲了顧及她的一些面子…… 麻煩,一入俗世,有這麼多的規規矩矩束縛著,真是麻煩啊!

聽到蕭老闆這話,林白頓時苦笑連連,只恨不得能夠如小說中描寫的那樣,來玩個乾坤大挪移,直接把戰局從這酒店大堂,給轉移到崑崙聖地裡面去。,最新章節訪問:.。

說句不客氣的話,雖然對廖不凡如今的處境卻是有那麼一點兒同情,但卻也只不過是一點同情罷了,一切都是廖不凡自己找的,又哪裡值得讓人悲憫。

更不用說,不管是廖不凡,還是石鐵心,都是不可能站在自己這邊的人,兩人打生打死,跟他林白有一『毛』錢的關係,要是倆人能同歸於盡,那他才要拍巴掌叫好。


可話雖然是這麼說不假,但有些該有的規矩卻還是要遵守的,而且自己之所以繞了那麼大一個圈子,也要把這些牛鬼蛇神『弄』到這地方,還不是想要借著絕對的威勢,給這些人定下一個規矩,讓他們知道頭上有一柄利刃懸著,不敢再像往日那樣肆無忌憚。

而且不管怎麼說,蕭老闆與自己也是故舊,也著實幫過自己做了不少事情,往日的情分也都在那裡擺著的,就算是再覺得廖不凡和石鐵心死不足惜,但如今終歸都是在蕭老闆的地頭上,若是鬧出了太大的『亂』子,最後豈不是要給蕭老闆惹一身麻煩。

可讓林白真正犯難的是,如今的形勢雖然危急,但若是自己出手的話,也不是沒有斡旋的機會。但關鍵的是,自己如今並不想就這麼早暴『露』身份,還想等著看最後那些有心的大魚能夠按捺不住,從水底下浮出水面。

而且他也知道,現在可說是有無數雙眼睛在盯著自己。依照這些人的打探功夫,怕不是早就把所會的手段打聽了個底朝天,如果現在自己這麼一出手,那些有心人絕對就能看出自己的真實身份,那自己所要達到的效果,可就都要化作雲煙散卻。

但若是隱忍不發,不去幫蕭老闆的話,難道真要這麼看著他的酒店就這麼敗了不成?

「娘們兒,您能不能幫我個忙,給他們拉拉架,要是『弄』得一地是血,看著鬧心得慌。」心思轉動之下,林白的目光,緩緩匯聚到了跟在自己身旁的道一身上。

道一這娘們兒手段高明,而且面生的緊,場內的人可說是沒有一個認識她的,由她來出手擺平此事,可說是再合適不過。不過林白卻也明白,依著這娘們兒的那種冰冷『性』子,想要讓她對自己的話言聽計從,恐怕那也是萬萬沒什麼可能的。

「我為什麼要幫你?你能給我什麼好處?」果然不出林白所料,他這話剛說出來,還沒等給道一陪個笑臉,這娘們兒竟然已是冷冰冰的直接把拒絕的話給扔了出來。

想要好處?!這娘們兒現在是學壞了啊,事兒都還沒辦,竟然開始學的直接要東西了!聽得這話,林白頓時連連搖頭不止,直感慨人心不古,世風日下,但慨嘆歸慨嘆,他卻也明白這事兒除了道一之外,再沒有第二個合適的人選。

而且要好處還不簡單,反正是幫蕭老闆做事兒,就讓他來出出血好了,當即林白向著蕭老闆一指,陪笑道:「只要你幫了這個忙,他管你一個月的飯錢,保管每天給你換著『花』樣來,要是除了白米飯,有一個重複的,我就幫你把他的腦袋扭下來。」

扭腦袋?聽到這話,蕭老闆頓時打了個寒顫,忍不住縮了縮脖子,但卻也知道如今情勢『逼』迫,若是酒店真出了事兒,自己脫不了干係,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便陪著笑臉連連點頭道:「你放心,一切都按林老弟說得來,我絕對不虧欠姑娘你一星半點兒。」

不過讓蕭老闆有些奇怪的是,原本在看到道一這個漂亮得除了驚『艷』之外,再找不出來任何辭彙來描述的絕世佳麗后,他還以為是林白又找的紅顏知己,當時心中還在感慨自己這位林老弟實在是桃『花』纏身,『艷』福重的叫人只能吞著唾沫羨慕。

可看眼下這模樣,似乎這位姑娘,並不是林老弟的紅顏知己,可是看他們倆人的模樣,卻又怎麼都覺得有那麼一股子彆扭勁在裡面,卻是叫蕭老闆吃不准他們倆的關係。


「一個月?不夠?」就在林白眼看著道一聽得自己和蕭老闆的話之後,眼睛裡面稍微有那麼一點兒亮光,覺得事情大有可為的時候,道一眼裡的神情卻是又一黯,淡淡道。

話語一落下,恍若是直接給林白和蕭老闆兜頭潑了一盆冷水,身子都涼了半截。

一個月不行,那就倆月,倆月要是還不夠,就直接給你來半年好了!但就在林白想要再加籌碼的時候,卻是發現道一的眼神,竟然不知什麼時候,又投到了姑『射』神『女』的身邊。

這娘們兒盯著她看幹什麼,難不成是嫉妒那個娘們兒搶了她的風頭不成,還真是『女』人心海底針!但就在林白心裡這腹誹剛生出的時候,卻是突然發現,自己顯然是會錯了道一的意,她所看的,根本不是那姑『射』神『女』,而是跟在她身邊的那倆孿生小丫頭。

這娘們兒是怎麼回事兒,怎麼總是對這倆小丫頭有這麼重的心思,總不該實際上她是有戀童癖吧?想到這裡,林白心裡不禁一陣惡寒。

但還沒等回過神來,卻是發現,道一不知道什麼時候竟是以轉過頭來,雙眼中滿是熾熱的神情,緊緊的盯著他的雙眼,似乎是有什麼期盼一樣。

完蛋了,這娘們兒是鐵了心盯上那倆小丫頭了,單憑美食這招是起不到什麼作用了。

看到道一這目光,林白哪裡還能不知道這娘們兒是打算藉機,狠宰自己一刀,當即苦笑連連,略一沉『吟』,眼見廖不凡顯然是快要不行了,當即一咬牙,道:「行,那就再加上這倆小丫頭,不管是偷是搶,還是坑『蒙』拐騙,我早晚把她們倆挖過來,讓她們陪著你就是!」

話音落下,道一眼眸中的光亮登時又璀璨了幾分,不過這目光卻是看得林白心裡有些打鼓,道一神秘,可那姑『射』神『女』卻也是古怪的緊,她身邊的人,哪裡是自己用『棒』『棒』糖『誘』騙小蘿莉去看金魚這些招數,能輕易就拐騙過來了。

「不過我醜話說在前頭,想把她們倆挖過來,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你得給我足夠的時間,要是我沒辦法的話,你也不能怨我!」雖然心中著實有些犯難,但看著蕭老闆那熾熱的目光,林白卻也是顧不得那麼多了,硬著頭皮又加了一句。

反正不管怎樣,自己能做的也就這麼多了,若是這娘們兒不願意答應,那也怨不得自己了,實在是不行的話,大不了自己現在出手,直接暴『露』身份得了!

「成『交』!」但叫林白沒想到的是,道一聞言之後,竟是出奇的好商量,聞得這話后,輕輕一點頷首,應承了一句,而後緩步便朝前走了過去。

娘的,算是又給自己招了個麻煩的夥計,可自己得想個什麼辦法,才能把這倆小丫頭給『蒙』騙過來?雖然道一應承了下來,叫林白舒了一大口氣,但卻還是叫他犯了難。

想到此處,他不禁向著那倆小丫頭望去,想要瞅瞅這倆小丫頭究竟是有什麼蹊蹺,會叫道一對她們這麼上心,而自己又究竟是該用什麼辦法,才能挖了姑『射』神『女』的牆角。

可沒成想,林白的頭剛扭過去,那倆小丫頭卻是已然如心有靈犀般的向他看了過來,在看到他那頭戴鴨舌帽,鼻樑架著大墨鏡,還裹了個大口罩的模樣后,小嘴竟是撇了撇,一幅不屑一顧的樣子,最後更是忍不住掩嘴笑了起來,就跟看到了什麼西洋鏡一樣。

娘的,被她們倆當個笑話看了!瞅著這倆小丫頭的模樣,林白心中不禁有些恨恨。不過就在他準備再擠眉『弄』眼,逗逗這倆小丫頭,增加些好感的時候,那位姑『射』神『女』竟是覺察到了身邊的動靜,緩緩扭頭,向著林白這邊就望了過來。

眸光只是一接,頓時便叫林白心裡邊一寒,只覺得雖然有輕紗相隔,看不清那姑『射』神『女』的雙眼,但她的眸光卻是恍若能夠穿透無盡的屏障,直達自己內心一樣。

這詭異的感覺,直接叫林白心裡一顫,再不敢與她對視,而是縮手縮尾的將頭扭到一邊,擺出了一幅明明有賊心,卻是沒有賊膽的『色』中餓狼模樣。

看到林白這模樣,姑『射』神『女』這才緩緩轉過頭去。不過林白卻是偷眼瞧到,跟在她身邊的那倆小丫頭,如今已是面『色』煞白,如同受到了什麼驚嚇一樣,再不敢往自己這看一眼。


這倆小丫頭怎麼那麼怕姑『射』神『女』,難不成是有什麼蹊蹺在裡面?看著這模樣,林白心中不禁一動,頓時覺得這態勢,著實是有些古怪,卻又不知道古怪在何處。

「住手!」而就在林白心思變動的這麼會兒功夫,道一卻已是緩步走到了廖不凡和石鐵心的戰團邊緣,眸光向著兩者掃了眼后,淡淡道。–55789+dsuaahhh+25933141–> 謝染似乎並沒有顧及我的感受,在席間跟安軒摟摟抱抱,不甚親熱。我的怒火蹭蹭的往上升,卻不得不隱忍着。

結束了晚宴,謝染卻不見了。莫非她已經回家了,我不確定。靶子接到了一個電話,說碼頭那邊故意不發貨,項目的沙石材料已經斷炊。

我帶了靶子,急匆匆的去了碼頭。這個碼頭很大,停滿了來拉沙的大型汽車。遠遠的看到了一隻飛鷹的招牌,我便知道,這是張飛鷹的地盤。

手下見我來了,紛紛過來。原來,爲了節約成本,周氏集團成立了自己的運輸隊。每天跟各處的工地運送沙石材料。另外,周氏地產建有混凝土攪拌站,大大的節約了建築材料的成本。

“周總!飛鷹沙場不給發貨,我們都已經排了兩個多小時的對了。市區白天不讓運送沙石,現在正是黃金時段。一旦給耽誤了,又得等一天了。”一位車隊的司機跟我訴苦。

我示意他先下去,衝一個正在作業的工人喊道。

“你們這裏負責人,就說周氏集團周然想見見他。”其實周氏集團的名頭已經很響了,再報上我的名字,我相信他們應該有些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