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女子,正是燕月舞。

「哼!我也想不到,這一次竟然連那些隱世家族的子弟都出手了。」

燕月舞不甘的說道,她自問不比那些隱世家族出來的傢伙差,但是,那些傢伙太過狡猾了,這才是讓她氣惱的地方。

「這……」

白衣中年人聞言也很吃驚,要知道,隱世家族一向自視甚高,怎麼會出手爭奪化龍蓮?要知道,那些隱世家族的底蘊深厚無比,他們根本無需化龍蓮。

上次化龍蓮成熟的時候,便沒有隱世家族的弟子出手。

「那人絕對還在化龍城附近地域,我一定要將那兩個狡猾的傢伙揪出來。」

燕月舞狠聲說道,她握緊了拳頭,那兩人絕對不好對付,但是,化龍蓮卻也是她急需的東西。

白衣中年人看了燕月舞一眼,並沒有再說什麼。

燕月舞的修為已經到了化極第八階巔峰,用不了多久就能突破到化極第九階,她要利用化龍蓮,衝擊劈天境界。

就在燕月舞動用化龍城之中燕族的力量的時候,姜凡卻是躲在了客棧之中,在研究著如何將化龍蓮祭煉成化龍丹。

「青蛟與玄龜那兩個傢伙要是在這裡就好了。」

姜凡想到了那兩個倒霉的傢伙。 青蛟與玄龜去爭奪大荒神藏了,要不然,姜凡卻是可以向這兩個倒霉的傢伙請教一下煉丹的問題。

客棧的客房之中,姜凡盤坐在了床上修鍊了起來。

吞天荒術真的很不凡,荒鼎傳授給自己的這門功法,讓自己受用無窮,無需刻意運轉這門功法,自己的荒體都無時無刻不在吞吐周圍的天地靈氣。

姜凡運轉吞天荒術在煉化體內的那股陰寒之力。

那萬乾的寒冰掌,可不是誰都能承受下來的,姜凡被那萬乾打了一掌,雖然說沒有威脅到他的生命,但是也令他受創不輕。

「轟隆隆……」

很快,姜凡的體內便傳出了陣陣微弱的風雷之上,他丹田處的荒力之源化成了一個漩渦,在吞噬著侵入他體內的那股陰寒之力。

盤踞在他身上各處的陰寒之力,受到丹田處出現的漩渦浩蕩出來的那股吞噬之力的牽引,不斷向著丹田匯聚而去,然後被吞天荒術之力直接煉化。


一個多時辰后,姜凡那略顯蒼白的臉色終於是變得有些氣血了,忽然,他的臉上猛的湧上了一股潮紅。

「哇!」

姜凡張口吐出了一大口淤血來,纏繞在體內的那些陰寒之氣終於被他煉化掉了,內傷已經盡去。

「萬乾……」

姜凡抹去了嘴角上的血跡,狠狠道,這個傢伙竟然敢偷襲自己,要是讓自己再遇上這個傢伙,非打的他滿地找牙不可。

傷勢痊癒之後,姜凡便坐不住了,在這個客棧之中,他是不可能開爐煉丹的,要知道,煉丹的動靜可不小。

「看來還是要離開化龍城啊!」

姜凡在自語,他想到便做,於是便馬上收拾好東西,離開了客棧。

但是,當他來到城門前的時候,卻是被眼前所見的一幕嚇了一跳,只見城門內外都有燕族的戰兵在守護。

而最關鍵的是,那些戰兵對每一個進出化龍城的人,都要仔細的盤查。

姜凡有些無奈,他退了回去,看來燕族已經封鎖了化龍城,自己想要出城,看來是要另想辦法了。

客棧的房間已經退了,姜凡不想再住回同一件客棧,他在街道上走著。

「咦!」

他忽然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從前方走過,那個人走進了巷子之中。

「竟然是他!」

姜凡遲疑了一下,便直接追了上去。


那人專門挑那些偏僻的巷子走,姜凡小心的在後面跟著。

走著走著,前面那人忽然停了下來。

「出來吧!」

那人冷冷說道,他並沒有回身。

姜凡聞言,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笑,正要從陰暗處走出來。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在那人的前方的陰影之中,卻是忽然走出了一個人來,將那人攔了下來。

還以為被這個傢伙發現了呢!

姜凡搖了搖頭,苦笑了一下,自己修有吞天荒術,沒有人可以感應到自己的存在,看來自己的心性還需要磨練啊!

這時,他吃驚的發現,從前方陰暗處走出來的那個人,竟是荒德。

「是你?」

那人見到荒德,頓時便變了臉色。

「萬乾,很久不見啊。」

荒德看著萬乾,忽然笑了。

「你想怎麼樣?」

萬乾似乎很怕荒德,有些不知所措。

「將你身上的靈藥都拿出來吧,別藏私啊,都拿出來,要不然,你會很慘的。」

荒德戲虐的看著萬乾說道。

「什麼……,大哥,你放過我吧,我出道這兩年,你都洗劫了十次了,我身上還有什麼東西被你惦記?」

萬乾都快要哭了,這個傢伙簡直就是自己的剋星啊,這兩年他看似風光無限,實際上卻是經常被人洗劫。

不久之前還被姜凡洗劫了一回,連戰車都被搶走了。

「乾乾,你不乖我可就要動手了哦!」

荒德看著萬乾笑了起來,潔白的牙齒在閃光。

萬乾見到荒德如此模樣,頓時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給,都給你!」

萬乾連忙將腰間上系著的虛空袋一把扯了下來,讓給了荒德。

「這才對嘛!」

荒德接過那個虛空袋,輕易便打開了虛空袋的封印,然後往代袋裡看了一眼,滿意的點了點頭。

「你可以走了!」

荒德揮了揮手說道。

萬乾立時便如同遇到大赦般,倉惶從巷子里沖了出去。

「你躲在一旁看了那麼久,還不打算出來嗎?」

荒德收起了萬乾的那個乾坤袋,然後淡然說道。

「嗡!」

突然,一座黑塔從天而降,直接向著荒德鎮壓而下,強大的靈能波動瞬間便爆發了開來。

「有情況!」

化龍城的城頭之上,燕月舞猛地轉身向著城中望去,下一刻,她衝天而起,腳踏青蓮,向著靈能爆發的地方衝去。

城頭上陪著燕月舞的那個中年文士不緊不慢的追了上去。

「可惡!」

小巷子之中,荒德大驚,他萬萬想不到暗中那人會直接向自己出手,黑塔變得如同一座黑色的小山般巨大,透發出強大到了極點的靈能波動,恐怖的力量從黑塔上浩蕩下來,瞬間便鎮封了一方虛空。

「是她?」

見到那座黑塔,隱身於暗處的姜凡吃了一驚,青瑤到了。

這真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啊。

然而,荒德展現出來的戰力卻是令姜凡感到震驚,只見那荒德渾身符文隱現,直接便一拳向從天上鎮壓下來的黑塔轟去。

「碰!」

荒德一拳狠狠的砸在了黑塔之上,強大的力量從他的拳頭之上爆發了開來,砸的黑塔不斷震動。

「哼!」

一聲冷笑響起,一道身影出現在了空中,腳踏黑塔,一股更加強大的力量立時便從黑塔之上爆發了開來。

「青瑤仙子,你為何對我出手。」

荒德被黑塔之上的爆發出來的力量震退,但是他渾身符文密布,將浩蕩而至的那股力量直接化解了開去。

「交出化龍蓮!」

來人正是青瑤,她很直接,一上來便要荒德交出化龍蓮。

「化龍蓮不在我的手上,你找錯人了。」

荒德躍上了屋頂,盯著腳踏黑塔的青瑤,沉聲說道。

「你以為我會信?」

青瑤戰意如虹,在爭奪化龍蓮的時候,她親眼見到荒德與姜凡一起用虛空符遁走,化龍蓮不在這兩人身上,在誰的身上?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荒德再次洗劫了萬乾,在他要走的時候,卻是被青瑤堵住,然後直接向他出手。

「我只要化龍蓮。」

青瑤腳踏黑塔,停在了空中,如同九天之上的仙子降臨凡塵一樣,給人一種超凡脫俗的感覺。

「我說了,化龍蓮真的不在我的身上,是在姜凡那個小子哪裡。」

荒德裝作無奈的說道。

「我不會信你的,除非你將你身上的那個虛空袋交給我查看一下。」


青瑤沒有退讓,她身上的戰意反倒是更加強盛了,渾身靈氣繚繞,隨時都可能向荒德出手。

「哼!別欺人太甚了,別人怕你青族,我卻是無懼。」

荒德盯著空中的青瑤,冷冷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