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緩。」遠處的雷雨荷和盧燦一聲驚呼,睜大的雙眼差點連眼珠子都登出來了。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步雲天的偷襲及時降臨,只見他無聲無息的出現在烈火犀牛的左側,狂暴的崩天拳勁從他的右拳上轟出,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崩天三重勁閃電般轟擊在烈火犀牛身上。

眼看牛角就要刺穿敵人的烈火犀牛還沒得及高興,便整個被步雲天轟的飛出了上百米,一路撞倒了十幾顆參天巨樹,才轟的一聲砸到地面上。


安全下來的柳雪媛后怕不已的拍著自己高聳的胸部,一顫一顫抖動著的禁地頓時害的步雲天氣血上涌,就差沒噴出鼻血。

因為步雲天本來就已經靠近柳雪媛的身邊,離她不到幾十公分,靠的這麼近看美女拍胸部可想而知。

「看什麼看,快去給我殺了那該死的犀牛。」柳雪媛發覺步雲天一瞬間愣神的目光,不由嬌蠻的道,不過不知不覺間卻是把雙峰挺得更加高了,還好步雲天已經穩住了心神。

而遠處的雷雨荷和盧燦此時卻是震驚不已,不愧是妖孽啊,居然一拳轟飛一頭重達幾噸的烈火犀牛,而且還飛出了上百米,太恐怖了,如果這一拳是轟在體質較弱的術修身上,那豈不是直接被轟成渣,兩人真是越想越怕。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必須建立在術修不發動法寶防禦或法術防禦的情況下,可是他們兩個看了步雲天的隱匿之術,都知道這些對於步雲天來說根本就不算難題。

只要讓步雲天近身,一旦偷襲成功,恐怕就是天階中期高手都是一招搞定,而且只要步雲天不動用元力,就不會有元力波動,行動起來也就更加隱秘,因為**的力量發動之前不看到是沒有什麼徵兆的。

結合這些看來,步雲天簡直就是一個超級暗殺高手,不過還好他們是隊友而不是敵人,不然恐怕寢食難安啊。(未完待續。。) 聽到陳長生的話,姜天威點了點頭,心裡算是鬆了一口氣。他還以為這些人已經肆無忌憚到了這種程度了。

既然上面已經同意,想來應該有對策了,於是問道:「那不知道上面有沒有什麼對策沒有?這後面幾個人可都不是好惹的!」

陳長生翻了個白眼說道:「什麼對策?這是你們年輕一代人的事,你們自己解決,難道你叫我們這幾個老傢伙出手么?」

聽到陳長生的訓斥,姜天威有些訕訕的笑了笑。便聽到陳長生繼續說道:「他們不是好惹的,難道你就是好惹的啊?乖乖給我們贏了這次比賽,有你的好處,不然你等著你家老頭子收拾你吧。」

姜天威不由得打了個冷顫,他沒有想到陳共福居然也會關注著這裡的比試。看著陳長生那看起來有些「陰險」的笑容,姜天威落荒而逃了。

回到劉佳佳身邊的時候,臉色有些沮喪,劉佳佳拉了拉問道:「怎麼了?那老頭和你說什麼了?」 渺渺無期 :「沒什麼,就是讓我一定要奪得第一名。不能丟我們華夏人的臉。」

沒想到,劉佳佳也是一本正經的說道:「那當然了,這次的天下第一可不能被這些外國人奪去,不然可就太丟人了!天威哥,你答應我,一定一定要贏,好不好?」

「行行行,一定贏,我答應你,一定贏。」看著姜天威的保證,劉佳佳這才喜笑顏開。只是,聽到姜天威的話,楊清凝在一旁不屑的說道:「吹牛皮也不打草稿,有我哥在,哪輪得到你!」

聽到楊清凝的話,姜天威姜天威撇了撇嘴沒有說話,而劉佳佳彷彿沒有聽到似得,依舊看著場中的比試。

這時候,兩人也進入了白熱化,韓道明和秋田純生也都是滿臉的凝重,看出了對方的難纏。

八極拳的拳風本就剛猛暴烈,一時久戰不下,韓道明難免有些心浮氣躁。陳長生他們這種高手一看就感覺到不好,還是太沉不住氣了。

就是姜天威也是輕輕搖了搖頭,這個韓道明看來是要敗了。不過,一場輸贏也沒什麼太大的影響,只要最終的第一在自己手裡,那麼之前的一切都不算什麼。

果然,沒過多久這個韓道明就敗下陣來,不過,這個秋田純生也是消耗巨大。好在兩人下手都是有著克制,所以倒是並沒有受傷太重都。只是看起來,這個秋田純生如果等一下再上場的話,實力應該會打個折扣。

看到秋田純生贏了,對方彷彿都是鬆了口氣了,不過,圍觀的人卻是一陣不爽。但是技不如人也沒什麼好說的,這個秋田純生不比剛剛的藤田五郎。他更像是一個純粹的武士,所以韓道明在輸了之後也是心服口服。

只是,神色之間有些落寞,看到韓道明的樣子,姜天威也不知道說什麼。還是楊特鴻走了過去,不知道和他說了什麼,才讓他看起來好了點!

等到楊特鴻回來,姜天威才拉了拉他說道:「你和他說了什麼?」

楊特鴻自信一笑說道:「我讓他看著到時候我幫他贏回來!」

姜天威撇了撇嘴沒有說話,這時候對面沒有上場的只剩兩個M國人和一個H國人了,而姜天威他們這裡,也就姜天威、楊特鴻和最後一個化勁高手了。

對面的三個人,最後讓那個H國人上場,這讓姜天威他們都是一陣差異。難道,那兩個M國人真的有這麼厲害么?

姜天威和楊特鴻對視一眼,隨後兩人同時看向最後那個化勁高手。

錢德利也有些鬱悶,他自認實力不比姜天威和楊特鴻差,可是看他們兩人的樣子,明顯是想讓自己先上。

想了想,自己先上就先上,到時候自己贏了而他們輸了,臉上不好看的也是他們。

錢德利作為永春的化勁高手,和韓道明相同的都是喜歡貼身短打。不過,永春剛柔並濟,不似八極拳那般剛猛暴烈。

這個H國人功夫和剛剛的秋田純生不相上下,而錢德利卻是要比韓道明還要強上一絲,而且在看了韓道明的比試后,更是心存警惕,不驕不躁。

兩人都是心存忌憚,所以開始的時候,都是互相試探了一下。不過,也知道,如果不動真格的根本就分不出勝負。

但是,實力終究還是有些差距,最終,還是錢德利略勝一籌。得勝了的錢德利得意的看了一眼姜天威他們這裡,彷彿是在說:我已經贏了,有本事你們接下來也贏下來。

最後,輪到姜天威和楊特鴻了,姜天威正打算上去,楊特鴻笑了笑說道:「還是我來吧,誰叫我前天比試的時候輸給了你!」說著便往場中央走去。

看到是楊特鴻上場,對面那些人的臉色都是變了變,在他們看來,楊特鴻看起來比姜天威要大幾歲,起碼應該也是在姜天威的後面,沒想到還走到了前面。

那高大青年盯著姜天威看了一會,最後才選擇讓他旁邊的同伴上場。

看到對方上場后,楊特鴻拱了拱手說道:「在下楊特鴻,請指教!」


那青年看起來也不過二十六七歲,不過他並沒有學著楊特鴻拱手的樣子,而且直接自我介紹道:「我叫比利,請多指教!」

這幾個M國人,看起來都是肌肉鼓鼓的猛男型,特別是他們那領頭的高大青年,更是看起來塊頭大的驚人。

這讓姜天威有些奇怪,像他們這種習武之人,就算是外家拳,除了在初始階段會有些肌肉鼓脹的情況,到了暗勁之後,基本便不會出現這種事情了。就比如於大志,以前的時候也算是個肌肉猛男,現在慢慢的一身肌肉也消了下去。

所以,到了他們這個階段更不會出現什麼肌肉這樣膨脹的情況。不過,對比剛剛那些人的作風可以看出來,這些人一個個都是大力士。

即便這些習武之人力氣已經異於常人,可是在他們面前,依舊有些不夠看。而且,他們皮粗肉厚的,那些肌肉看起來似乎還有防禦的運用,這讓姜天威看起來都有些不可思議。 對於姜天威的發現,楊特鴻顯然也早就了解。這些人塊頭大力氣大,而且皮粗肉厚,除了速度靈活性有些跟不上,其他方面簡直都是人形機器人一樣。

不過,楊特鴻也不是剛剛進入化勁了,進入化勁已經半年的他,早就已經鞏固了化勁的基礎,並且又向前走了一步。

這也是他拿的第一的信心所在,而且對於這些人,他也並不是完全不了解。不同於姜天威的兩眼一抹黑,他們這種世家子弟,對於M國的「基因人」和「半機械人」有著很深的了解。

不過,雖然對於這種技術他們也是垂涎欲滴,可是卻也有些嗤之以鼻。

這次來的這幾個M國人,很顯然就是基因人,就是經過基因改造的基因戰士。這些基因戰士在沒改造之前,肉體越是強大,經過基因改造后就實力也是提升的越是誇張。

當然,基因改造所能提升的實力,也和一個人的各方面條件都有關係。但是,如果一個人的肉體越是強大的話,經過基因改造后能夠提升的實力就越大。

所以這些人都是在基因改造之前都是瘋狂鍛煉肉體的人,但是他們現在空有力量,卻不能很好的協調運用,所以才讓他們看起來一個個都是肌肉猛男。

而且,這樣還有一個最大的弊端,也是讓華夏武林嗤之以鼻的就是這些基因改造並不完善。這些人經過基因改造后,實力的突然提升,卻完全是透支的生命力才得到的結果。一個經過基因改造的戰士,僅僅只剩下二十年的壽命。

而且基因改造也並非百分之百成功,他的成功率甚至僅僅只有50%左右。當然,肉體實力越是強大的人,成功率會越高,不過這點,除了M國軍方外,並沒有外人知曉。

所以,因為這兩種原因,華夏武林人雖然垂涎欲滴,卻也並不放在心上。一個以透支生命力為前提的力量,還不如自己慢慢修鍊來的穩妥。

所以,一直以來,對於基因戰士,華夏武林中人一直以來都是以一種高高在上的態度看待一切。直到一個人的崛起,才讓整個華夏武林為之震動。那個人打破了基因戰士二十年壽命的桎梏,一舉稱為整個世界公認的天下第一高手。

這也是這些年華夏屢屢被欺而束手無策的最根本原因。

直到這個人的出現,才讓一眾武林人士認識到基因藥劑的可怕。可是這基因藥劑被M國軍方當成了命根子,連盟國想求幾支也是沒有,就更不用說華夏想得到了。

當然,這一切姜天威是聽都沒有聽說過,所以,也僅僅只是對於這些大塊頭有些好奇而已。

而楊特鴻在經過幾番試探后,果斷的選擇了以自身身法的優勢與其周旋。如果與他們硬碰硬的話,楊特鴻就算是化勁高手,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自己一拳砸在他們胸口,不過是將其震退兩步,可是如果他們的拳頭落在自己身上,楊特鴻一點都不懷疑只要一拳,就能讓自己戰鬥力大減。

看著楊特鴻小心翼翼的樣子,楊清凝不由有些焦急,自己大哥的實力她是最清楚的。就連大哥都不敢和他們硬碰硬,還只能以身法遊走其四周,不時的尋找機會下手。

這樣一來,誰還是他們的對手?而且看那個人的樣子,明顯不是他們那個還未出場的人的對手。兩人無論從體型還是剛剛表現出來的姿態,都表明那個最高大的人才是他們的最強者。

可是著急歸著急,她也無力改變什麼。看到姜天威也是臉色凝重的看著場中,不由得更是沮喪。

輕輕的拉了拉姜天威說道:「你有把握么?」這時候,劉佳佳也是看向姜天威。

在看了這個人的表現的時候,劉佳佳心裡也是震撼莫名。楊特鴻已經很厲害了,可是看起來楊特鴻卻是一直在躲躲閃閃的樣子。根本不敢和對方硬碰硬,就連劉佳佳這個外行人都看出來了。

而姜天威看起來和楊特鴻也是相差不大,他能打過那個看起來更厲害的傢伙么?

而在聽到楊清凝的問題后,不僅劉佳佳,附近的於大志,王星宇和司馬方騰他們這些人,也都是一臉凝重的看著姜天威。

看到這些人都是望著自己,姜天威笑了笑說道:「這個還不好說,沒有上場試過,我也不能確定。不過,如果是這個人的話,我想我應該問題不大!」

聽到姜天威的話,除了劉佳佳和於大志,幾乎所有人都是流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就是王星宇也是一樣。

看他們都是不太相信的樣子,姜天威也沒多做解釋。不過,看起來楊特鴻的處境卻是不是太好。但是,卻也不是沒有機會。

楊特鴻也知道這一點,所以,楊特鴻顯得很有耐心,不停的在尋找著對手的弱點,同時也是在不停的削弱對手。

雖然他的拳頭每次並不能盡全力,但是怎麼說也是一個化勁高手的一擊。再怎麼皮粗肉厚也有扛不住的時候,所以,楊特鴻就是打著這個注意,同時也是在消耗對手的體力。

果然,小半個小時過去了,楊特鴻還好,可是他的對手,明顯就已經有些疲憊了。他力量是大,可是這樣毫無節制的揮霍,也是總有用盡的時候。

而楊特鴻等的就是這個時候,抓住對手一個側身攻擊來不及回防的機會,一個閃身來到對手的側後方。用盡全力一擊擊在對手的后勃頸穴位處,將其一舉打暈過去。

看著倒在地上的對手,楊特鴻也是鬆了一口氣,如果不是長時間的消耗讓對手有些反應不及,他還真難以得手。

看到楊特鴻勝出,楊清凝歡呼一聲,便跑了出去一把扶住楊特鴻,彷彿比她自己贏了還要高興。

楊特鴻也是有些精疲力盡的感覺,近半個小時的全力以赴,他也是累的不輕。便任由楊清凝扶著下了場,而對方那高大青年在檢查了一下他同伴后,便讓人將他給抬了下去。

同時,自己也是出現在了場地中央! 此時烈火犀牛的腦袋還是有些暈呼暈呼的,雖然它的表皮非常的堅硬,一般的法寶飛劍都很難破開它的皮毛,但是像步雲天這樣的攻擊還是承受不了,狂暴的力道在它體內形成千萬次震動,直接傷到了它的五臟六腑,從它嘴角不斷溢出的鮮血便可以看出。

烈火犀牛憤怒的盯著步雲天,一時之間卻是把他當成了最危險的敵人,皮甲雖然堅硬,但是那樣的撞擊它也承受不起多少下,那恐怖的震動之力連綿不絕,瞬間造成千萬次震動,那威力實在是太恐怖了。

「我牽制它,你們站在遠處攻擊,千萬不要讓它靠近。」步雲天輕輕的道,看到她們點頭之後,他便沖了上去。

步雲天幻影身法全力展開,一瞬間便出現在烈火犀牛身邊,崩天拳那毀天滅地的恐怖拳勁一拳接著一拳的轟打出去,一瞬間便打出了幾十拳,狂暴的銀灰色戰勁配合著步雲天一身的蠻力,每一拳都震裂虛空,前方的空間不斷的做著裂開又合上的工作。

不過作為天階中期修為的烈火犀牛也不差,靈活無比的躲著步雲天的攻擊,同時不斷的撲擊步雲天,巨大爪子充滿了血腥的煞氣,令步雲天也不敢小視。

一人一牛不斷的碰撞到一起,每一次撞擊都驚天動地般響徹天際,就像古代的鬥牛一般,是純粹的**碰撞,純粹的蠻力角斗。

「奶奶的,讓你見識一下我沙包大的拳頭,揍死你丫的。」步雲天怒吼道。

「混蛋。地震波。給我去死。」烈火犀牛雙蹄一踩。一道古怪的震動之力傳來,步雲天頓時感到一陣發麻,然後下一刻便被撞飛了,吐了一口鮮血之後,他又再次沖了上來,再次和烈火犀牛斗在一起。

而遠處的雷雨荷等人自然是不會閑著,雖然不能用大面積的法術,但是強大的單體法術也不少。

只見周圍的雷系靈氣瘋狂的向著雷雨荷涌去。一道三米多長的閃電標槍出現在她的雙手上方,而閃電標槍一出現更是瘋狂的吸附周圍的雷系靈氣。

隨著周圍的雷系靈氣不斷的湧進閃電標槍,閃電標槍也變的越來越凝實,直到再也吸收不了雷系靈氣的時候才停了下來,不過還沒完,雷雨荷又接著開始壓縮閃電標槍。

一旁的柳雪媛和盧燦也差不多,柳雪媛也弄出了一道冷氣森然的冰箭,而盧燦則是一道恐怖的金色劍氣。

億萬寶寶:媽咪我娶你 。攻擊還沒發出便已經散發著一股股恐怖壓抑的氣息,一陣陣駭人的法則波動更是讓烈火犀牛驚駭不已。可惜它被步雲天纏住脫不得身。

只見烈火犀牛的兩隻差不多一米長的巨角閃電般刺向步雲天,蠻牛衝刺的恐怖,那速度真是快的沒話說,一瞬間的衝刺出乎步雲天的想象。

步雲天只來得及伸出手抵擋,連跳躍閃開的時間都沒有,不過他也不懼,而且他也想試試自己的**到底強到了什麼程度,和這些天階中期的妖獸比起來是否還有差距,這些他都想知道。

所以步雲天非常直接的一拳轟向其中一隻巨角,帶著無所畏懼的氣勢毫不猶豫的轟出了一拳,雙手之上洗黑如墨的月影拳套閃爍著一股神秘的光芒,彷彿眼前的烈火犀牛是紙糊似的。

烈火犀牛看到步雲天沒有閃躲也是驚喜不已,它對於自己的巨角的威力可是非常自信的,那是它最強大的攻擊方式之一,上面凝聚了它修鍊的穿透法則,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碰到過它的巨角刺不穿的東西。

一瞬間,烈火犀牛感覺到了即將勝利的喜悅,而下一刻等待它的卻是驚駭欲絕。

步雲天毫不遜色的蠻力配合著恐怖的太陽真元,一拳狠狠的轟擊在烈火犀牛的巨角上。

「轟」的一聲響起,緊接著雙雙倒飛而回。

半空之中的步雲天一個後空翻穩穩的落到了地面上,而小山一般的烈火犀牛居然也靈活無比的穩穩的四肢著地,絲毫不差於步雲天。

步雲天的雙手是他最強的地方,特別有著月影拳套這件逆天的靈寶配合著,威力更是無以倫比。


烈火犀牛想憑藉巨角撞斷步雲天的雙手卻是妄想,步雲天雖然還無法發揮出月影拳套的威力,但是也不是烈火犀牛的巨角可以比擬的,哪怕上面蘊含了恐怖的穿透法則也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