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藤條冒出來之後,就直接朝著空中的無心而去! 那些藤條就像是瘋了一樣,全部都朝著無心而去。

看著那些朝著自己伸來的藤條,無心的眼眸之中,是嗜血的瘋狂。

左手之中,強大的黑色力量朝著那些血靈藤而去,速度極快。

將力量發揮出去之後,無心拿著弒神高高舉起,天空之中,一道黑色的力量落下,從弒神的劍端傳到了無心的身上……

那一瞬間,周圍的空氣都變得扭曲了起來,整個大地都顫抖了起來。

朝著地下就是一劍落下,伴隨著落下的還有無數雷電。

那些雷電擊落在藤條之上,將它們毀掉……!

而無心那一劍落下的地方,一條巨大的裂縫呈現在了那裡。

看著這樣的無心,枯木和枯葉甚至連赫城都沒有說話。

髦的背上,珈藍的眉緊緊的蹙起,拚命的想要睜開眼睛,想要看到那人的身影。

終於,看到了一抹光束,珈藍慢慢睜開眼睛,便看到了白髮的無心。

那一瞬間,眼淚宛如決堤的河水,快速落了下來。

無心,二次入魔,你怎麼還是入魔了……

「他可能再也恢復不了了!」感覺到珈藍醒來,髦沉重的說道。

一次入魔,相當於丟了半邊心,二次入魔,相當於將自己的心完全丟掉了。

這也就是為何珈羅和無心入魔一次都可以依靠時間清醒過來,可是現在已經沒有辦法了!

「無心!」珈藍痛苦的喊道,雨水落到背上,那疼痛鑽心,珈藍卻感覺不到,那一雙眸子只是看著前方的身影。

整個血城,血腥味濃重,那都是血城裡面沒有來得及跑掉的人。

北鏡之國,北鏡司夜看著外面下著大雨的天空,感受到大地的顫抖,眉宇深深的蹙起。

這是血城那邊出了什麼事情嗎?

不,血城是混雜之地,高手如雲,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無心剛才斬下的一劍直接延伸到了枯樹的前面。

此刻的無生已經徹底沒有了意識,就只是一副軀殼,任由枯樹指揮。

更多的藤條湧出,擋住了無心的攻擊。

無心看著那些藤條,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弒神散發出血紅色的光芒,狠狠的朝著那些藤條砍去。

斬斷一些藤條,另外一些藤條又重生了出來,根本就沒有辦法完全斬斷!

然而,不知道怎麼回事,無心的身體周圍突然出現了強大的紅色光芒,那紅色的光芒在這烏雲壓頂的天空下特別的明顯,珈藍看著那樣的無心,心裡異常痛苦!

紅色的光芒最後化作無數的箭朝著那樹而去。

看著那些箭,枯樹並沒有將它們放在眼裡,而是操控藤條阻止了那些箭。

也就是因為這樣,就在這個空隙之中,無心的身影一閃,就出現在了枯樹的前面。

看著無心出現在前面,枯樹冷哼一聲,更多的藤條融合在一起,化作一把劍,直接刺穿了無心的身體。

那一刻,鮮血四溢,激紅了珈藍的眼眸。

「不……!」痛苦的喊聲響徹這一方,再也顧不得身上的傷口,珈藍用盡所有的力氣,朝著無心的方向而去!

——-

不要打我,我是無辜的! 但是,太陽真火既然能是紅蓮業火的剋星,由此可見,太陽真火的力量有多強大。

珈藍這一離開髦的背,就直線朝著下面墮落而去。

髦見此,無奈嘆息一聲,快速化作人形,然後抓住珈藍的手,和珈藍一起落在了地上。

雨水打濕了珈藍的頭髮,模糊了珈藍的視線,因為被太陽真火傷到,珈藍基本上是寸步難行。

可是她依舊朝著無心所在的方向走去。

彷彿那一刻,無心才是她必須陪伴的人。

無心被血靈藤穿透身體,並沒有露出一點痛苦的表情,高舉的弒神夾帶著他畢生力量朝著枯樹落下。

頓時,強大的力量爆發開來,紅色的光芒從枯樹的身體裡面傳出,照亮了四方。

枯樹怎麼也沒有想到,無心會用自己的命來殺他!

藤條開始枯萎,枯樹的力量開始消失,無生再度恢復了以前的模樣,蒼白的臉色揚起了一抹笑容,看著半空中的無心,伸出手,想要抓住他。

哥,你終究讓我解脫了,可是代價好大,被血靈藤刺穿身體,你也會死的……

下一刻,無心便朝著地上掉了下去。

弒神本想化作人形接住無心,奈何他和無心的契約是永生契約,無心現在面臨死亡,他身為器靈也沒有辦法出現了。


無心掉在地上,紅眸裡面依舊沒有什麼神情,空茫茫的一片,看著天空,白髮鋪散著,白袍上面,鮮紅的血液朝著四周蔓延而去,染紅了白袍。

紅眸漸漸失去色澤,無心就那麼倒在了地上,最後閉上眼睛的那一刻,無心彷彿看到了一個女子的笑顏,那麼美麗,充滿了光芒!

其實,被血靈藤刺中身體,他不一定會死,但是他親手殺了枯樹,而枯樹是他的孕育著,他殺了枯樹,就等於殺了出生的自己,力量的反噬,他才會死!

雷電還在落,大雨還在下,無心的白髮被打濕,大雨就像是拚命的想要洗凈無心身上的鮮血一樣,可是怎麼都洗不掉。

因為那鮮血還在從無心的身體裡面流出來!

珈藍一路跌跌撞撞,不要髦的攙扶,終究是走到了無心的身邊。

看著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的無心,珈藍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

手指顫抖的撫上了無心沒有一點血色的臉頰,唇瓣哆嗦著說不出來話,髦站在珈藍的身邊,靜靜的看著這一切,沒有說話!

伸出手,珈藍抱起無心的頭,哭著說道,「無心,你怎能死,你怎麼能死!」

大雨掩蓋了珈藍的眼淚,卻掩蓋不了珈藍的哭泣聲。

枯木看著這個樣子的珈藍,心底難受的說不出話來!

珈藍就那麼抱著無心,彷彿失去了靈魂一樣,聽不到其他人的說話聲,只是緊緊的抱著無心!

大雨接著下了兩個時辰,這兩個時辰裡面,珈藍從開始的哭泣,到後來的一聲不吭。

枯木幾人都沒有離開,就這麼陪著珈藍。

大雨停了以後,烏雲才開始散去,陽光從新照耀在了這片土地之上。 因為是平等契約的關係,無心死去,髦沒有一點損傷。

站在珈藍的身後,髦輕聲說道,「珈藍,放手吧,他已經走了!」

珈藍無神的搖搖頭,空茫的說道,「不會死的,他那麼強大,怎麼會這麼輕易就死了!」

「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珈藍,無心會死,也許是註定的事情!」枯葉嘆息一聲,無奈的說道。

「閉嘴!」珈藍猛的回頭,原本是該是金色的眼眸此刻卻是血紅色,第一次,珈藍第一次擁有這樣顏色的眼眸。

看著枯葉的眼神彷彿要吞噬掉枯葉一樣,「無心不會這麼輕易死掉的,一定有辦法救他,一定有的!」

枯木看著珈藍,一句話都沒有說。

就在這靜寂天空之中,大雨之後,出現了彩虹。

那彩虹那麼漂亮,卻又那麼遙遠。

不知道過了多久,鳳凰炎,忘川,星辰,多亞,出現在了這個地方,烈火還沒有到來。

看著那中心抱著無心的珈藍,鳳凰炎的心底說不出來的疼。

他不該讓珈藍一個人來的,他不該讓珈藍一個人來的……

抬步,朝著珈藍走去,紫衣飄動,墨發飛舞。

彷彿感覺到身後有人靠近,珈藍回頭,就看到了最前面的男子,那一瞬間,就彷彿看到了光。

眼淚再一次從眼眶裡面落下,珈藍痛苦的說道,「我還是沒有保護好他,我沒有做到!」

豪門虐戀:愛到最深處 ,此生定然會護無心安好,她曾經說過,如果無心有危險,她會用她的命去救無心,可是到頭來,她卻親眼看著無心死在了她的眼前。


這不是她要的結果,如果是這樣,她怎麼對得起凈月,凈月明明那麼愛無心,為什麼會這樣?

鳳凰炎在珈藍的面前蹲下身子,伸出手,替她擦掉臉頰上面的淚水,說道,「珈藍,不怪你,這不怪你!」

珈藍目光茫然,看著鳳凰炎說道,「炎,你知道嗎,我親眼看著無心倒在我的面前,我明明就是來告訴無心我的答案的,可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為什麼……!」

看著這個樣子的珈藍,鳳凰炎說道,「珈藍,你先放開他,我看看能不能救他!」

珈藍聞言,看了看已經沒有血色的無心,珈藍終究還是點了點頭,放開了無心,然後慢慢的站起身子,只可惜,一直跌坐,加上淋濕了雨,又被太陽真火所傷,能夠撐到現在,本身就是一個奇迹,所以在珈藍放開無心,準備站起來的那一瞬間,珈藍就朝著地上倒去!

鳳凰炎見此,快速出手,接住了珈藍,嘆息一聲,對著身邊的忘川說道,「忘川,你先帶著珈藍回去!」

忘川聞言,說道,「珈藍暫時不用帶回去,我怕你的力量不足,先在這裡!」

鳳凰炎點點頭,沒有多說,而是站在無心的面前,靜靜的看著無心。

許久,鳳凰炎雙手結印,他的周圍,不同顏色的三生花開放了出來,漂亮的如同一幅畫!

看著那三生花,忘川微微蹙眉,沒有說話! 三生花在鳳凰炎的身邊旋轉了一圈,隨即全部朝著無心而去,那閃爍著不同光芒的花在碰觸在無心的身體之後,便消失在了無心的身體之中。

而無心卻沒有一點反應。


見此情況,鳳凰炎雙手結印,淡漠的說道,「三生為引,聚天地煞氣,以吾之力,喚魂歸之!」

伴隨著鳳凰炎的話落下,他們的周圍頓時狂風四起,烏雲再度遮住了晴朗的天空。

見此情況,忘川的眉宇蹙的更深了,炎,你身為神王,卻引天地煞氣救一魔,你可知,你很有可能會被自己的力量反噬?

就算是不被反噬,你聚集這麼多天地煞氣來救無心,到時候如果無心真的醒來,定然會實力大增!

就在這狂風之中,那黑色光芒合攏,然後在鳳凰炎的驅使下,朝著無心的身體落下。

只可惜,鳳凰炎聚集的是天地煞氣,那煞氣遠遠比鳳凰炎想的要強烈,所以半路之中,鳳凰炎便被反噬了一次,鮮血順著嘴角落下,臉色蒼白的嚇人!

「糟了。」忘川凝眉,說道,「這樣下去,炎會被反噬掉的!」

星辰和多亞聞言,同時看向忘川,問道,「難道這裡沒有人能夠幫他引這些力量嗎?」

「雖然身為溺水之神,但是我的力量不屬於光芒,佛家的無相功法沒有辦法,唯有鳳凰炎有這個能力引那些力量進入無心的身體裡面!」

一直沒有說話的星辰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上前一步,從空間裡面拿出了星魂,攤開手,星魂靜靜呈現在手中。

忘川和多亞這是第一次看見這樣的玉,在看到玉的那一瞬間,忘川想起來,輪迴鏡曾經說過,是一個名叫星魂的東西利用它讓星辰看到了一些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