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狂爵出來了教學大樓,張鳳就滿臉笑容的迎了上去:“狂,今天怎麼現在纔出來啊,老實說是不是被那個美女給打劫了。”

狂爵也小幽默了一把,嘴角微微的翹起:“如果我被女生打劫,那你們已經被無數的男生給淹沒了。”

身材火辣的芙蓉,在張鳳的身邊揮舞了兩下拳頭,然後才惡狠狠的說:“聽說那幾十個傢伙,纔剛出院,誰要敢打我們姐妹的注意,哼哼,看我不把他大卸八塊。”十米外的幾個男生,聽聞此言,嚇的慢轉身就跑。他們可是知道,十大校花排行第四的芙蓉是出了名的火辣,剛開學就有幾個高年級的學生,想借着學哥之名一親芳澤,結果軟蛋都被踢爆了,差點沒暈死過去。至今一聽到芙蓉,就躲到被窩裏哭喊着叫‘媽媽’。

“走了,先去吃飯再說,也不知道約翰遜他們怎麼樣了。”說完,狂爵就提步朝食堂走去。

張鳳跟上狂爵的步伐,有點咬牙切齒的說道:“他們,他們簡直就是混蛋,超級大混蛋,現在F區域被他們搞的‘烏煙瘴氣’,巨大的宣傳屏幕上,全是地球上的三級明星。僅僅這些也就罷了,他們還買起了**、***、**、***。狂你快點制止他們吧!這羣惡棍,簡直就是混蛋透頂。”

狂爵邊走邊微笑着說:“這樣很好啊,文萊人在地球上所犯下的滔天罪行,那要怎麼算呢?只是賣了一點毒品而已,不會死人的,他們的科技水平那麼高,只好稍微肯話一點錢,就一切OK了。哦對了,他們賣多少錢一克。”

張鳳氣鼓鼓的甩下一句話:“一開始是一百紫金幣一克,現在已經漲到了一千紫金幣一克,估計還有上漲的趨勢。”說完,張鳳就加快步伐朝食堂走去。

狂爵此時也感覺約翰遜做的確實有點過了,在文萊帝國,十個紫金幣就夠一個普通家庭生活一年了。他們竟然收了一千個紫金幣一克,還真不是一般的黑啊。狂爵小聲的嘀咕了一句:“果然是我的徒弟啊,這黑人的本事,卻是不懶。”

芙蓉走到狂爵的身邊,有點惱怒的對狂爵說:“鳳妹已經被你氣走了,還不快去追。” (求收藏點擊鮮花和推薦)

狂爵朝芙蓉看了看,疑惑的問道:“我爲什麼要去追,她爲什麼要生氣呢?”

芙蓉有點恨鐵不成鋼的氣道:“難道你不知道,她一直都非常愛你嗎?”

狂爵裝瘋賣傻的說:“知道啊,可是那又和約翰遜他們有什麼關係呢?”

芙蓉對狂爵徹底無語了,氣得一跺腳,然後一路小跑朝張鳳追去。

狂爵擡頭看了看在天空中,不斷飛行的機凱,心裏突然涌出一種苦澀的感覺。狂爵知道自己其實是喜歡張鳳的,但那不是愛,僅僅只是喜歡而已。他不能接受張鳳的熱情,只能一味的裝糊塗。他的心裏永遠只有一個女人,那就是——倩逸,他拼勁全力守護着那段已經八百多年的情感,愛情有時候真的非常苦澀。這一切對狂爵來說,就好像隔世的思念一樣,非常遙遠,非常模糊,他已經快要看不清楚倩逸的容顏了。“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精彩內容等着你!”

狂爵搖了搖頭朝食堂走去,雖然他不大喜歡吃飯,只喜歡在平時的時候,吃一些水果,但他還是要顧及張鳳他們的。

機凱學院的食堂充滿着夢幻的色彩,裏面用高科技投影儀,不斷在食堂上放投影着兩部機凱戰鬥的景象,自然狂爵也注意到了。那兩部機凱的速度竟然達到了17倍的音速,幾乎已經是光速了,狂爵暗自估計了一下那兩個人的實力,發現他們的實力竟然和仙人相當。

張鳳氣鼓鼓的用身份證明刷了一份飯菜,坐到桌子旁邊,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和她一起吃飯的芙蓉,用勺子碰了碰張鳳的小手,說:“你不要怪狂好嗎?我相信他只是在故意氣你而已,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脾氣就是那樣。”

一個紫發的年輕人向張鳳走了過來,雙手按在桌子上,笑嘻嘻的對張鳳說道;“機凱學院的第一大美女校花——張鳳小姐,是誰惹你不開心了,我李明勝可是非常願意爲你出這口氣的。”

心情極端惡劣的張鳳,連頭都不擡,直接說了一句:“滾,別惹老孃生氣,老孃現在氣頭上呢?”

身爲宰相府上的大公子李明勝,從來沒有被人這樣拒絕過。以前不管是大牌明星也好,權貴小姐也罷,只要自己勾了勾手指,她們就會自動送上門了,那裏像張鳳那樣,直接一口回絕了。

李明勝陰沉個臉,近乎咬牙切齒的低吼道;“張小姐,難道你不知道我是誰嗎?你剛剛的那句話,惹惱了我,所以我不但強烈要求你把剛剛說出來的話,給吞回去,今天晚上還要陪我。”

芙蓉眼中粉紅色的勵芒一閃,還沒來得及發飆。狂爵就一拳朝李明勝轟了過去,那威力絕強的一拳,帶着絲絲的破風聲,直直的朝李明勝的胸口奔去。如果李明勝要被那一拳打實的話,只怕會當場穿腸破肚,慘死當場。

李明勝身後的那個保鏢,‘剎那的輝煌’忙一個閃身出現在李明勝的面前。近戰力無比兇悍的‘剎那的輝煌’,猛的攥起拳頭,伴隨着‘吱吱’的響聲,伴隨着一聲炸響,‘剎那的輝煌’的拳頭和狂爵的拳頭撞在了一起。

‘剎那的輝煌’的機凱手臂上,‘咔吧咔吧’的炸響聲不斷,好像隨時都會碎裂一樣。狂爵一看差不多了,忙把拳頭收了回去。食堂裏的衆人,還以爲‘剎那的輝煌’贏了呢?可是他們卻沒有注意到‘剎那的輝煌’的機凱手臂上,已經出現了兩道很細很細的裂紋。

‘剎那的輝煌’轉身走到李明勝的面前,小聲的說道:“大公子,此人深不可測,我們還是不要鬧事的好。”說完便把手臂上的裂紋,稍稍露出一點給李明勝看。

李明勝憋的滿臉通紅,但還知道在這裏不能鬧事,機凱學院的那兩個老傢伙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就連自己的老爸都要對他們退避三舍。李明勝惡狠狠的對突然出現的狂爵說道:“我們走着瞧。”說完就帶着‘剎那的輝煌’拂袖而去。在經過狂爵身邊的時候,‘剎那的輝煌’小聲的對狂爵說道:“閣下好厲害,我希望我們永遠不要爲敵。”

張鳳看到狂爵突然出現幫自己教訓那個無恥之徒,頓時臉上炸開了美麗的鮮花,指着身旁的位子對狂爵說:“狂,坐這裏。”

狂爵無奈的坐了上去,小聲的嘀咕起來;“怎麼今天沒有我的飯菜。”

芙蓉忙哦的一聲,就飛身跑去幫狂爵打飯了,她是在撮合狂爵和張鳳哩。

在食堂的男生,眼睛噴火的看着狂爵,暗罵老天不公平,爲什麼機凱學院的第一美女,會主動邀請他坐在她的身邊,爲什麼機凱學院的第四美女,主動去幫他打飯。這個傢伙吃的下嗎?他們已經把狂爵給恨上了。

時間停頓了兩分鐘,狂爵把雙手放在桌子上,語氣有點懶散的說道:“咦,這裏的男生都有毛病嗎?一個個用噴火的眼睛瞪着我幹什麼。”

張鳳‘撲哧’一聲笑了出來,用手輕捂嘴脣說道:“他們是看你豔福不淺,難道你有發現,能和機凱學院的第一美女坐在一起吃飯,是一種無上的榮幸嗎?”

狂爵用手撓了撓的頭髮,疑惑的看着張鳳說:“是嗎?那我怎麼沒有感覺哩。”

已經打好飯,在遠處觀察情形的芙蓉,看到情況不對,忙端着一碟飯菜,朝狂爵走過去。把手中的飯菜遞給狂爵,隨後再傳音給狂爵道:“你個死人,難你就不能說一點好聽的嗎?鳳妹妹,等你容易嗎?“

狂爵有點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然後拼命的把飯朝嘴裏扒,不再敢在理會身旁的張鳳。

吃完飯以後,狂爵把張鳳和芙蓉兩人送去女生宿舍,然後就一個人走在學校的馬路上,努力回想着那已經快要淡忘的前塵往事。

殘陽如血,把整個大地給印射成一片紅色,夜色已經快要降臨。興致勃勃的學生,還駕駛着機凱在空中亂飛。一艘艘巨大的飛船,朝宇宙中飛去,那偉岸的雄姿,就像一隻要展翅飛翔的雄鷹一樣,不論他們飛多遠。總有一天會回到他們出生的地方,這就是他們的宿命。此時狂爵又想到了家鄉——地球,T病毒是不是死灰復燃了,狂爵突然感到自己的時間不多,心想:“家鄉等着我,我一定會盡快拿到病毒育苗回去。”

五個人朝狂爵走了過來,而且眼神不大友好,一個胸前掛着一個‘天’字的凱士攔住了狂爵的道路,用威脅的語氣說:“希望閣下可以陪我們走一趟,好嗎?”


心煩意亂的狂爵正想找人發泄,沒想到自己卻送上門來,那又不答應的道理:“行,那裏。”

那個天級凱士微微一愣,沒想到狂爵會答應的這麼爽快,不過很便反應了過來,微微一笑:“那先生請跟我們來吧!”說完,那個凱士便領着狂爵朝學校的後山走去,那裏是一片密林,裏面充滿了未知的危險,是學校用來考覈凱士的地方。

狂爵跟在他們的後面,直直走了半個小時,已經走到了密林深處,寬闊的大道,已經變成了羊腸小道,而且還充滿了棘刺。那裏沒有燈光,沒有任何光亮的東西,有的只是變異生物。

狂爵終於有點不耐煩起來,用那雙猩紅的眼睛看着前面的幾個人,說:“就到這裏,可以了嗎?”

幾個年輕的凱士,轉過頭來,一個個不懷好意的看着狂爵。那個天級凱士衝狂爵奸笑兩聲,說:“當然,在這裏把你給解決掉,一定不會有人發現的,因爲的你的屍體,將會被變異生物,給吃的乾乾淨淨,一點都不會留下。 (求收藏推薦和鮮花)

“當然你們想的也正是我想的。”狂爵搓揉這雙手,發出骨頭爆響的聲音說。

“武裝 黑夜A”

“武裝 黑夜B”

“武裝 黑夜C”

最後一個天級凱士大聲吼道:“武裝 黑夜X。”

四架漆黑的機凱,好像在夜裏消失了一樣,沒有任何響動。四個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可憐的傢伙,你死定了,再見,願你在天國安息。”

“是嗎。”眼中散發着刺目紅光的狂爵,悠悠的說道:“垃圾,我連和你們廢話的興趣都沒有,願你們在地獄安息。”狂爵雙腿委曲,然後猛的一跺地,伴隨着一聲巨響,地面上出現了一個半米左右的深坑。隨後狂爵的身影就出現在那個天級凱士的身邊。代表着惡魔之手的利爪帶着絲絲的黑氣,朝那個凱士的面部抓去。


‘喀吧喀吧’兩聲爆響,那個天級凱士連掙扎都沒來的急掙扎一下,戴在腦袋的超合金頭盔,就被捏的粉碎。當然他的腦袋,也變成了一堆碎肉,血液從裏面嘩啦啦的流了出來。

其他三個凱士,嚇的渾身膽寒不已,忙把手中的米法阻擊槍對準狂爵,扣動了扳機。三道乳白色的高結晶能量光束,劃破了黑夜朝狂爵射了過去。沒有任何的響聲,一道黑色的爪影閃過,三道能量光束被拍散開來。

那幾個凱士在掃描儀裏,突然發現狂爵消失了。一個充滿恐懼的聲音,從‘黑夜A’裏傳出來:“那個怪物死了嗎。”

一雙血紅的眼睛,出現在他的身後,狂爵用那猶如魔音般的聲音,響了起來;“對於這麼高深的問題,我想還是我來回答你好了。”

黑夜A瞬間轉身,想把米法阻擊搶對準狂爵,可是阻擊搶卻被狂爵抓在了手中。超合金製造出來的米法阻擊搶,開始緩緩扭曲變型。狂爵把臉旁貼近‘黑夜A ’的臉龐,說:“那麼,就是現在可愛的螻蟻們,可以告訴我,你們的目的是什麼嗎?或者說是誰指使了你們。我可不大相信,你們自己會有那個雅興,來殺一個毫不相干的人。”

黑夜A滿臉恐懼的看着狂爵,想出聲,卻什麼也說不出來,只能發出無意識的‘啊啊’聲。

“果然還是一個廢物。”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狂爵已經把整條手臂**來了‘黑夜A’的胸膛之中,從他的背後穿了出來,那還一跳一跳的的心臟,出現在狂爵的手中。“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精彩內容等着你!”

最後兩架機凱,同時把米法阻擊搶對準了狂爵,扣動了扳機,兩道乳白色的光芒,相互交織再一起,威力倍增的朝狂爵直射而去。

很幸運的那合成一道的光束,射在了狂爵的背上。

兩個凱士還沒來的急高興,狂爵的聲音就再一次響了起來,而且還來自他們的身後:“你們知不知道,你們打爛了我最心愛的一件西服。”漫天的拳影朝黑夜C的身體招呼而去,狂爵用那巔峯絕妙的微控手段,把‘黑夜C’的機凱給剝掉,化成鐵屑飄散,只留下一個渾身瑟瑟發抖的凱士。四顆巨大的獠牙,深深的刺入到他的脖子上,硬生生的從他的血液裏、靈魂裏、大腦裏提取有用的知識。

黑夜B徹底嚇破了蛋,不管自己的夥伴,就駕駛着機凱朝學院的方向極速飛去。

狂爵抹了抹嘴角的鮮血,對正在極速飛行的機凱猙獰的笑了笑。然後隔空對那個機凱拍出一抓,同樣的一招,狐狸只能隔個百米把人拍暈。但狂爵卻可以隔個幾萬米,直接把一個身穿機凱的凱士,給拍個透心涼。那威力極大的淺勁被狂爵給控制在一個狹小的範圍內,所有的氣力,沒有絲毫浪費。那個凱士的胸部被打直接貫通,成一個手掌裝。


狂爵把‘黑夜B’殺死後,正要離去,突然感覺到上千個的生物正朝這裏極速奔來,震得整個大地都隱隱發顫。一雙雙明亮的眼睛,隔空看着狂爵,似乎感覺到狂爵不好惹。一隻身材高達的狼王朝那三個已死的凱士走去,小心的看了看狂爵。發現狂爵並沒有阻攔的意思。然後就張開血盆大口朝那個凱士的頭上咬去,一口便把那個凱士的腦袋給咬掉,然後狠狠一咽,吞了下去。

狂爵看着這些長的像狼一樣的生物,瘋狂蠶食着地面上的屍體。他發現這些狼全是變異生物,應該是被注射了某種基因藥物。那烏黑髮亮的毛髮之下,竟然長着很多甲鱗,防禦力應該很不錯。

半分鐘不到,三具屍體就被吃個乾乾淨淨,連機凱也被吃了,‘咔吧咔吧’的聲音,異常的刺耳。那頭體型龐大的狼王,看了看狂爵,很明智的沒有撲上去,滿足自己的食慾。而是仰天一聲長嘯,率先朝叢林深處飛奔而去,當然老大都走了,其他的小狼,自然也就如潮水般的退去了。

狂爵的身影也緩緩變淡,直至消失,人已去,聲音卻留了下來,爲整個場面徒增了幾分恐怖:“李明勝,好傢伙,竟然敢騎到到老子的頭上,真夠帶種的。”

…….

第二天早上起來,整個機凱學院都沸騰了起來,李明勝利用父親的權利,對整個學院進行施壓,說是自己的幾個好朋友失蹤了,要求學校給一個交代。本來這事對於‘機凱學院’來說,只能算是雞毛蒜皮的小事。失蹤一兩個人,對於一個擁有上千萬學生的大學院來說,實在不是什麼大的事情。

機凱學院的校長,凱神——艾薩克也被驚動了,他本來不想管這件事情,那個幾個學生本來就不是好鳥,惹過很多麻煩。但怎麼說他們也是學校的學生吧!出了事你總逃脫不了責任吧!再加上權勢很大的李明勝在裏面攪局。艾薩克很不情願的站出來,呼籲整個學院搜尋那四個失蹤的學生。

於是很多學生反應,他們昨天晚上看到,那四個失蹤的學生,帶着一個男人朝後山走去了,而那個男人正是狂爵。

正在私人宿舍裏看書的狂爵,電話突然滴滴的響了起來。張鳳焦急的虛擬身影出現在房間裏:“狂,你是不殺人了。”

狂爵不會認爲殺人,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很自然的說道:“是啊,我是殺人了。”

張鳳對狂爵氣道:“你個混蛋,你知不知道出大事了,凱神艾薩克正帶着一羣警察朝你的宿舍走去。”

狂爵聳聳肩,用懶散的語氣說;“我只是過客,不會把自己當場這裏的民衆,這裏的一切對我來說,沒有任何約束力。既然他們想來,那麼就讓他們來好了。”說完狂爵便把視頻電話給關了。

在另一個房間內的張鳳,氣得把視頻電話給扔在地上,用哭腔對身旁的芙蓉說:“芙蓉姐姐,我真的快要堅持不住了,狂根本就不領情,而且他的很多觀點,非常血腥,和我的完全不同。”

芙蓉拍了拍張鳳的肩膀,安慰道;“風妹,不瞞你說,我知道狂爵的內心和想法,你不要問我是如何知道的,你只要相信我就可以了。他是愛你的,對於這一點,甚至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我相信總有一天,他會明白的。”

張鳳猛的抱住芙蓉,眼淚控制不住的流了下來:“姐姐,我該怎麼辦,我是那樣的愛他,雖然我和他的觀念不同。但我還是無可救藥的愛他,那怕他是個殺人魔王,我還是一樣的愛他。我什麼都不怕,我怕的只是,他總是那樣冷冰冰的對我,嗚嗚。” (求收藏鮮花,謝謝了)

凱神艾薩克一百四十歲,軍人出生,曾單槍匹馬的衝入敵人的戰隊,成功阻殺了敵人的將領,然後全身而退。用一個句來形容他,再合適不過,那就是身經百戰,戰無不克。此時他正在去狂爵宿舍的路上,他的身後是李明勝和一千多人的警察。

私人宿舍一般都不是很大,大概只有五十平方米左右,但足夠一個人住了。此時狂爵正對着門,端坐在椅子上,猩紅的雙眼,散發着洶涌的戰意。狂爵自言自語的說道;“當力到達一定的極限之後,就可以忽視一切的智謀,那麼我的力可以忽視一切的智謀?沒有足夠的信息,無法判斷。”

“哐噹一聲”宿舍的門,被兩個警察給撞開了,然後凱神艾薩克和李明勝緩緩走了進來,其餘的警察則留在外面。

此時的李明勝很得意,非常的得意,他自認爲所有得罪他的人,都應該消失,眼前的這個男人也一定一樣。李明勝裝出一副悲痛的樣子對狂爵,大聲吼道:“是不是你殺了‘黑夜’他們,快說。”

“你是說帶我去後山的那幾個傢伙?”

“正是,他們是不是你殺的。”李明勝面露喜色的說道。

狂爵裝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說:“當然我沒殺人,那些人被野獸吃了,幸好我跑的快,要不然我也會沒了性命。”

艾薩克眼睛直直的盯着狂爵,他從狂爵的身上,感覺到了一股沖天的血氣。那股血氣,他的身上也有,只是遠遠沒有狂爵身上的濃厚。要知道但凡有那中血氣的人,一般都是軍人,而且還是那種殺敵千萬的軍人。

狂爵那猶如刀鋒一樣的眼神,朝艾薩克看去,一道神念直接轟在了艾薩克的意識海里:“老傢伙,我勸你最好不要幫助那個紫發小子,尊敬的艾薩克凱神先生,可以嗎?”

被一記神念給直接轟中,艾薩克頓時感覺頭暈目眩,過了幾秒鐘後,才緩過勁來。李明勝對外面的警察吼道:“他就是殺人兇手,來人啊,把他給我抓起來。”

老當益壯的凱神艾薩克,陰森森的大吼道:“慢着,事情還沒搞清楚,怎麼就可以隨便抓人。”那些準備進來的警察,頓時停住了腳步,把眼睛看向了李明勝。

李明勝堆起一臉笑容,對艾薩克鞠了一躬,說:“尊敬的凱神先生,我想這已經是明擺着的事實,坐在那裏的男人殺‘黑夜’他們,這無可質疑。”說完,李明勝就對站在門口的警察說道:“把那個男人給我抓起來。”

“武裝 血魂 X。”艾薩克用他那低沉的聲音說道。一架顏色猶如浴血的機凱,套在了艾薩克的身上。那部機凱看起來好不猙獰,膝蓋和手臂處各有一把長長的尖刀,背後面的噴射口有整個有20個,兩個肩膀上扛着兩個威力絕大的反物質能量炮。絲絲的殺伐之氣,從艾薩克的身上流了出來,整部機凱給人的感覺就是強大,猶如仙魔般的強大。

冷汗從李明勝的頭上唰唰的流了下來,來自心靈深處的陰冷,讓李明勝渾身都開始發顫起來,直到這個時候,李明勝才知道真正的凱神是多麼的強大,完全和天級凱士是兩個檔次的存在,沒有絲毫可比性。

艾薩克那兇狠暴虐的聲音響了起來:“李明勝是吧!在老子看來,你只是一個敗家子,一個廢物垃圾而已。就算是你的父親,也不敢在老子的面前說抓人就抓人。這裏是機凱學院,是我艾薩克的天下。事情還沒弄清楚之前,如果誰敢抓他,就是不給我面子,我就廢了誰。”最後一句話,是對李明勝後面的警察說的。

李明勝對悠然自得的狂爵,狠狠的瞪了兩眼。然後對艾薩克行了一個禮,說:“艾薩克先生,請你說話放乾淨一點,我敬重你是個老人,但怎麼說,我也是宰相府上的大公子,給點面子大家都好說,怎麼說我也是您學校的學生,不是嗎?”

“別人的面子,我一定會給,但你的面子,抱歉,我實在給不了,現在給老子滾。”


李明勝氣的滿臉通紅,但他打又打不過艾薩克,權勢也拌不倒艾薩克,只能惡狠狠的丟下一句話:“走這瞧。”然後就帶着一羣警察,悻悻然的走了。“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精彩內容等着你!”

等所有人都走了以後,艾薩克解除了武裝,笑眯眯的看着狂爵:“你是仙人,還是魔人。”

狂爵把戴在眼睛上的黑色墨鏡給取下來,露出那雙腥紅的眼睛:“你可以叫我殭屍先生。”

wωw●тTk Λn●c o

艾薩克很自覺的坐到狂爵的牀上,感受一下那柔軟的程度:“遠到而來,是不是很辛苦,可以告訴我你什麼要來這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