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浩小心翼翼的控制着氣體,籠罩向了金丹,將金丹完全的籠罩在氣體之中。

下一刻,氣體開始靈氣大放,慢慢的凝實,凝固,許久之後,此靈氣體竟成爲了一個白藍色的光罩。

只是這光罩中隱隱帶有青色與金色兩種不同的靈色,在此白藍色光罩中流竄。

此光罩正是曾浩爲了防止內府因真氣暴亂而受到傷害的保護罩。

當然,這也不是曾浩自然所創出來的光罩,而是結嬰的必須步驟。

在金丹中含有大量的真氣,這可是金丹後期大圓滿巔峯的所有修爲所在。

一但暴開,真氣勢必會亂成一團,已然沒有將真氣鎖定,加以保護和控制,那將很難收場。

而暴開金丹,真不是說真氣就此廢棄,而是須要真氣來聚集,化成元嬰。

而這光罩不止是爲了保護內府,同時也是鎖定真氣,讓暴碎後的金丹所化的真氣能依然聚集在一起,方便結嬰的存在。

當光罩漸漸凝實之後,曾浩也開始了他下一步的行動,那就是將外界的靈氣吸納到體內來,並利用其突破瓶頸。

靈氣從四面八方,涌入到了曾浩體內,分散在體內各處。

然曾浩且不在呼,而只是控制着這些靈氣,聚集在了中丹田,而並非聚集往下丹田。

這也只是爲了衝擊金丹而做出的準備,當開始衝擊金丹之時,靈氣的供應將是巨大的,所有曾浩要事先將靈氣聚集在離下丹田最近的中丹田處。

爲了讓各位更方便了解中下丹田,下面便爲大家講解一下。下丹田,處於肚負之中,也就是肚臍三手指並排之下,中丹田則是在肚臍之上三手指並排處。 第一百四十章滅絕星宿(3)不被重視的葯獸。

當皓天返回葬魂世界的時候已經是三個月之後的事情了,神秘煉藥尊者的事情還在像病毒一樣傳播著。

和自己的妻子漫步在這個已經成為焦土的地面上,皓天感覺到用自己的殺戮以及對親人的守護就是一條通往葯器神尊的大道。

修羅血海的器靈分身就在這裡等候著皓天的歸來。

主人,主母大人,小海早就在這裡等候多時了。

怎麼樣,我們的計劃達到了嗎?還有那個煉藥宗派的情況你清楚嗎?

主人,果然不出您的所料,您離開的時候血器宗的餘孽返回宗門,試圖重建血器宗,但是您的符咒將他們的計劃變成夢幻泡影,返回的弟子紛紛被殺!還有主人,這裡存在的怨念十分的濃郁,也許是您給我的一份大禮啊!

怎麼你又發家致富啦?

那是,主人將來的話小海我肯定機會會在您的面前好好的表現一番的!主母大人,小海一直有一個願望。

修羅血海眼神里洛聽雪看出一個陽光大男孩一般所擁有的一份真誠、

你說吧!

希望您和主人早生貴子。這樣的話,我就能伺候少主人了。還有教導少主一些本領。

你覺得我們現在有這個時間嗎?小海,這個嘛等我和皓天哥哥突破葯器神尊之後再說。將來等我們的孩子降生的時候,有的是你教導的時間!洛聽雪滿面紅潤的說著。小幸福的神色溢於言表!

主人您剛剛說。讓我注意那個煉藥宗派的事情,這個我注意了一下,那個煉藥宗派里有一隻靈藥神獸,專門就是為這個宗派的靈藥葯田守護的,還有就是這個靈藥神獸可以大幅度的提升葯田土壤的品質,月兒主人的神域里我想將來肯定需要一隻這樣逆天的神獸。嗯,主人將它搞到手裡面吧!您和月兒主人聚少離多,就算是給您的這個妹妹一份大禮吧!還有一個消息,就是這個宗派對這個神獸的待遇十分的差勁。

這個,我勢在必得!雪兒。你的這個陣法對神獸有沒有影響啊?我想人都得死。這個靈獸必須得生存下來。

呵呵,皓天哥哥您就放心吧。自然精魄只是一個啟動陣法的元素至於其他的需要我們兩個共同的行動才行啊。讓這個國家所有人死亡這個我可以幫你做到,靈獸的話根本就不會的。

這個,我就放心了。呵呵。

哎!~我在這裡辛辛苦苦的為這個宗派打理葯田就是沒有人給我一些好的待遇啊。這個什麼時候是個頭啊?哎。星宿帝國的煉藥宗派里。一條銀色的小龍不住的嘆氣臉色上流露出些許的無奈。小龍的身上滿是亮銀色的光芒,靈氣在他周身上流淌著,靈氣滋養著他身體下的葯田。一點點的。這個葯田發生著顯著的變化。


而修羅血海所見到的就是這條銀色的小龍。

什麼時候這個日子是個頭啊,苦惱的聲音在一度的響起。

改頭換面,皓天和洛聽雪在這個帝國臨近的一個小國里旅遊,為了放鬆自己也同時在這裡進一步的體悟著這個世界原本的脈絡。

當皓天在雲宮世界里和雲宮老祖煉器的時候雲宮老祖教給他一種神秘的秘法,能看到對方的命運線以及命魂線。

就是因為這個因素加上自己靈魂里並沒有施加命魂線,這裡所有人的靈魂里的未來一一的被皓天看在眼睛里。

不知不覺的,兩人累了,找到一家旅社,兩人繳納了相關的費用之後開始了休息。

這個旅社竟然提供這個!皓天在客房裡偶然的發現了一個賬本,賬本上記載著這裡的業務,其中的一個上面竟然有少兒不宜的東西!甚至是在這個旅社裡發生過命案!

皓天哥哥,怎麼了。

聽雪,你看看這個!皓天將這個業務明細表給洛聽雪展示了一番。

嗯,晚上我們要小心了。最好修鍊修鍊吧。冰雪聰明的問道一絲危險的氣息

好的。

修羅血海則是繼續的打探著靈藥神獸的信息。而皓天給予他的任務就是好好說服這個潛力逆天的葯獸,最好能臣服於自己,將來的話也能為自己的妹妹所服務。


嘿!修羅血海調戲的聲音在這個小銀龍的耳朵邊傳來。

誰?給我滾出來!

呵呵,脾氣不小哈!不過等你見到我的時候你可要乖一點哦!不然我會把你嚇到的!調皮的聲音在一次的響起。

你到底是誰?報上名來!

我是誰?呵呵,好有趣的問題。不過你現在不用知道。我首先問你一個問題。

你說吧,只要是不傷害我的就行。

你是不是在這裡很委屈,鬱郁不得志的?

你咋知道的啊?如你所說,我在這裡簡直過的是黑暗的日子,辛辛苦苦卻沒有一點的回報。難道你能解救了我?兄弟?小銀龍覺得這個藏在暗處里監視自己的對自己了如指掌的人不好惹於是放下身段的和這個暗處的強者交談著。

我注視了你已經好久了嗎,我怎麼會不知道。現在你有一場大造化!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抓住了?修羅血海的聲音里誘惑著這個鬱郁不得志的傢伙。

兄弟,我沒有聽錯吧?

你沒有聽錯,這個大造化可以讓你為一位葯器神尊而服務。也許將來的話~嘻嘻!怪笑著修羅血海的聲音就變得陰陽怪氣的。

葯器神尊?什麼東西啊!

這個等以後你見到這個人之後我會向你解釋的。我現在有三個條件,你聽好了。

給我打探這個宗派里最珍貴的草藥以及煉藥的古籍,這是其一。其二,將你的資料統統的告訴我,不得有任何的隱瞞。其三,這個國家將要面臨滅亡,生靈即將要塗炭,這個就是你逃出升天的一個造化。將來這裡就是一片死域,沒有生命在這裡有任何形式的存活,你要想好了。

那我就答應你,現在我要幹什麼?

繼續你現在的本職工作,我說到的這些你暗中打聽,其他的,我想你應該是個聰明人,應該知道怎麼做!我相信你的實力。


最後,你要記住我是你的貴人!你可不要讓我失望!否則我不會保證我之前的承諾會不會食言。

這個是我給你的一份見面禮!用這個好好的將你身體的體制好好改善一下。

一個眼藥水瓶子般大小的東西從黝黑的夜空里緩緩的落下,散發著靈氣。

這個是?

沐浴液,把這個倒在水裡之後你在泡個澡試試!我還有事情,就不陪你了,好好的考慮,你只有明天以及後天這兩天的時間,兩天之後我要聽到你的答覆!

聲音逐漸飄渺,修羅血海已經離開這個煉藥宗派的宗門駐地。


他,給他的就是適用於靈獸的血火神露,皓天身邊的雷狼經常在這「沐浴液」的藥力下淬鍊著身體,享受著靈藥給自己的好處。每次的沐浴,這個傢伙就會向一條乖狗狗一樣享受著!

(呵呵,修羅血海這個傢伙,和他的主人一模一樣。經常是胡蘿蔔加大棒的政策,而物隨其主,皓天的這一套就被他學了去!小雲無奈的感嘆:)

小銀龍將信將疑,找到宗門的一個小水潭,將裡面的液體倒在水潭裡就直接跳了下去!

舒暢的感覺伴隨著他的沐浴,靈氣的滋養直接就將它身體里的雜質消除殆盡,之後藥力轉化成妖獸的妖力注入它的身體里。

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力量,果然他驚訝了。

神葯啊!

主人,我已經給他思考的時間了,您看這個?

讓我看看你是怎麼辦的吧!皓天將修羅血海的記憶複製到自己的識海里察看著。

呵呵,你小子乾的好!很謹慎。

皓天難得的誇讚了一番(未完待續。。) 當一切都準備好了之後,曾浩還不放心,再度拿出了一枚嬰靈丹,服用了下去。

如此一來,下丹田處有金丹中,真氣十分的充足,中丹田已然聚集滿了精純靈氣,以供破金之用。

體內又有了嬰靈丹所帶來的大量靈氣,以供後撲,而外界,同時聚集滿了精純靈氣,以供化嬰之用。

當萬事具備之後,曾浩這纔開始了衝擊瓶裝。

只見,曾浩控制着中丹田處的靈氣,讓其活躍起來,形成了一條流動如蛇的氣流。

然氣流並不是直接往下,衝擊向金丹在所在,而是一個旋轉,向百會穴而去,行遍奇經八脈,每前行一處,氣流的速度更增一分。

下一刻,氣流從下至上,衝向了下丹田的金丹而去。

與此同時,那保護住金丹的光罩突然露出了一個小洞,讓氣流無阻的穿過光罩,擊在了金丹之中。

轟了一聲,金丹劇烈的搖晃了起來,開始有要破碎的跡象。

然曾浩且是眉頭一皺,臉色變得有點難看了起來。

原本他打算一擊既破的,且沒想到,此金丹如此堅固,竟然一擊沒能被氣流衝破。

其實曾浩也明白原因,他這次閉關是三度從修,讓其的真氣不斷的變得精純了起來。

要知道,二度從修的真氣就已然十分的精純,更何部是三度從修的結果。

然真氣精純固然可以讓神通變的強大,同時也會讓如破丹化嬰的瓶裝變得更加的難以突破。

精純的真氣所聚集,凝實而成的金丹,自然比起一般的金丹期修士來的堅固,想衝破也將變的更難。

然第一次的失敗,且不能代表着破金丹,化元嬰的瓶頸失敗了。

曾浩從新收拾心情,再度將所有的靈氣聚集在了中丹田位置,開始準備起第二次衝擊。

此次,曾浩不打算再從下往上的方式去衝擊金丹,而是從上至下。

只見,曾浩控制着中丹田內的氣流,小收翼翼的穿過了下丹田,避開了光罩內的金丹,再度讓氣流慣穿奇經八脈。

轟,卡,氣流狠狠的圍繞了曾浩全身一個大周天,再度衝擊在了金丹之下。

下一刻,金丹卡了一聲,開始有破碎的跡象。

曾浩見此,那還敢大意,趕緊將光罩所預留出來的小孔洞補上,小心翼翼的觀查起了金丹。

許久之後,曾浩眉頭不由皺了起來,臉色也沉陰了下來。

原本他以爲金丹必破,誰知道金丹只是讓氣流撞擊的有些鬆動而已,且並未真正破碎。

這也就是說,他得準備第三次衝擊,才能真正的破開金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