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站在遠處的李從更是惱火,臉上像是被人抽了一巴掌,顏面掃地,讓他怒火無處發泄,隨後氣沖沖的轉身離開了。

砰!

回到住所的李從歇斯底里的咆哮,今天可謂是丟盡了臉面,手下被打了不說,自己還不能報復,他越想越氣,嘩啦掀翻了面前的桌子,上面的茶杯喀嚓碎了一地,玻璃渣子四濺。

“大公子……請用茶。”

聽到房間裏噼裏啪啦的聲音,這時王族的一個侍女端着溫茶走了進來。

“喝什麼茶?滾出去!”

李從正一肚子氣呢,看到一個漂亮的女孩端着茶進來,更是惱火的罵道,突然他眉頭微皺,看到女孩的容貌立刻起身。

“等等!”

“大公子……”

侍女看到李從向着自己逼近,不由得嚇得臉色煞白。

“怕什麼?”李從不由得一陣壞笑,而後摟住了該侍女的腰身,聞着她身上獨有的幽香不禁沉醉,而後慢慢的解開了她的衣服,大手上下游走,越過挺拔的山峯,劃過細膩的高原,最後來到了神祕的叢林,李從猴急的抱起這個侍女進入了房間,一場大戰在所難免。

此時,壽宴即將開始。 整個王族一片火熱,張燈結綵,喜氣盈盈,上下的僕人都再忙碌着。

爲了老太太的八十大壽這一天王族已經準備許久,雖然謝絕了外族的客人,但仍然引起了外界的關注,尤其是省城的另外兩大王族凌家和戰家。

葉寧和林淺雪被小姨帶着去換了一身古代的長袍裝扮,這也算是爲了融入王族的氣氛當中。

雖然李老爺子表面上很生氣,不允許她認祖歸宗,甚至覺得她丟了王族的臉面,可再老太太的強力要求支持下,最終李老爺子也只能忍氣吞聲就此作罷,再怎麼說也是他的親生骨肉,血濃於水,還真能不認這個女兒那是不可能的,只是出於一時的氣氛罷了,對於李雪梅當年執意遠嫁江陵市,李老爺子心裏已經有了陰影。

不過葉寧也通過老太太的談話中捕捉到一些信息,原來李晉民很早之前就和林蒼淵認識,甚至關係莫逆。

“葉寧看我這身怎麼樣呀?”

林淺雪出來了,臉頰露出一抹緋紅,甚至有些害羞的樣子,烏黑柔亮的秀髮像古代女子一樣紮了起來,一身粉色的古代長裙,襯托出她那纖細柔軟的腰肢,尤其是那堅挺傲人的山峯更是出類拔萃,肌膚如雪,白暫細膩,活脫脫的像一個從古代畫卷裏走出來的女子,這一刻葉寧都看呆了。

美若天仙!

這是葉寧的瞬間冒出來的想法,他是第一次看到林淺雪身着古代女子的衣服,簡直美得不可方物,宛若仙女下凡。

“喂?”



看到葉寧發呆的樣子,林淺雪跑了過來,噘着嘴氣呼呼的樣子,捏了捏他的臉頰。

“發什麼呆呀?”

“啊?”


回過神來葉寧抓了抓頭皮,看到換上古代衣服的林淺雪美若天仙,於是緊緊的抱住林淺雪的腰肢;“老婆太漂亮了,堪比仙女下凡,九天玄女降世啊,都把我看傻了!”

“哼。”

“少油嘴滑舌,你也趕緊進去換一身適合自己的。”

林淺雪白了葉寧一眼,嬌嗔的啐了他一句,臉頰紅暈到了耳根,而後把他推進了屋子裏。

對於葉寧的誇讚她心裏樂開了花,心裏美滋滋的。

“淺雪?”

突兀一道驚訝聲傳來,一個英武的青年出現,他一身的黑色長袍,目若朗星,丰神如玉,能有一米八的個頭,英俊瀟灑。

聽到聲音頓時林淺雪霍然轉身看去。

“李豐?”

“真的是你淺雪?!”

看到美若天仙的林淺雪,李豐一時間都有些驚呆了,剛剛他回到王族就聽人提起消失十年的九姑姑回來了,一開始李豐還不怎麼相信,現在看到林淺雪才知道是真的。

“淺雪十幾年未見,你越來越漂亮了啊!”

李豐快步走了過來,笑容燦爛。

“表哥不也是越來越帥嘛。”

林淺雪面帶微笑,攏了攏耳畔的幾縷秀髮,一顰一笑都美麗動人。

看的李豐是心神盪漾,腦海中出現各種畫面。

“時光如梭啊,十幾年未見當年還穿開襠褲的表妹都長成大美女了,想到小時候你來王族那一次還十幾歲,如今已經成爲亭亭玉立的大人了。”

“是啊……人總是會長大的嘛。”

“表哥你回來了?”

這時伴着一道驚喜聲響起,一個碎花裙的女孩跑了過來,看到李豐甚爲激動,伸手就要抱住他的臂膀。

“李韻表妹……”

李豐趕緊挪了挪身子,似乎不想讓林淺雪誤會,而避開了李韻的曖昧動作。

頓時李韻有些生氣的皺着眉頭,不明白爲何李豐表哥突然對自己態度如此冷淡,當看到一身粉色長裙的林淺雪後她立刻就明白了,女人是最敏感的動物,尤其是再同性之間,她一眼就看出了表哥李豐對這個林淺雪似乎有愛慕之心,不由得心裏產生了一絲記恨和極度。

“你怎麼再這,知道此地是什麼地方嗎?”

李韻微微皺眉,臉色冷淡下來。

“什麼地方?”

林淺雪鎮定的看着李韻,古井無波。

和葉寧在一起呆久了,她也漸漸養成了處事不驚的風格,一臉淡定的樣子。

“哼!”


看到林淺雪如此無所謂的態度,頓時李韻就更加惱火了,尤其是看到她身穿的粉色長裙像是打翻了醋罈子,咬着銀牙道;“這裏本該是王族的直系弟子才能出沒的區域,你一個外族人有什麼資格出現在這裏,還有誰讓你穿這套粉色長裙的?知道這一套衣服有多貴嗎?趕緊給我脫下來!”

說着李韻上前就要動手扯掉林淺雪雪白肩胛骨上的粉色吊帶。

“李韻別胡鬧,淺雪表妹是客人。”

看到李韻如此的激動還要對林淺雪動手,一旁的李豐立刻上前攔住了她,皺着眉頭喝斥道。

“李豐表哥你瘋了,竟然幫着這個女人訓斥我,我和你纔是同族的人,這個林淺雪不過是外族人,有什麼資格穿那套粉色長裙?!”

被李豐攔着的李韻都快哭了,很生氣的樣子。

“李韻表妹別誤會,我只是再和你講道理。”

看到李韻哭哭啼啼的樣子,李豐滿臉的無奈,只能耐心的解釋着,雖然他對林淺雪有愛慕之心,可並不想暴露出來。

“呦呵!”

驀然一道冷淡的諷刺聲傳來,李成和一個女孩走了過來,看向李豐道;“我說李豐怎麼回事,爲了一個外族的女人欺負同族表妹值得嗎?”

“什麼意思?”聞言李豐沉着臉看向李成;“我只是說了句公道話而已,到了你嘴裏就成了欺負李韻表妹?”

“哼!你就是欺負我!”

李韻擦了擦眼淚,和李成以及那個女孩站在了一起。

“嘖嘖,林淺雪你的臉可真大啊,這套粉色長裙價值八十萬,可不是什麼人都能穿的,這還是老爺子專門給墨染表姐定製的,如果弄破或者穿髒了你配得起麼?你現在自作主張的穿在自己身上算怎麼回事?”

“李婷表姐說得對,這個林淺雪膽大包天,敢穿走墨染表姐的定製服裝,一會看錶姐來了怎麼收拾她!”

李韻也在一旁冷笑的說道。

“收拾誰?”

就在此時葉寧出來了。

他一身紫色長袍,英氣逼人,眸光燦爛,舉手投足間流露着一種無上霸道姿態,再配上葉寧收斂自如的氣息堪稱絕配。

這身紫色長袍上面有一條紫色真龍張牙舞爪的盤繞在胸前,栩栩如生,似要破體而出威武霸氣。

“葉寧。”

看到葉寧龍行虎步而來,尤其是再配上那一身的紫色長袍,林淺雪都一陣目瞪口呆,忍不住捂住了嘴巴,覺得這身紫色長袍太符合葉寧的氣質了,簡直是量身打造。

看到葉寧穿着一身紫色長袍出現,李成不禁臉色冷了下來,喝道;“紫龍真袍你也敢穿?!”

“這位兄弟過份了,紫龍真袍是大哥的,勸你趕緊脫下來!”

看到葉寧走到林淺雪身邊,而且還主動的握住了她的手,看樣子倆人關係極其親密,驟然李豐的臉色一陣難堪,眼中閃過寒光。

“立刻脫下紫龍真袍!”

李婷也是一陣惱火,這個上門女婿膽子太大了,先是把李從的手下王騰揍了一頓 ,還廢掉了他的手腕,又和族主以及李從針鋒相對,現在又狂妄的穿了李從專屬的紫龍真袍,一次又一次的舉動驚呆了所有人。

葉寧直接無視了李成和李豐以及李婷,徑直的龍行虎步而來,冰冷的目光盯着李韻。

“你說要收拾誰?”

“我……”

被葉寧冰冷的眼神盯着,李韻頓時就被嚇壞了,臉色煞白,嘴脣哆嗦,話都說不出來了,尤其是感受到眼前這個上門女婿身上逼人的殺氣,更是心驚肉跳。

“夠了!”

看到李韻被嚇壞了,李成頓時擋在了她的面前怒道;“欺負一個女孩算什麼,有本事和男人單挑?!”

“單挑?”葉寧狐疑的看着李成,不禁搖了搖頭而後冷淡的諷刺道;“你配嗎?!”

“你?!”

李成被氣的說不出話來,身子都在哆嗦,這也太狂了,區區一個上門女婿也敢這般無視自己,當衆羞辱自己,他忍不了。

去死!

忽然李成動手了,一拳砸向葉寧的面門。

“呵!”

“什麼垃圾也想挑戰我?”

唰。

瞬間葉寧動手了,直接掄起了手臂,一巴掌抽了出去,比閃電還要快。

啪!

剎那李成捱了一嘴巴,遭受巨大的力道直接飛了出去,噗通狼狽的落在了地上,半邊臉有清晰的巴掌印,一片血紅。

嘶!

李豐忍不住吸口涼氣,不禁背後發涼,這個上門女婿果然不簡單啊,居然有些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