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魚羣?那是什麼?”傑諾以前並沒看過這種動物。

“雷魚是這片海域特有的靈獸,一向都是羣居。它們可以施展出40級左右的閃電魔法,而且雷魚天性好鬥,不管是動物還是船隻,只要看到海面上有較大的物體存在它們就會集體發動攻擊。”溫絲蕾特解釋道。

這下傑諾也緊張了,這羣雷魚有上千只,依照它們的速度很快就會撞上傑諾他們的船。船隊總共有五艘船,每艘船上大約都是十幾個人,然後每艘船上都有四輛用來裝運軍火的大型魔法車,所以任何一條船都不能損失掉。

面對這樣急迫的情況傑諾連忙對溫絲蕾特說道:“公主,你快去下令讓所有船都以最快速度逃走。另外再要五艘船上所有的魔法師都到船頭集合做好戰鬥準備,最好讓結界師們抓緊時間佈置一些高等的結界,快!”

“那你呢?”溫絲蕾特關心的問道。

“我先儘量擋住他們,能擋的住最好,擋不住的話最起碼也會爭取時間讓你們逃走!”傑諾說完立刻用翔雲之靴飛向了雷魚羣。

傑諾一邊飛着一邊在想要如何對付這些雷魚,依照這些雷魚的大小來看它們的防禦力肯定不強。它們最高能施展出40級左右的魔法,那麼同樣以40級的魔法攻擊也一定能對付的了它們。只是這些雷魚都會使用閃電魔法,水又能導電,這就說明它們本身是不怕電擊的。而它們又都在水中行動,火焰魔法也行不通了。傑諾本身並不擅長冰系或者光系的魔法,看來只能用風系魔法了。

想到這裏傑諾便果斷的向着雷魚羣發起了攻擊:“90級風系魔法,龍捲風!”

風系的魔法果然起到了效果,海面上掛起的強勁龍捲風立刻就將雷魚羣吹的散開了。傑諾剛鬆了一口氣,以爲沒事了的時候那些雷魚竟又再度聚集了起來。

“該死的!真是一羣執着的傢伙!”傑諾一邊說着一邊回頭看船隊,可是船隊還沒跑遠,依照雷魚羣的速度一定能追的上。

就在傑諾煩惱着要如何對付這些雷魚的時候,雷魚羣主動進攻了。數千道雷斬一起擊向了傑諾,還好這些雷魚所能施展的魔法等級最高只爲40級,雖然多達數千道但傑諾還是隻用灰色的魔法護層便擋了下來。

面對現在的情況傑諾知道只用龍捲風是趕不走它們的了,看來只能消滅它們。接着傑諾便先用風系的龍捲風魔法將雷魚吹上了天,接着又向那些雷魚連續丟了不知道多少個巨大火球。那些大火球瞬間將雷魚變成了烤雷魚,被烤焦的雷魚屍體紛紛落如了海中。

“太好了!果然有用,我就知道這些海里的生物一定很怕火系魔法!”傑諾興奮的叫道,然後傑諾又連續用剛纔的方法將雷魚羣消滅了一大半。 可讓人不解的是,雷魚羣雖然損失慘重,但卻沒有絲毫要退縮的意思,僅剩的三、四百條雷魚依舊沒有逃走。傑諾開思考了,他在想難道雷魚真的是這麼笨的動物?一點危機管理和察覺能力都沒有嗎?這樣的情況繼續下去這些雷魚只會全部死掉啊!想着想着傑諾好像突然察覺到了什麼,他猛的擡起頭朝遠方望去。這時他才發現自己一直在對付的原來只是先遣部隊,在這羣雷魚的後方居然還有一支數量多達上萬條的雷魚部隊。

黑壓壓的一片雷魚急速遊向了傑諾,傑諾有些慌張了。雖然傑諾的魔力很多,但他目前對自身魔力的掌控能力還不夠好,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的魔力夠不夠將這上萬條雷魚都消滅掉。

“哎呀,真麻煩!反正想太多也沒有用!現在只能硬着頭皮上了!”傑諾放棄思考準備奮力一搏。

不過他還沒來得及攻擊雷魚羣就先發制人了,這次是上萬道的雷斬一起擊向了傑諾,傑諾被逼的也不得不使用出銀色魔法護層。擋下雷魚羣的攻擊後傑諾怒吼道:“該我反擊了吧!都做好受死的準備吧!”

傑諾說完相繼施展了不下十次的龍捲風將雷魚吹向天空,然後又不停的召喚出大火球攻擊雷魚,這次傑諾竟一口氣消滅掉了上千條雷魚。也就在傑諾這一輪攻擊之後雷魚羣突然開始撤退了,它們非常整齊的轉過身子向反方向急速遊離。

這使得傑諾很不解,是自己的氣勢嚇到了那些雷魚羣嗎?傑諾自言自語的說道:“算了,不管怎麼樣總算趕跑它們了。一邊要用銀色魔法護層防守一邊又要進行攻擊,這樣下去肯定會吃不消的。”

傑諾說完便轉過身準備回船上,可他剛轉過身突然感到一股霸氣從背後襲來。這是一種王者的霸氣,是隻有世界頂尖的強者纔會有的。人類中傑諾只從唐傑柯特·灰夏以及斯摩列特身上感受到過這種霸氣,而靈獸中傑諾只從龍這種生物的身上感受過這種霸氣。

想到這裏傑諾以最快的速度回頭看向他身後的海面,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條蛇,一條巨大無比的蛇,甚至比成年的龍還要大。顯然剛剛那霸氣就是這條巨蛇所散發出來的,而那羣雷魚之所以會逃也肯定是因爲察覺到了這條巨蛇的到來。

此刻傑諾的腦子裏浮現出了一個名字,那就是海王蛇。傑諾曾聽亞萬提起過,它是海洋中的絕對霸者!如果在水中作戰任何靈獸都不是海王蛇的對手,就連水龍也絕對不敢在海中向海王蛇挑戰!

“140級閃電魔法!狂雷之怒!”致命的緊張感讓傑諾忍不住主動發起了攻擊,而且一出手便已經是他所會的最高等級的魔法。

被傑諾的魔法擊中後海王蛇居然沒受什麼傷,並且它還突然張開嘴吐出了一道光束,這道光束就像火炮一樣射向了傑諾。傑諾不知道海王蛇吐出的這光束是多少級的魔法,但傑諾知道他即使在使用了銀色魔法護層的情況下還是受傷了。

傑諾的嘴角流出了一絲鮮血,他已經意識到情況非常糟糕,正想要跑的時候海王蛇竟躍出了海面,並張開血盆大口撲向了他。

就在傑諾的性命危在旦夕的時候天邊突然出現了一道強烈的火光和一顆巨大的水球急速射向海王蛇,海王蛇被擊中後一下子落進了海里,而傑諾也就逃過一難。這兩個魔法傑諾都曾經見過,那火焰魔法叫做火龍的咆哮,而那水系魔法叫做水龍彈,這分別是火龍和水龍的魔法!

於是傑諾趕忙向不遠處的天空望去,只見天空中正飛着兩條龍,分別是巨大的成年火龍和成年水龍。不!是三條!在火龍和水龍身後居然還有一條更加巨大的龍,巖龍!而巖龍的背上竟站着一位披着黑色袍子皮膚白皙的老人。

不會吧!?三條龍?傑諾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即便皇家法師中恐怕也只有朽楓家的家主藍盾可以同時通靈出三條龍吧,這個老人究竟是何方神聖!?想到這裏傑諾便對那個老人大聲叫道:“喂!老先生!謝謝你救了我!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老人並沒有回答傑諾,而是將目光投向了海中的海王蛇。海王蛇雖然是海中霸王,但是同時面對三條龍也肯定不是對手,只見海王蛇很不情願的鑽進海里然後迅速遊走了。看着遊走的海王蛇老人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哈哈,真是隻可愛的小蛇,想要完捉迷藏我就陪你玩玩。”

老人說完便帶着三條龍一起追了過去,只留下傑諾一人傻傻待在那裏。過了好一會傑諾終於回過神來,他趕緊飛回了船上。傑諾纔剛一回到船上溫絲蕾特就迎了過來,她關心的向傑諾問道:“你怎麼樣了傑諾?好像受傷了。”

傑諾擺了擺手:“沒關係,我只是受了點小傷,修養兩天就會好了。”

溫絲蕾特點了點頭:“恩,那就好,那些雷魚羣呢?都被你趕走了?我剛剛好像還看見一條很大的蛇,那是什麼東西?”

“那是海王蛇,也被趕走了,不過不是我趕走的。”傑諾回答道。

“不是你趕走的?那是誰趕走的?”溫絲蕾特好奇的問道。

傑諾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那人是誰,只知道他是一個非常非常厲害的老人,他同時控制了三條龍,這才趕走海王蛇的。”

“三條龍?是那種真正的龍嗎?也太厲害了吧!我還從來沒見到過真正的活着的龍呢!”溫絲蕾特感到無比驚訝。

“是啊,那個老人絕對大有來頭!好了,先不說這個了,五艘船都平安無事嗎?”傑諾問公主。

溫絲蕾特微笑着說道:“是啊,多虧了有你,五艘船都平安無事。今天要不是有你在恐怕我乃至整個船隊都要葬身在這片大海之中了,真是太謝謝你了,傑諾,你是我們的英雄。”

傑諾則謙虛的說道:“沒什麼,這是我應該做的。既然大家都沒事的話我們就繼續前進吧,早點去斯坦布,也能早點回去。”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將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精彩內容等着你!真的喜歡這本書的朋友請到17k文學網來支持正版啊,作者將感激不禁,謝謝!)

兩天過後,船隊終於抵達了自然大陸,也就是斯坦布王國。運氣還算好,這兩天沒再遇上什麼很難對付的海怪。到達斯坦布之後傑諾他們一行便馬不停蹄的趕去見斯坦布的國王斯坦布,斯坦布三世。

這次隨同公主出行的人員有五、六十位,當然不能一起去見斯坦布三世國王,於是公主只選了傑諾一個人陪同他去拜見國王。之後的事情都很順利,因爲公主已經親自前來展示誠意,斯坦布三世也就很爽快的拿出了談好的軍火。

交易完畢後斯坦布三世還擺出了國宴,邀請公主和傑諾共進晚餐。吃過晚餐斯坦布三世又領着公主和傑諾到處參觀了一下,這次參觀真的讓傑諾大開眼界,他見到了蒸汽機、汽車、輪船等一系列斯坦布王國的新發明。


傑諾正看着,溫絲蕾特突然指着前方一個屋頂是透明半球形的建築向斯坦布三世問道:“國王陛下,請問那是什麼地方。”

“啊,那裏是我國的天文臺。裏面有很多叫做望遠鏡的儀器,透過望遠鏡能很清楚的看到天上的星星和月亮。而且天文臺的屋頂是用透明玻璃做成的,所以即使不用望遠鏡也能清楚的在室內欣賞星空。”斯坦布三世回答道。

“哇!聽上去好棒哦,我可以去裏面看看嗎?”溫絲蕾特很想進去見識一下。

“可以是可以,不過我現在沒有時間陪你們了。這樣吧,我給你兩張通行證,你就和你的貼身護衛一起進去看看吧。還有,那裏十二點就會鎖門了,你們別忘記了時間。”斯坦布三世一邊說着一邊拿出了兩張通行證遞給溫絲蕾特。

溫絲蕾特接過通行證高興的說道:“謝謝國王陛下。”

接着溫絲蕾特就和傑諾一起來到了天文臺,天文臺的看守居然只有一位老伯。溫絲蕾特向他出示通行證後便和傑諾一起進去了,第一次看到望遠鏡這種東西真是讓傑諾和溫絲蕾特都驚歎不已。 傑諾一邊用高倍望遠鏡看着月亮一邊說道:“好厲害,我以前還從來都不知道,原來月亮是長這個樣子的。”

“是啊,是啊,用望遠鏡看到的星星也都好清楚哦,真是奇妙。”溫絲蕾特也興奮的說道。

就這樣傑諾和溫絲蕾特在天文臺裏玩了很久,玩着玩着傑諾突然想起了斯坦布三世說過的話,於是便對溫絲蕾特說道:“公主,我們是不是應該注意一下時間啊,斯坦布國王不是說過這裏十二點就會關門了嗎?”

溫絲蕾特胸有成竹的說道:“放心啦,門口不是有位守衛老伯嗎?如果要關門他一定會進來提醒我們的。”

“這倒也是。”傑諾覺得溫絲蕾特說的有道理,便也繼續玩了起來。可是時間又過了很久,門口看守的大叔還是沒來叫他們,傑諾開始覺得有點不對勁了:“我們玩了很久了吧,我覺得應該已經過了十二點了。”

這時溫絲蕾特也覺得有些奇怪:“好像是哦,那我們出去看看吧。”

於是傑諾和溫絲蕾特一起來到門口,這時他們發現守衛大叔竟然已經不見了,而且連天文臺的大門也被鎖了起來。傑諾叫道:“不會吧!這也太誇張了,裏面還有人哎,那個老伯怎麼就直接鎖門下班了呢?”


溫絲蕾特嘆了口氣:“他一定是太老了,記憶力不好,忘記了裏面還有人。”

“那怎麼辦?總不能讓我用魔法把門打破吧,這裏畢竟是別人的國家,那樣做肯定不行。”傑諾着急的說道。

溫絲蕾特看了看傑諾:“你那麼着急幹嘛,大不了我們就在這裏過一夜啊,也沒什麼了不起的。”

“可是……我是擔心你啊,你貴爲公主,讓你和我在這裏單獨過夜,我怕對你不太好。”傑諾說道。

溫絲蕾特則笑了笑:“有什麼好擔心的,這不是很好嘛,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我還從來沒有試過呢。如果是和傑諾一起,我很願意。”

公主都這麼說了傑諾也沒有辦法,接着他們便一起在天文臺內的一塊小草坪上躺了下來,不過傑諾卻故意躺的離公主很遠。躺了一會公主突然對傑諾說道:“喂,你離我那麼遠幹嘛。我睡不着了,快到我身邊來陪我聊天。”

“哦。”傑諾慢慢向溫絲蕾特靠近了一點,可實際上離公主的距離還是很遠。

這下溫絲蕾特有點生氣了:“叫你到我身邊你就到我身邊啊,一個男人怎麼那麼膽小呢!”

“誰說我膽小了!”溫絲蕾特這麼一說傑諾馬上躺到了她的身邊。

而溫絲蕾特則突然撲在了傑諾的身上,並緊緊抱住傑諾:“我之前說過喜歡你,你還沒有回答我願不願意和我在一起呢。”

“對不起,我不能和你在一起。”這次傑諾絲毫沒有猶豫,他的回答很乾脆。因爲這兩天他其實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而且他也得出了答案,他真正喜歡的女人是輕朵。

“呵,果然是這樣,我就知道。”溫絲蕾特笑着說道,可是眼淚卻不自覺的流了下來。

傑諾急忙緊張的問道:“公主,你怎麼哭了?對不起,對不起,是我不好,你不要哭了好不好?”

“你不用道歉,不是你的錯。我沒關係的,讓我哭一會,哭會就好……”溫絲蕾特抱着傑諾越哭越厲害。

手足無措的傑諾只好抱緊了溫絲蕾特,什麼也不敢說,什麼也不敢做。過了很久,溫絲蕾特的情緒才漸漸平復下來,傑諾這纔敢輕輕問道:“公主,你……不要緊吧?”

溫絲蕾特搖了搖頭並用手擦了擦眼淚:“我沒事,謝謝你對我這麼誠實,給我一些時間,我想我會慢慢好起來的。”

“恩,你一定會好起來的,所以不要難過了。”傑諾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溫絲蕾特,只好這樣說道。

“我不難過,起碼現在還能和你在一起,一起看着美麗的星空,這樣我很滿足。”溫絲蕾特說出的話着實讓傑諾很感動,傑諾雖然愛的不是溫絲蕾特,但就憑着這股感動傑諾將溫絲蕾特抱的更緊了。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將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精彩內容等着你!真的喜歡這本書的朋友請到17k文學網來支持正版啊,作者將感激不禁,謝謝!)

第二天,守衛老伯來了之後終於將溫絲蕾特和傑諾放了出去。再後來溫絲蕾特向斯坦布國王告了個別便踏上了回國的旅程,經過了三天的海上航行傑諾他們一行又來到了科拉米公國的海港,這樣一來只要再趕兩天的路就可以回到沃靈福德了。

可是事情並沒有想像中那麼順利,傑諾他們剛到達科拉米公國沒多久便被一支五十人小隊包圍了。五十人小隊的頭目是一位黑衣人,他對着溫絲蕾特說道:“你就是布洛威的公主吧,居然讓你親自前往自然大陸,這五輛大型魔法車裏到底裝了什麼重要的東西啊?”

“你是什麼人?居然敢攔住我的去路!不想活了麼!我們這邊可是有數十位的皇家法師!”溫絲蕾特對黑衣人叫道。

黑衣人笑了笑:“想嚇誰呢,公主。我當然知道你們這裏有數十位皇家法師,只不過這些皇家法師都是隊員級的罷了。我們這邊五十位可也都是皇家法師哦,而且本人還是隊長級別的。”

“皇家法師?你們是哪國的?又是怎麼知道我們這邊沒有隊長級別的皇家法師的?”溫絲蕾特緊張的問道。



黑衣人瞥了溫絲蕾特一眼:“反正你們也都快要死了,不怕告訴你們,我們正是克利夫頓公國的皇家法師!幾天前我們安排在科拉米公國的偵察人員無意中發現了你們祕密前往自然大陸,得知這個消息後國王立刻下令我帶領五十名皇家法師前來突襲你們。至於爲什麼知道你們裏面沒有隊長那就更簡單了,因爲你們皇家法師部隊的十名隊長都在忙着準備與我國的戰爭啊,哪還有時間來護送你前往自然大陸搬運東西呢!”

“呵呵,真是傻瓜,居然這麼簡單就說出來了。你以爲我們這裏沒有隊長級別的皇家法師就鐵定會輸給你們嗎?告訴你,我們這邊可是有來自羅菲利特的魔法交換使啊!”溫絲蕾特大聲說道。

這時傑諾站了出來,他對黑衣人說道:“我勸你們還是趕快走吧,你們贏不了我的。”

“你是羅菲利特的魔法交換使?魔法使應該是中立的啊,爲什麼要幫布洛威辦事!?”黑衣人向傑諾問道。

щшш ★тt kǎn ★CΟ

傑諾淡淡道:“這你就不用管了,快帶着你的人走吧。”

“你別太囂張了,羅菲利特的魔法使又怎麼樣!你也未必是我的對手!99級冰魔法,冰之毀破!”黑衣人對傑諾發起了攻擊。

面對黑衣人的魔法傑諾輕鬆的用灰色魔法護層擋了下來,然後傑諾用不屑的眼神看着黑衣人,彷彿在告訴他,你絕不是我的對手。

被激怒的黑衣人大叫道:“灰色魔法護層又怎麼樣!讓你嚐嚐這個!120級合成魔法,冰火雙極!”

黑衣人終於使出了他最強的魔法,可是這對傑諾來說依然只是小菜一碟,傑諾施展出了銀色魔法護層,這樣一來150級以下的魔法就基本很難對傑諾造成傷害了。到這時黑衣人才明白自己和傑諾的差距,雖然他們那邊人數佔了優勢但黑衣人依然不覺得他們能贏。

傑諾也看出了黑衣人的動搖,他並不想殺了這些人,因爲這些人畢竟不能算是壞人,他們也只是爲自己的國家效力而已。想到這裏傑諾決定施展一個高等魔法嚇走他們就好,於是傑諾伸出雙手大喝一聲:“140級閃電魔法,狂雷之怒!”

傑諾施展出了他目前所會的最高等級的魔法,而且傑諾已經會很好的控制雷電,他沒將這些雷電全部擊在一個敵人身上,而是將雷電分散打擊在了所有敵人身上。雖然雷電被分散威力有所減弱,但對手畢竟都是連灰色魔法護層也還不會使用的普通隊員級皇家法師,所以傑諾這招還是讓幾乎所有敵人都受了傷。

這樣的情況讓帶頭的黑衣人不得不考慮撤退,他對着他的手下們叫道:“這個傢伙很厲害!硬打下去勝算很小,大家撤退吧!” 接着黑衣人又對傑諾叫道:“真沒想到應該中立的魔法使居然也會參加戰鬥!你會後悔的!雖然不知道你們去斯坦布運回了什麼樣的祕密武器,但此次戰爭你們布洛威一定會輸!因爲我們有着最厲害的殺手鐗!”

黑衣人說完便領着手下逃走了,傑諾自然也沒有追上去,他本就只是想嚇走他們而已。敵人逃走後溫斯蕾特連忙關心的對傑諾說道:“對不起,傑諾,讓你捲入戰爭了。你們魔法使應該是處於中立位置的,你這麼做回國後會不會受到懲罰啊?”

“不會的,我只是保護了你,也沒有加入戰爭啊,應該沒什麼關係。”傑諾說道。可雖然嘴上這樣說,但心裏還是有些擔心。當初接威林斯班的時候威林斯就曾告訴過他,不要和這個國家的任何人產生感情,最終傑諾還是沒有做到。特別是在拒絕了溫斯蕾特對他的愛慕之後,傑諾更是對溫斯蕾特充滿了歉意。傑諾知道自己這樣下去會越陷越深,但他始終無法對溫斯蕾特見死不救。

趕走克利夫頓公國派來的突襲小隊後傑諾他們便快馬加鞭的趕回了布洛威,回國後溫斯蕾特和傑諾受到了高爾國王的熱情迎接。不僅僅是高爾國王,就連奧比、託尼和加維斯也都一起來迎接了。

看到女兒平安歸來高爾很高興,他笑着對傑諾和溫斯蕾特說道:“太好了,你們終於平安回來了,一路上有沒有碰到什麼危險?”

“當然了!碰到了很多危險呢!多虧了傑諾厲害女兒才能毫髮無傷的回來,父王您一定要好好獎賞傑諾。”溫斯蕾特對高爾說道。

“沒問題!傑諾,你說吧,想要什麼?A級的魔法道具嗎?還是想要金幣,幾百萬?你隨便說吧。”高爾爽快的對傑諾說道。

傑諾卻搖了搖頭:“不,這些我都不需要。我已經知道國王陛下這次讓公主去斯坦布王國搬運的是什麼東西了,所以我只想要您老實回答我一個問題,貴國和克利夫頓公國的這場戰爭到底有沒有機會避免?”

傑諾的問話顯然讓高爾國王吃了一驚,高爾國王停頓了一下才開口說道:“既然魔法使先生都已經知道,那我也就不隱瞞了。要我老實回答的話我的答案只有一個,我國和克利夫頓的戰爭無法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