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想趁著亞元尊者不在殺光我朋友,那我也可以在這個時候,殺光他們的家人。即使亞元尊者回來了,我一樣照殺不誤!」楊恆眼裡寒芒閃爍。

「這可是一次大動蕩,不管是那個家族出來,都很有可能會面臨滅族的危險,即使是出來幫你的家族,也未必會出全力。」海承天略帶擔憂說道。

楊恆聽完,心情也一下變得沉重起來。

「增元丹」和「化尊丹」固然珍貴,但是也不至於讓天空神城的家族竭盡全力來幫他。

他本來是打算將四個家族逐個擊破,請幫手也只是想在他出手的時候能有人牽制一下剩下的三個家族。

以他現在的實力和人手,要滅一個家族可能都會很吃力。

若是讓四個家族聯手同時對付他,他也只有落荒而逃的份。

過了片刻,楊恆對著三個家主緩緩說道:「我第一個要對付的是皮家,需要人幫我牽制其他三個家族,不要出來幫皮家。我答應你們的東西不變,能做到的就留下,不能做到的我也不勉強。」

「哎!不是我們不幫你,只是我們三個家族的實力都算不得太強。如果你不能一舉滅掉那四個家族,等待我們的就是滅頂之災。」

「是啊,即使我們今天來見你也是冒了很大風險的…」

這個三個家族的家主都面露難色。

「要不我們先去光明帝庭?到時候再回來想辦法對付他們?」左悠揚突然開口說道。

楊恆知道此事風險不小,只能先做退一步的打算。

幾個家主離去之後,楊恆打算立即帶著張晴和阿虎他們全去光明帝庭。

但是秋峰銘,海默還有貝雨安等人都以沒去過光明帝庭為由,全都打算跟他一起去。

楊恆沒也拒絕,一行二十多個人全部上了金樽艦,前往光明帝庭。 柔和的靈力涌入紫煙的經脈,疏導着她體內的混亂氣息。

“這股靈力……”絕望的心底泛起一絲詫異,紫煙顫抖的睜開雙眼。

“凝神屏息,不要亂想。”鎮定溫柔的聲音從背後響起。

“這個聲音……”紫煙身子一顫,幾乎要回頭。

“不要亂動。”這聲音又傳了過來。

“真的是他……”

一滴又一滴的眼淚,連綴成線,滑落下面頰,溼了衣襟。

林清雨站在紫煙背後,額頭見汗。

運轉靈力進入他人身體進行疏導療傷,這樣的事情他還是第一次做,何況這人還是紫煙,他難免有些緊張,一絲不苟。

幸運的沒有出任何差錯,混亂的靈力被林清雨的深青色靈力引導着,注入了紫煙的丹田。

“嘭。”一聲低不可聞的聲響自紫煙體內傳出。

“突破成爲武師了麼。”林清雨暗暗鬆了一口氣,心底暗喜。

然而此刻,最歡喜的便是紫煙了。

“突破算什麼呢,若是能夠用一身修爲換林清雨一條命,我寧願一世平凡。”

“他還活着。”

林清雨的手掌撤離而去。

紫煙趕忙轉頭,生怕這感覺只是一場幻夢。

“是他,真的是他。”

失去靈動的雙眼再度泛出光彩,那是感激,是思念。

“哇……”

忍受了五個月的苦楚,終於在此刻釋放。

抱着在懷裏痛苦的紫煙,林清雨滿目柔和,輕輕撫弄着她的秀髮,就任她在懷裏啼哭,釋放。

許久,許久。

哭聲漸低,慢慢消失,懷中傳來了輕微的酣睡聲。

太累了,是太累了。

五個月的痛苦掙扎,天不負卿,終於又見到他的面龐。

輕輕的抱起紫煙,林清雨目光溫柔的看着她,沒有說話,腳下輕邁着步子,走出了御風殿。

這裏,太冷清了。

……

天香閣,紫煙的寢宮。

紫色,便是這裏的主色調。

紫煙躺在暖帳香帷裏,美麗的雙眼微微閉着,呼吸均勻,睡得很沉。

功法突然之間走火入魔,已經令她心神大損,林清雨的出現更讓她情緒劇烈的波動,如今安靜下來,卻是沉沉的睡去。

林清雨沒有在牀邊呆着,畢竟怎麼說也是帝國公主,被一個男子守在牀邊,傳出去總是不好的。

天香閣外,有一個很小的花圃,侍女們對林清雨說,他不再的時候,紫煙公主便喜歡坐在花圃前望着夜空出神。

如今林清雨也坐在這花圃面前。

花是很普通的話,不是很名貴的品種,大多數田野間都能見到。然而種在這裏被細心照料,開的卻也跟名貴花卉一般美了。

侍女說,這是公主偷跑出去玩兒的時候,自己挖回來的。

林清雨聽着紫煙的侍女講述着她的一點一滴,面色柔和。

他輕輕嗅了嗅鼻子,很好聞,淡淡的清香,跟小丫頭身上的香味有些相似。

“公主殿下醒了。”

不知是哪個侍女喊了一聲。

林清雨輕輕站起,快步走入了天香閣。

“清雨哥哥……”焦急的喊聲從裏面傳來。

她希望這不是夢。

“小丫頭醒了?”

林清雨從門後轉出,陽光的笑容看的小丫頭一陣癡迷。

“哇……”又是一陣哭聲。

林清雨無奈抱住撲來的紫煙,一陣搖頭,眼中卻充滿了寵溺。

“好了,好了,有別人在呢。”

“誰在,都出去……”小丫頭在林清雨懷裏悶悶的說道。

幾個侍女互相對視了一眼,默不作聲的退出了房間。

“這侍女……”林清雨無語。

“好了,起來吧。”輕輕扶起還在抽泣的紫煙,林清雨柔柔的伸出右手,抹去她眼角的淚痕。

“餓了吧。”

“咕咕……”

“……”

御膳房早已備好了飯菜,並被囑咐了用最好的食材。

餐桌前,小丫頭狼吞虎嚥,絲毫不顧公主的形象。


“我說……”林清雨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你慢點,別人都看着呢。”


“誰看,都出去……”小丫頭嘴裏鼓鼓囊囊,模糊不清的說道。

侍女又無聲無息的退了出去。

我家養着小妖精 :“……”

等紫煙吃完了,侍女們收拾完畢,都自覺的離開,沒有出現在兩人的視線內。

“清雨哥哥,”小丫頭偎在林清雨懷裏,“你怎麼回來的,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嗯,是啊,吃了不少苦,”林清雨感嘆,在紫煙面前,他沒有必要隱瞞什麼,“不過可惜啦,任務還是沒有完成。”

“什麼破任務,”紫煙哼哼道,“我都聽說過了,清雨哥哥你還不知道吧,那個老頭是故意爲難你,他收到過董政的賄賂,是一個大壞蛋”

“什麼?”林清雨有些吃驚,這是他所不知道的。


“父皇告訴我的,炎碑林的事情他查的很清楚呢。”

林清雨沉默不語。

“如此看來,我執行的任務應該是死亡任務中的死亡任務了,炎碑林, 看起來也不是多麼光明啊。”林清雨心中冷笑着。

“算了,都過去了。”林清雨拍拍紫煙嬌嫩的後背,“我現在基本上跟炎碑林沒有什麼關係了,不久之後我就要離開西北,出去闖蕩了。”

“我跟你一起走。”紫煙從林清雨懷中爬起,看着他,漂亮的大眼睛裏滿是堅定。

林清雨怎麼能拒絕呢,小丫頭爲她都做到這種地步了。

“好啊,不過,你可得聽我的話,要不,我可帶不動你。”

“好啊好啊,”小丫頭眉開眼笑,“清雨哥哥說什麼就是什麼。”

“我們什麼時候去啊。”

大約三個月之後吧,林清雨想了想與父親的約定,說道。(咦?約定幾年之後來着?時間有些不對啊,算了,不要在意這些細節……)

“好啊,那我們約定好了。”紫煙笑嘻嘻的伸出右手小指。

林清雨一怔,笑了笑,也擡起了右手……


纏綿到太陽落山,外面已經是星空一片。

林清雨又被安排到了那個曾經他住過的地方。

挑燈夜讀,林清雨手中拿的便是涼國先祖所留下的陣法遺冊。

“這涼國的先祖,確實也算是一個奇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