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吳浩炎轉頭看向滿是疑惑望着自己的尹秀楠,拉着她的手緩緩下了車。滿是深情的望着尹秀楠…

似乎被吳浩炎那灼熱的眼神給看的不好意思了,尹秀楠略顯害羞的低下了頭。兩隻白皙的小手不斷的絞絆着衣角,那羞澀的神情似乎在宣示着女主人的膽怯。


微笑的看着尹秀楠那小女孩般的嬌羞神情,吳浩炎嘴角弧度微一上揚,轉過頭對着林毅道:“玩夠了,你可以顯出你的真身了。”

猛的呆愣在了當場,尹秀楠和林毅兩人都是詫異的眼神。似乎沒想到吳浩炎會突然說這句話。

“二哥,你怎麼了?什麼真身啊?你是不是喝多了?”滿是困惑的看着吳浩炎,林毅故作冤枉的表情開口道。

臉上出現了一抹鄙夷的笑意,吳浩炎淡淡笑道:“你是不是以爲,我們去了酒店,林毅喝了酒,我就喝了酒?可惜啊,我恰恰一滴酒都沒有喝,單憑你這句話,我就可以辨別出,你不是林毅。”猛的伸手指向林毅,吳浩炎的表情十分的嚴肅。

“哈哈…”突地仰天一陣狂笑,黑夜中林毅漆黑的雙眼射出了兩道犀利的光芒,直奔吳浩炎。“我很奇怪,如果不是剛纔那句話,你是怎麼發現我並不是林毅的。我想我僞裝的,並不是很差吧…”

故作鄙夷的瞥了林毅一眼,吳浩炎佯裝帥氣的靠在了自己心愛的車上,“首先,林毅是巴不得我能和秀楠多待會的,所以他忽然來,這一點就很奇怪了。其次,你的演技不是很差,而是非常差。那看尹秀楠的**眼神,你當我眼睛是瞎的啊?就僅僅這兩點就已經判了你的死刑…”

臉上露出了絲絲笑容,林毅伸了個懶腰道:“不錯,你注意細節真的很厲害。是個當偵探的料,可惜啊,你說了那麼多。就是沒有說到是靠你自己的力量感應出來的。由此得知,你的力量也不見得高到哪裏去。讓我來殺你這麼一個廢物,真是大材小用啊。”

眼角閃現出一絲鄙夷的笑容,吳浩炎一臉淡然的看着林毅,坦然自若的道:“你連我的力量都看不出來,難道還有把握殺我?我想從見到我到現在,你一直在測試我的力量,卻測試不出吧…”

臉上冒出幾滴冷汗,林毅對吳浩炎的恐怖智商還真有些畏懼。正想開口,兩道五彩的光芒在吳浩炎的眼中一閃而過,“冥眼?”滿是詫異的看着吳浩炎,林毅真希望剛剛那個是幻覺。“你…你是冥界中人?”

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吳浩炎把玩着手指笑道:“讓你來殺我的人,難道沒有告訴你,我的身份嗎?”

故作小樣的看了看吳浩炎,林毅嘴角忽然露出了一絲冷冷的笑容,“既然是被派來殺你的,就沒必要問那麼多。對我們來說,只要達到目的就行了。無論今天你是哪個界的,你都得死…”

話音落下,林毅雙眸迸發出強烈的殺意。一股幽青色的光芒,迅速的席捲了林毅整個人的身軀,在黑夜之中顯得極度的詭異恐怖。 冷冷的看着林毅吳浩炎周身黃色氣流不斷旋轉間,吳浩炎嘴角露出了一絲淡笑。冥力集於右掌上,猛的一掌便朝林毅直直的擊了過去,“落冥掌”。

滿是鄙夷的看着夾雜着黃光伴隨着呼呼風聲,呼嘯而至的落冥掌。林毅身影猛的一動,非常輕易的便躲過了吳浩炎的攻擊。一臉輕鬆的站在一邊,嘲笑般的看着吳浩炎道:“你的速度太慢了…”話音一落,林毅身影猛的一閃,直奔吳浩炎而去…

“啊…”還未等吳浩炎反應過來,猛的一擊上來,吳浩炎整個人來了個一飛沖天,在天空中滑出了一道美麗的弧度之後,猶如脫了線的風箏一般,直直的落在了地上。伴隨着一聲淒厲的慘叫聲響起,在黑夜中迴盪久久未散去。

“浩炎…”滿是關心的跑向吳浩炎落地的方向,尹秀楠雙眼微紅的看着倒地的吳浩炎道:“浩炎,你沒事吧…”

艱難的站起身,吳浩炎剛準備對着尹秀楠搖頭。伴隨着一陣風的呼嘯而至,一道夾帶着青光的身影也隨風而至。

“彭…”非常配合的一陣撞擊聲響起,吳浩炎整個人被直直的擊飛到了半空之中,從整個人向上的凹處,可以看出此一擊力道絕對不小。

靜靜的看着在天空中漂浮的吳浩炎,林毅嘴角露出了一道狡黠的弧度。猛的一躍身,林毅猶如鬼魅一般,飛身到了空中。對着在半空中的吳浩炎,猛的一陣飛踢。這可是真正的佛山無影腳啊。


“嘭嘭…”伴隨着此起彼伏的撞擊聲不斷的響起,吳浩炎在天空中也不知被踢了多少腳。就在要落地之時。一道青色身影,猛的超過自己,落在了地上。

靜靜的看着往自己這邊掉落的吳浩炎,林毅臉上露出了一道玩笑般的弧度。猛的一個人迴旋踢,狠狠的擊打在了吳浩炎的下顎,將其整個人旋轉着擊飛了數米,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看着摔倒在地的吳浩炎,林毅看了看正想向吳浩炎跑去一臉焦急的尹秀楠。一道淫邪的笑容升上了臉部,身影一閃,林毅一把抓住了尹秀楠,將其抱入了懷中,“怎麼?小妞,他現在已經不能阻止我們做事了,來吧。我就借用這個臭皮囊陪你好好玩玩…”

猛的一個回身,一招疾速的迴旋踢。尹秀楠想狠狠的擊打在林毅的身上,卻被一隻手給輕而易舉的抓住了。


迅速的反應過來將其扣倒在地,林毅一臉淫笑的看着被自己扣倒在地的尹秀楠,“不錯啊,看不錯你還會點功夫嘛。可惜啊,你這些招式對一般人有用,對我就泡湯了。來…讓大爺好好疼疼你…”

“呸…”滿是不屑的在林毅的扣押下不斷的掙扎着,尹秀楠的內心滿是憤怒,但更多的是對倒地的吳浩炎的擔心,“我就算死也不想讓你這種人碰…”

“好好好…”臉上盡是淫媚的笑容,林毅邊說邊將手伸向尹秀楠的重要地點,“我就喜歡你這樣的,哈哈…”

“放開他…”就在林毅準備將其魔爪伸向尹秀楠之時,一聲高喝聲響起。緩緩站起身,擦拭去了嘴角的一絲血跡,黑夜中,吳浩炎周身的黃色氣流旋轉速度在不斷的加快,“你沒資格動我的女人…”

“是嗎?”緩緩放開尹秀楠,林毅站起身,將體內的力量運行了起來。不知爲何,剛吳浩炎站起身的一剎那,帶給他了一股無形的壓力,在那股壓力之下。好像吳浩炎就是傲視衆生的王者,自己只不過他隨時可以捏死的螻蟻一般。

看着林毅身上的衣服無風而動,吳浩炎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狡黠的笑意。體外的黃色氣流發出嗤嗤的聲響,圍繞着吳浩炎不斷的轉動起來。“管你到底是什麼東西,今天都讓你有來無回…”話落,吳浩炎輕輕一蹬地,非常身姿優雅的躍到了半空,嘴中淡淡呢喃,“冥——幻影”。

下一刻,黑夜的半空之中,突現了數道周身圍繞着黃色氣流的身影。帥氣的在半空之中,一個騰空翻越,一個個宛如一條條矯捷的野狼。紛紛身姿輕盈優雅的落在了林毅身邊,將其圍在了裏面。

嘴角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笑容,林毅看着這些紛紛圍住自己的身影,淡淡道:“就憑這雕蟲小技也想阻擋住我?”

周身的黃色不斷的圍繞着吳浩炎旋轉着,伴隨着氣流旋轉速度的加快。數十個吳浩炎,黃色光芒集於掌心,猛的一掌朝林毅擊去,“落冥掌。”


嘴角露出了一絲不屑的冷笑,林毅看着紛紛靠近自己的一道道身影。猛的一躍地,非常輕鬆的從中間躍起,躲避了吳浩炎衆人的掌擊,往半空飛去。

靜靜的看着飛往半空的林毅,吳浩炎的嘴角露出了一絲詭異的弧度。迅速的穩住身形,吳浩炎猛的一個轉身蹬地向空中的林毅擊去,伴隨着衆身影快速的向林毅靠近。吳浩炎臉上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猛的喊道:“落冥掌”。

“彭…”猛的一聲撞擊聲響起,在吳浩炎將要擊倒林毅之時。所有的身影紛紛集爲了一體,不偏不倚直直的擊打在了林毅的身上。黑夜中,在一道黃色光芒的撞擊下,一道青色猶如脫了線的風箏一般,在空中滑出一道優美的弧度,直直的落倒在地。

緩緩從半空落地,吳浩炎輕輕的站在林毅的不原處,冷冷的望着倒地的林毅。雙眸中盡是冷冷的寒意,“不是動作快,就代表可以贏的。還要靠腦子…”

“哈哈哈哈…”突地冷笑聲傳起,林毅趴在地上,雙肩不斷的抖動着。猛的一躍跳到了半空之中,林毅雙眼發散出青色的詭異光芒,在半空之中,猶如青色的鬼火。一頭烏黑的碎髮,無風而動。似乎在宣示着主人的怒氣,周身的青色氣流不斷的旋轉發散着。

靜靜的觀看着眼前這漂浮在半空之中的林毅,吳浩炎緩緩退到了尹秀楠的身邊。雙眼滿是緊張的注視着林毅的一舉一動,觀察着他一點點的微妙變化。不知爲何,他的內心總有一股不祥的預感。

冷冷的瞪着發出青色光芒的雙眼,林毅在空中緩緩轉了一個完美的弧度後。頭漸漸向後仰起,雙手緩緩向上伸直,做迎接狀。“無盡的夜空,白亮如玉之明月,吾在此誠心祈禱,以我的靈魂爲付出的代價。請賜予我無盡的力量吧。”

伴隨着男子話音的落下,在柔和的月光籠罩之下。男子整個人的身軀開始發揮出強而亮的青色光芒,一頭碎髮也不斷的顫抖飄逸着隱約中似乎還由於向上升騰的青光,而微微向上豎起。青色的雙眼一時間猶如魔鬼般的犀利與恐怖。那變尖成爲獠牙一般的牙齒,使得林毅整個人看去彷彿如一頭野獸一般。

“我靠,超級賽亞人與月夜狼人的結合體?”滿是詫異的看着眼前這一幕,吳浩炎的雙眸瞪的大大的,這玩意,比玄幻還玄啊。他到底是鬼啊,還是狼人啊,

猛的穩住身形,林毅一雙青亮的雙眸,直散發出凜冽的殺意。直逼站在地上觀看的吳浩炎,輕輕一揮手,林毅淡淡道:“受死吧…”伴隨着話音的落下,一道道無形的光影直奔吳浩炎而去。在月光照耀下,隱約顯現出幾絲青光。

“彭…”突地一聲巨聲響起,吳浩炎整個不由的向後退了數十步。看着眼前那深凹進去的地面,吳浩炎內心不由掠過一陣寒意。剛剛他那一招無形物質,就像風一般。況且力量如此巨大,如果不是因爲自己看到了反光,也許自己的下場就像這個被打的深凹進去,面目全非的地面一樣了。

嘴角的弧度微微揚起,林毅看着倉惶的逃到一邊的吳浩炎,再度輕輕的拂了拂手。隨着他的手的拂過,數十道無形的光影,猶如風一般再度的掠過半空。直奔吳浩炎而去,似乎這一切對於半空中的這個人在簡單不過了。

在月光的反射下,看着密密麻麻飛來的光影。吳浩炎迅速將冥力集於腳上,一時間橙黃色的氣流不斷的向腳中涌去。猛的一閃動身影,吳浩炎的速度顯然提示了好幾倍。饒是如此,在那速度達到恐怖的驚人光影下,吳浩炎還是顯得非常的吃力。

冷冷的看着在自己輕鬆的攻擊下狼狽逃竄的吳浩炎,林毅轉頭看了一眼在一旁雙手緊捏,滿是擔心的望着吳浩炎的尹秀楠。嘴角露出了一道詭祕的弧度,停下了對吳浩炎的攻擊。林毅緩緩對着尹秀楠伸出了手,伴隨着弧度的揚起,林毅緩緩揮了出去。

似乎感受到了攻擊頻率的減弱,吳浩炎迅速跳向一邊轉頭望了望空中的林毅。見他那緩緩擡向尹秀楠的手,吳浩炎內心不由發出‘咯噔’一聲聲響。猛的站住腳,吳浩炎邊用力一躍朝尹秀楠飛速而去,邊伸手對着尹秀楠大喊,“快走開…”。 之所以吳浩炎沒有隻對尹秀楠喊,是因爲僅僅憑尹秀楠的速度是根本不可能躲的開的。所以唯一的辦法,只能靠自己的身體去幫她擋。對於現在的林毅來說,他僅僅是在玩。將吳浩炎和尹秀楠當玩具一般在玩。以他超越吳浩炎的實力,在玩…

滿是詫異的看着吳浩炎衝着自己喊,但是尹秀楠就是聽不清吳浩炎在喊什麼。也許是因爲剛剛發出的巨大撞擊聲,還未散去,震得尹秀楠的耳朵自己都無法分辨吧。只是靜靜的看着吳浩炎那緊張的神色,尹秀楠不由想到往林毅望去…

“嘭嘭…”伴隨着猛烈的撞擊聲響起,吳浩炎整個的身影剛好擋住了,尹秀楠往林毅望去的方向。

看着不住爲何顫抖了幾許,站在自己身前臉上掛着微笑的弧度的吳浩炎。尹秀楠臉上滿是詫異的神情,似乎還未完全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直到吳浩炎緩緩靠到了自己的身上,看到了吳浩炎整個人雙腳狠踩在地,踩出兩個大坑來阻擋那力量的衝擊之時,尹秀楠才明白,吳浩炎以他的身體爲自己抵擋了林毅的攻擊,“浩炎…”猛的哭扯着嗓子喊了出來,尹秀楠的清淚猶如泉涌一般從臉頰兩旁流出。

“哈哈哈…”猛的仰天一陣狂笑,林毅看着守護在尹秀楠身前,似乎重傷將死的吳浩炎。淡淡道:“人類,就是那麼的愚蠢,就是喜歡爲虛有的情愛所犧牲。”說着,林毅話鋒一轉,雙眼迸射出兩道殺意,“受死吧…”

猛的一股強烈的意念散發,林毅對着吳浩炎的銀白色巨獸緩緩伸出了魔爪,伴隨着一道青光直射向銀白色的巨獸,在它身邊不斷的縈繞。那輛銀白色的巨獸,猶如被一股無形之力控制一般,緩緩浮動了起來。

似乎絲毫沒有察覺到林毅的這一舉動,尹秀楠還滿是擔憂的晃着吳浩炎,擔心道:“浩炎,浩炎,你沒事吧?你別嚇我啊…浩炎…”兩行清淚不斷的涌出,尹秀楠真是擔心到了極點了。

艱難的擡起了疲憊的頭,吳浩炎張在瞬間變的蒼白的臉對着尹秀楠笑道:“沒事…”正在笑着,吳浩炎突地感覺到一股強勢的風意掠過,吳浩炎猛的轉過頭,看着僅在咫尺往自己和尹秀楠砸來的自己心愛的轎車。吳浩炎猛的將身後的尹秀楠一推,“走開…”

“彭…”伴隨着吳浩炎聲音的喊出,一聲猛烈的撞擊巨響,隨着一聲轟鳴的爆炸聲響起。原本,吳浩炎站着的地方,此刻只看的見因爲爆炸而燃燒起的熊熊大火,與偶爾發出的爆炸而火花四濺的場景。

“呃…”滿是難受的晃了晃有些暈眩的腦袋,尹秀楠右手抵着頭部,讓其舒適一些。看了看自己躺在路邊的樹林中,尹秀楠正疑惑吳浩炎怎麼樣了,轉頭看見看着那沖天的火光,不禁心神一愣,哭扯着嗓子喊道:“浩炎…”

“哈哈哈哈…”仰天一陣狂笑,林毅看着火光的雙眸中盡是變態的自喜,“人類啊,人類啊,你們天生就是那麼的弱小。就算修有了力量,卻依舊擺脫不了那副無用的臭皮囊…哈哈…”

轉頭望了望站在一邊,眼淚千行,哭扯着準備衝入火光之中的尹秀楠。林毅身形猛的一動,來到了尹秀楠的身邊,滿是淫笑的抓住了尹秀楠道:“他已經死了,你何必還要跟着他呢。你以後跟着我,我會好好的對待你的…”

“彭…”還未等林毅說完,一道黃色的光柱從火光之中射出,猛的擊在了林毅的身上。將林毅擊飛了數米。使得原本還掙扎的尹秀楠,不禁嚇了一跳。但隨即臉上也浮現出了一絲驚訝的笑容,“浩炎,浩炎,是你嗎?是你沒死嗎?浩炎…”

伴隨着尹秀楠的話音不斷的傳入火光之中,原本散發着熊熊火光的火中一道幽藍色的光芒,從其中緩緩映現出來。不斷的往外移動的着,隨着越往外移動,那幽藍色的光芒逐漸顯現出了一道模糊的人形。

滿是詫異的看着這從火光中走出的幽藍色光團,林毅右手按着自己剛剛被打傷的胸口,雙眸慢慢的圓睜,盡是無法置信的神色,“不可能,不可能的…人類怎麼能夠在這爆炸之下完好無損。”

緩緩從火光中走出,吳浩炎周身除了圍繞着自己旋轉的深黃色氣流外。還籠罩着一層幽藍色的光芒,似乎還散發着絲絲寒氣。伴隨着吳浩炎的走動,而微微抖動着,很明顯,就是這層幽藍色的光膜阻擋了爆炸與火光對吳浩炎的侵襲。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吳浩炎淡淡笑道:“別以爲我真的那麼弱,我只是將我的爲了防止傷到阿毅纔將自己的力量定格爲中級,所以纔會是黃色氣流。不過也很感謝你,由於我的剋制,使得我在千鈞一髮之際,體悟了‘寒冥護體’這力量。”

“浩炎…”伴隨着兩行清淚,尹秀楠激動的抽泣着撲到了吳浩炎的懷裏,內心滿是喜悅之情,“我就知道你沒事的,我就知道你沒事的…”

滿是安慰的拍了拍自己懷中尹秀楠的背脊,吳浩炎臉上露出了一絲憐惜的微笑,“沒事的…我沒事,傻瓜,哭什麼呢…”

猛的站起身,林毅周身青色氣流不斷的向上潮涌着,臉上怒氣迸發,咬牙切齒的道:“吳浩炎,我告訴你,別以爲你能躲的過我的一次攻擊就能夠打敗我。這是不可能的,你要死在我的手上,我的手上…”狠狠的將自己的手,放在眼前,捏了捏。林毅的雙眼迸射出犀利的兇光。

緩緩放開懷中的尹秀楠,吳浩炎看着雙眼滿是恨意的林毅,一臉嚴肅的道:“剛因爲阿毅的身軀,我一直在和你周旋。現在你製造出那麼大的動靜,也是該快點解決了。我可不想把警察和記者惹來…”

話音一落,吳浩炎猛的躍上了半空之中。雙手在胸前不斷的交叉,吳浩炎旋轉了一圈後。隨着幾股深黃色光芒的集入手中,吳浩炎猛的對着林毅伸出手掌道:“天幻冥掌。”

話音剛落,吳浩炎的兩掌猶如幻影般飛出。卻在將靠近林毅之時,分成了數道黃色手掌。在林毅的頭頂快速的旋轉了一圈之後。猛的從四面八方,集擊林毅而去。

看着在自己周圍旋轉了一會兒,使得自己感覺微暈眩的衆手掌。從四面八方,猶如銅牆鐵壁一般讓自己躲無可躲的從四面八方擊來。林毅無端的生出了一絲恐懼之感,猛的一轉身,一股青色的人形身影從林毅的身軀中閃現了出來。

靜靜的看着突然癱軟在地的林毅,吳浩炎的嘴角露出了一道不屑的弧度,“想走?”冥眼迅速鎖定目標,意念微動,那些深黃色的手掌,似乎有靈性一般迅速調整攻擊趨勢。紛紛直直的擊在了脫離林毅身體的那道鬼魂身上。

“啊…”伴隨着一道道深黃色手掌的擊中,那鬼魂在黑夜中發出了一聲撕心裂肺的嚎叫後。猛的癱倒在地,一絲絲的逐漸蒸發的氣體,似乎在宣示着此魂魄命不久矣。

緩緩的走上前,望着倒地掙扎的鬼魂,吳浩炎的雙眸中盡是孤傲的神色,“別以爲,渡魂級別的我,真的如此的無用。”轉眼瞥了瞥跑過去扶起林毅的尹秀楠,吳浩炎還未轉過頭來,便發現,那鬼魂似乎準備再一次的逃亡。

冷眼瞥了眼想要再次逃走的鬼魂,吳浩炎滿是淡然的一揮手淡淡道:“冥——枷鎖。”隨着吳浩炎手的揮出,數道咒印升起,一道黃色的枷鎖無端而起。將那鬼魂緊緊的鎖住,摔倒在了地上。

緩緩走到那鬼魂的身前,吳浩炎毫無感情的看着鬼魂道:“說,是誰派你來的?”

“哈哈哈哈…想知道嗎?我告訴你,是你的愛人,鍾萍讓我來殺你的。殺了你這個麻煩纏着她的傢伙…”滿是鄙夷的看着眼前的吳浩炎,那鬼魂似乎還真的天不怕地不怕一樣就那麼直接的說出了那一句話。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鬼魂的話猶如一道晴天霹靂一般打在了吳浩炎的腦海中。吳浩炎滿是無法置信的抱着頭往後退了幾步,雙眸中盡是寒意,嘴中依舊不斷的呢喃着,似乎完全無法接受那靈體的話,“不可能是她的,不可能是她的…”

見自己的話,直接影響到了吳浩炎的思緒。鬼魂仰天大笑道:“是鍾萍,就是鍾萍…是她讓我來殺你的。來取你的性命,一切都是她主使的,是她…哈哈…”這樣口無遮攔的說着,鬼魂絲毫沒有預料到,這些話將是消亡前最後的話。

“不是…”猛的仰天一陣怒吼,吳浩炎體內冥力不斷的翻涌着。隨着深黃色氣流的急速旋轉,吳浩炎猛的對着地面一擊道:“寒冥之怒。”

伴隨着話音的落下,下一刻,從吳浩炎擊地的地方升起了一道幽藍色的寒冰般的骷髏。張着大嘴直直的朝鬼魂奔去,似乎想要將其吞噬。 滿是驚恐的看着眼前朝自己直奔而來的水晶骷髏,鬼魂不斷的掙扎着,但卻由於身上的枷鎖動彈不了分毫,“不要,不要…不要…”隨着最後聲音的落下,鬼魂在滿是恐懼之中,直接被水晶色的骷髏給吞噬了。

略顯得意般的在鬼魂的原地轉了一圈,那水晶色的骷髏非常聽話的。迅速撤回了趴倒在地的吳浩炎的身體內…

扶着昏厥的林毅緩緩走到,跪膝在地,雙手按地的吳浩炎。擔心的望了望吳浩炎,又看了看遠處的警笛聲,淡淡道:“浩炎,我們快走吧。警察來了…”

緩緩站起身,睜着混沌迷茫的雙眼,吳浩炎靜靜的點了點頭,“好…”

黑夜中,三道憔悴的瘦弱身影緩緩在漆黑的道路中行走着。在月光的照耀下,伴隨着拉長的影子,顯得非常的淒涼…

H市城南別墅。

“呃…”略微難受的搖了搖,暈眩的頭。吳浩炎趴着伸過手去,胡亂的在枕頭邊摸了摸,拿過了放在枕頭邊的手機。睜開朦朧的雙眼看了看上面的時間,吳浩炎猛的呆愣在了當場。迅速的跳了起來,吳浩炎罵罵咧咧道:“我操,都十一點了。手機鬧鈴什麼時候不響了。一個個,怎麼也都不叫我。”


“磕磕…”輕輕的敲了敲房門,林毅緩緩走了進來,看着正在牀上蹦躂着,急急忙忙穿着衣服褲子的吳浩炎,淡淡道:“二哥,你不用去了。他們讓你今天休息…”

“啊?休息?”蹦躂着在牀上穿着衣服,吳浩炎轉頭看向從門外走進來的林毅,臉上盡是詫異的表情。“今天統一都休息嗎?”

“不是…”緩緩搖了搖頭,林毅走進房內,臉上似乎有着前所未有的疲倦之色,“就我們幾個不用去了,讓我們休息休息。”

“哦…”淡淡的應了聲,吳浩炎想起了昨晚與自己一起回來的尹秀楠,對着林毅詢問道:“阿毅,秀楠怎麼樣了?”

“她現在還在房裏睡覺…”淡淡的回答了吳浩炎,林毅的臉上浮現了一絲愧疚之意。

“哦…”淡淡的點了點頭,的確,昨晚的也是累着她了。對於她一個普通人來說,是會很疲倦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淡笑,吳浩炎淡淡道:“好吧,那讓她休息吧。我去店裏看看,一日不溜達,閒的慌…”

看着穿好衣服褲子,隨意的洗了把臉,準備出門的吳浩炎。林毅滿是尷尬卻又帶着幾分焦急的喊道:“二哥…”

“嗯?”剛準備出門,聽到了林毅的叫聲。吳浩炎轉過頭,滿是疑惑的看着林毅那扭扭捏捏的神情,淡淡道:“有事就說,一大男人,扭扭捏捏的。不知道你幹嘛…”

滿是歉意的低下頭,林毅略顯尷尬的對着吳浩炎低語道:“二哥,昨晚的事…”

“哈哈…”還未等林毅說完,吳浩炎就上前笑着拍了拍林毅的肩膀,滿不在乎的道:“我當是什麼呢,昨晚的事,就隨他過去吧。別提了,況且那又不是你自願的。如果真要算起來,也只能怪我呢,他們的目標是我,卻害得你被附身…”

“不是的…不怪二哥,怪我…”滿是愧疚的搖了搖頭,林毅似乎對昨晚的事,還真的是非常的自責。

微笑着拍了拍林毅的肩膀,吳浩炎一臉的淡然,“好了好了,你這樣說下去就沒完了。反正過去,那就隨它過去吧。別想太多了,既然讓我在家裏休息。那我們今天就好好在家裏休息休息吧,我是個聽話的孩子,哈哈…”

“嗯…”聽着吳浩炎那極度**的笑聲,林毅微搖頭的面帶笑意的對着吳浩炎點了點頭,說實話,聽二哥那麼一說。內心還就真沒那麼自責了。的確,過去的就過去了,展望未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