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夢絮帶着段羽和徐曉虎來到廣場的時候,村民們正在舞着一條長長的龍,八人舞起,倒也顯的有些氣勢。

站在旁邊看着村民舞龍,段夢絮和段羽還不停的閒聊着,不過,段夢絮沒有問段羽這三年來在外面到底遇到了什麼樣的事情,因爲她知道,就算她問了,段羽爲了不讓她擔心,不會說出那些危險的,只會含糊不清的搪塞過去。不過,段夢絮一想,還有唐天元這個高手在段羽的身邊,也就釋然了。

徐曉虎對這這些舞龍的倒是十分的感興趣,目不轉睛的看着這條長龍飛來飛去,偶爾哈哈大笑一次。

看着如此安詳的景象,段羽不禁發出感慨:“不知不覺,已經十四歲了啊,時間過的可真快。”

就當段羽發生感慨之際,一道宛如驚雷一般的聲音突然響起:“停下來!”

這道聲音之大,已經壓過了舞龍和村民高興吶喊震耳欲聾的叫喊聲。村民們很突兀的停了下來,紛紛向那道聲音看了過去。

“誰啊,這麼掃興!”

“誰在那瞎嚷嚷,小心我打掉你的門牙!”

“白癡啊,還讓不讓我們舞龍了。”

突然,村民們因爲一時的寂靜,聽到了從遠方傳來一陣陣的馬蹄拍打的聲音,聽那樣子,恐怕人不少。然而,從中還不時的傳出道道大笑的聲音,大笑聲中,嗜血的氣息也是傳了過來。

“是馬賊!”一位村民慌張的叫了起來,隨後手腳並用的跑出人圈。

“馬賊來了!”“馬賊來了!”驚慌,恐懼彷彿會傳染一樣,現場一下子混亂不堪,龍舞的將龍模具給丟了下來,匆匆忙忙的跑掉了。擺攤的把攤位丟下來,慌慌張張的跑掉了。剎那之間,原本還車水馬龍的廣場,變的極爲的空蕩,就連段夢絮,都是拉着段羽和徐曉虎逃出了廣場。

馬賊,是強盜的一種,不過,馬賊比強盜更加的殘熱,普通強盜只是爲了圖財,而馬賊,不僅圖財,而且圖人性命!加納帝國國小力弱,馬賊縱橫,屠過的村莊,沒有一百,也有五十,但是,加納帝國沒有多餘的兵力來管這些,因爲,加納帝國周圍的那些帝國,都在虎視眈眈的盯着像大海中的一葉扁舟一般的加納帝國,兵力全部用在國防上,自然對這些小村莊沒有什麼顧忌。就算加納帝國重視馬賊,但馬賊通通是騎有戰馬,屠過一個村莊,馬上轉移,加納帝國接到通知,趕過去的時候,已經是人去樓空。除非每個村莊都駐紮一隊軍隊,不然,根本防不住馬賊的。可是,每個村莊駐紮軍隊的話,那加納帝國就沒有兵力用來國防,遲早會被周圍那些帝國給吞掉。所以說,馬賊是加納帝國的一個尷尬,防也不是,不防也不是,最後還是舍小爲大,不管馬賊。

廣場上已經鳥去人空,馬蹄聲也是越來越近。等到廣場上沒有一個人的時候,突然多了一名光頭大漢,咧開嘴巴,陰森的嘿嘿一笑。

“二哥?”馬賊們終於到達了廣場,一名身穿白衣,長的極爲像娘娘腔的中年人,熱乎的叫道。

光頭大漢頭也不回,冷聲問道:“兄弟們都來齊了?”

“嗯,全部來了!”娘娘腔的中年人回頭看向身後的那羣馬賊,回答道。這羣馬賊,少說也有五十個,而且個個長的十分強壯,一看就知道力大無比。

光頭大漢嘴角又瞥出了一道弧線,森然說道:“那麼,我們就開始屠村!”

“幹,二哥,這是我們今天屠的第三座村莊了!今天可以算是大豐收!”娘娘腔哈哈一笑,說道,一點也不擔心幸福村的村民們跑掉,也是,兩條腿,怎麼能跑的過四條腿的高頭大馬。

“除了女人,其他的,通通殺掉!”光頭大漢下令說道。

“是!”後面的那羣馬賊,殘忍的嘿嘿一笑,隨後催動自己身下的戰馬,四面八方的朝着逃走的村民追去。

僅僅是剛剛開始行動,廣場周圍就已經不時傳出道道慘叫聲,一些跑的慢得村民,已經遭到了毒手!

段羽和徐曉虎被段夢絮拉着跑會了家裏,剛剛進門,段夢絮就啪的一聲,將屋門給鎖住,隨後覺的並不保險,推着桌子,凳子,櫃子,擋在了門後。

等到一切都做完以後,段夢絮緩緩的舒了一口氣,有些失力的坐在了地面上。

“阿姨,我們爲什麼要跑?那些馬賊,讓羽大哥出手,就能通通殺死的!”徐曉虎可是見過段羽的實力,殺嚴照手下那十幾號人的時候,通通的將他們化爲了血末那些人甚至連段羽的一角都沒有碰到,可是這次段夢絮卻是拉着他們逃回了家裏,徐曉虎不禁疑問道。

“對啊,娘,那些馬賊,我是可以應付的!”段羽也在旁邊勸着。

“不行!”段夢絮低喝一聲,眼神一秉說道:“你出事了,你讓娘怎麼辦?”

“嘭!”正說着,門外傳出來了一道撞門的聲音!“裏面的人,乖乖出來,留你們一具全屍!”外面的馬賊叫囂的喊道。 “別出聲!”段夢絮小聲說道。

“嗯。”段羽和徐曉虎同時點頭回答着。這個時候,段夢絮的腦袋,像繃緊的一根筋一般,絲毫不敢鬆懈。

過了良久,“哎,看來這個破木屋裏面沒有人啊。”外面的一個馬賊疑問的說道。

“好像真是,走,我們去別的屋子找找看。希望這次能夠找一個漂亮的小妞,那就爽呆了。”另外一名馬賊淫笑着說道。

“走!”一聲大喝,然後只聽外面陸陸續續的腳步聲漸漸遠去,不久便再也聽不到一點動靜。

“呼!”段夢絮緩緩的舒了一口氣,緊繃的神經也是緩緩的疏解開來,擦了一下額頭上因爲剛剛而嚇出來的冷汗,隨後微笑着說道:“小羽,沒事了,他們走了!”

段羽也是點了點頭,可是,他總覺的有點不對勁。

這是,唐天元的聲音傳進了段羽的腦海:“外面有人,小心一點!”段羽心中一秉,原來是想耍這一招啊!這些馬賊可真的夠狡猾的。

“娘,你在這裏別動!”段羽慢慢的站起身子,對着段夢絮低聲說道。

“你要幹什麼?”段夢絮大吃一驚,略有一些慌忙的問道。

徐曉虎慢慢的挪到了段夢絮的身邊,低聲說道:“阿姨,羽大哥做什麼事情,自有分寸,您就和我聽羽大哥的話,在這裏別動就行。”

段羽回頭看了看徐曉虎,點了點頭,道:“照顧好我娘!”

徐曉虎也是微微一點頭。

“好像真的沒有人啊!”門外站在旁邊的一名馬賊低聲說道。

“怎麼會?明明聽到了有聲響的!”另外一名頭戴方巾的馬賊站在離門不遠處,低着頭疑問道。他們剛纔只不過是設下圈套,讓段羽以爲馬賊已經全部走光,然後走出木門的時候,將其殺死,不過,等了這麼久,馬賊有些不耐煩了。

突然,破窗而出一道人影,人影速度極快,剛剛出來,便是右手閃動,一道冷芒頓時從中發出,划向站在門邊的那名馬賊。

這名馬賊,根本沒有做出任何反應,黑影的速度也沒有給他反應的機會,便將他的喉嚨給劃破了。

鮮血猶如噴泉一般,噴灑而出。這名馬賊的兩眼瞪的猶如魚目,不怎麼也沒有想到,原本是任他宰割的村民,竟然敢反擊!而且,反擊的還是這麼的雷厲風行,沒有給他任何機會。高手,在這名馬賊嚥氣的最後一瞬間,他所想到的就是,這個人,一定是高手!這個人,不是別人,而是段羽!

“你!”頭戴方巾的馬賊也是膛目結舌,目瞪口呆的看着段羽,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身爲一個馬賊,他還是做的很到位的,馬上陳定下慌亂的情緒,沉聲問道:“閣下,不是這個村莊的人吧?”

段羽也是不慌不忙,慢慢走進頭戴方巾的馬賊,邊走邊說:“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村莊的?”

“這座村莊是我們屠的第三個了,其中有一個比這座村莊大上不少的,不過沒有一個人像你有這樣快的身手,所以,我可以斷定,你不是這座村莊裏的人!”帶頭方巾的馬賊沉聲說道。的確,這個馬賊判斷的沒有錯,像這種小村莊,是不會出現高手的,就算出來一個高手,也一定會前往加納帝國的國都發展,不會呆在這個偏僻的村莊中。不過,這次這個馬賊算是判斷錯誤了,段羽這個高手,並不是沒有離開村莊,而是剛好昨天回到這裏。

“閣下,在下警告閣下不要多管閒事,不然,就會引火燒身!”頭戴方巾的馬賊沉聲喝道,卻也有那麼一絲的氣勢呈現。

“這等閒事,我段羽,還管定了!”段羽也是大喝一聲,同時施展出雷翔九天,身形驟然便成一條黑線,射向頭戴方巾的馬賊。

“怎麼會!”頭戴方巾的馬賊目瞪口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段羽的速度,竟然比上剛纔,都是要快上幾倍。武者!他們的馬賊中,不是沒有武者的存在,可是他們馬賊中的武者,也沒有這樣的速度啊,難道是……

這名馬賊不敢再想下去了,武師啊,那可是能夠做上一官半爵的,怎麼會出現在這種名不經轉的小村莊。不過,雖然這樣想着,但他絲毫不敢有所鬆懈,看見段羽向他衝來,連忙向後跑去,明明速度不如段羽,還要跟段羽比速度?

頭戴方巾的馬賊自然不會這麼糊塗,他之所以向後面的衚衕跑去,是因爲,出了衚衕,就到了大街,大街上可是有他不少的兄弟,到時候,就算段羽是個武者級別的強者,也讓他有去無回。


段羽會如馬賊的意願嗎?雷翔九天催動到極致,雖然他和馬賊之間的距離有些遠,但段羽看來,卻是沒有絲毫阻礙的。

僅僅幾息時間,段羽就已經追上了那名馬賊。

馬賊現在算是心驚膽戰了,知道段羽的速度快,可是他不知道,段羽的速度這麼快,僅僅幾息之間,就已經追上他。逃跑是不行了,那就拼死一擊吧!

馬賊很突兀的停下來腳步,就在段羽與他之間,僅剩幾釐米的時候,手中的長刀,奮力的劈了下去。

段羽的嘴角扯出一道冷笑,連鬥氣都沒有附帶,如何能傷得了自己?速度不變,手掌變爲手刀,濛濛的鬥氣已經迅速籠罩他的整個身體,當然,手刀之上的鬥氣,更爲凝聚。

段羽手刀向上一拐,“叮!”一道清脆的聲音頓時響起,手刀與長刀接觸在一起,長刀竟然應聲而斷!

頭戴方巾的馬賊看到這一幕,眼珠差點瞪了出來,自己的戰刀就如此的弱不禁風,和段羽的手刀剛一接觸,就斷成兩半,這也太難以接受了。

不過,馬賊的驚愕僅僅持續了一瞬間,因爲,下一瞬間,段羽的手刀,已經划向了他的頭顱!

“嗤!”


彷彿是劃破液體的聲音,頓時響起,段羽的手刀,毫無阻攔的劃開了馬賊的喉嚨,鮮血狂涌,噴撒了段羽整整一身。

然而,衚衕的出口,離馬賊就剩下幾步的路程。馬賊不甘心,就差這幾步,他就可以生還,就可以不用死了,可是,上天是不會憐憫一個殺人無數的馬賊的。

段羽負手而立,眼神淡漠,殺了一個馬賊,他是不會有任何感情波動的,就像殺一隻畜生一般,這些馬賊,連畜生都不如!

頭戴方巾的馬賊,手掌捂着傷口,但鮮血還是不停的流淌出來,眼神中充滿着不甘,但也無力迴天了,終於,他無力的倒了下來。

“既然那麼想走出這個衚衕,那我幫你好了!”段羽冷笑一聲道。隨之彎下身子,手掌稍一用力,便是提起這名馬賊,想衚衕外走去。

馬賊失血過多,心有不甘的斷了氣,但是段羽卻是不聞不顧,依舊提着馬賊走出了衚衕。

“撲通!”段羽一把將馬賊扔出了衚衕,隨後也是緩步走出了衚衕。

驟然,就在段羽走出衚衕的那一刻,他呆了下來!衚衕外到處遊走着許許多多的馬賊,聽到聲音,便是轉過頭來,看向段羽。

當然,段羽發呆不是因爲衚衕外的馬賊太多,而是……衚衕外,除了馬賊,還有遍地的屍體,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通通都有,全部是段羽熟悉的人,全部是幸福村的村民。

段羽額頭上的青筋根根繃起,緊握的手掌,因爲大力,而導致略微尖銳的指甲深深的刺進了掌心之中,帶來一陣陣鑽心的疼痛…眼睛也變成血紅之色,他憤怒了!


遍地的屍體,都是一些他熟悉的人,就連一個上了年齡,一輩子不會打架,連罵人都很少的張老頭,都是殘遭毒手!

“張爺爺…王大娘…桐叔叔…江凱!”段羽的目光,緩緩的掃過躺在地上的屍體,口中略有些失聲的呢南着。目光定視在一具少年的屍體,他的名字叫做江凱,也是段羽從小到大玩在一起的好朋友。

“這還有一個!你們別動,這是我的!”一名馬賊看着段羽,嘿嘿一笑,提着手中的長刀,走向段羽。

“啊!!爲什麼,爲什麼殺害他們!”段羽口中暴出一聲怒喝,隨之,段羽的身形猶如閃電,瘋狂的衝向正向他走來的那名馬賊,同時全身迸發出道道閃電。

可憐的馬賊,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段羽身上散發的閃電給電成了焦炭,屍體上還冒出道道青煙!

“噝!”其他的馬賊不禁倒吸一口冷氣,那名馬賊可是他們這羣馬賊的高手,不然他們也不會那麼聽那名馬賊的話了。可是,就是這樣的高手,都是被段羽給一招秒殺,那段羽的實力……

“大家一起上,一定能殺了他的!”就在馬賊的愣神之際,一名瘦小的馬賊突然大叫一聲,驚醒了失神的馬賊。這一聲,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的確能給馬賊們打氣,鼓舞士氣,但,實力相差巨大,士氣就變的不是那麼重要了!

“你們都該死!”段羽暴喝一聲,衝向那羣馬賊! 殺戮,開始上演!

段羽身形一閃,攜帶着刺耳的雷鳴之聲,好似千萬之鳥兒在憑空鳴叫一般,奔向離他最近的一名馬賊。

“噗!”段羽僅僅是動了動手指,驟然發出一道雷霆,直接打爆了那個馬賊的腦袋。

動作不停,身影一閃,便又來到了一名馬賊的身邊,接着又是一道雷霆……雷霆不是別的,而是段羽吞噬變異的魔獸雷種——紫金獸雷!

馬賊現在全部都呆了,他們從未見過有如此速度,如此攻擊力的人物,聽也沒聽過,他們僅僅知道,武者以上的強者,可能會有這般實力。武者……對於他們來說,實在是太過遙遠了。

段羽的雷翔九天施展到了極致,已經是武師境界的他,有着足夠的鬥氣來支撐雷翔九天的消耗程度。同時,雷種也如同不要錢一般的拋灑而下,不停的刺向那羣馬賊,不時發出陣陣“噗噗!”的聲音,每每這種聲音發出,就代表一條人命結束!慘叫聲,救命聲,陣陣的響起,不過,僅僅剎那間,都會煙消雲散,因爲,叫喊的馬賊,已經身死!

足足三十來號得馬賊,在段羽的憤怒擊殺下,在僅僅十幾分鐘的時間,全部殺死,甚至連一個逃出去報信的都沒有!


“呼呼呼……!”段羽雙手按在膝蓋上,如同拉風箱一般的喘息着。剛剛殺死三十幾個馬賊,對他來說也是非常不容易的。雖然看起來,段羽殺人殺的很輕巧,但是,如果沒有紫金獸雷,沒有雷翔九天,一個一星武者,根本得不到這樣的戰果。

街道上,除了段羽以外,其他的全部是屍體,有馬賊的,當然,也有村民的。血流成河,用來形容現在的場面在合適不過了。然而,村民們雖然被馬賊所屠殺,但他們的仇,段羽已經報了,馬賊的仇,卻是無人能報!

“噠噠噠……!”突然,一陣馬蹄聲傳了過來,幾息之間,一羣馬賊便是來到了街道上。

剛剛停下馬蹄,馬背上的馬賊們不禁倒吸一口冷氣,好狠的手段啊!段羽使用的是雷種,殺死的馬賊個個死相極其慘烈,要麼身體被洞穿,要麼全身被燒成焦炭,有的甚至連個全屍都保不住,也難怪馬賊們會感到驚訝,這樣的殺人手法,是在是太過殘忍了。

帶頭的那個光頭大漢,怒聲喝道:“是誰!是誰殺了我這麼多兄弟!”隨之向前一看,看到了正在喘着粗氣的段羽。手指一揚,指着段羽狠聲說道:“是不是你,啊?是不是?”

段羽瞥了一眼獨眼大漢,冷聲說道:“他們該死!”

“好,殺我兄弟,那你就納命來吧!兄弟們,上,爲死去的兄弟報仇,殺了他!”光頭大漢伸手一指,指着段羽怒聲下令道。

“爲死去的兄弟報仇!”

“殺了他!”

“我要將他五馬分屍,死無葬身之地!”

那羣馬賊個個嘶吼着衝向了段羽,唯獨光頭大漢和有些娘娘腔的中年人,二人沒有動,只是冷眼相觀着那羣馬賊衝向段羽。

段羽看到如此景象,不禁心中一寒,這些馬賊的手上都粘有村民們得鮮血,身上都揹着幾條人命,這些人……都該死!

“來的好,我就全部收下了!”段羽暴喝一聲,不退反進,反衝鋒向這羣馬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