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樣也好,她已經沒有了愛人的能力,與其這樣拖著容若,還不如讓給其他人。

一邊安慰著自己,顧九九隻覺得肚子開始叫喚,拿了鑰匙便出去吃點東西。

狼吞虎咽一番,顧九九都不知道自己吃了些什麼,腦子裡亂糟糟的。

在回去的路上,顧九九看到了容若。

他和凱瑟琳站在路邊,兩個人說話的聲音不算大,看錶情有說有笑的。

「容……」

顧九九唇角勾起一抹微笑,才剛剛要打招呼,卻突然想起今天和凱瑟琳的對話,頓時把剩下的話給噎進肚子里。

最後看了容若一眼,顧九九手指微微收緊,綳著下顎扭頭就走。

顧九九沒有看到,身後容若已經扭頭過來看到了她的背影,想要追上來,不過卻被凱瑟琳給攔住了。

一路狂奔回去,拉開門的時候裡面還是一個人都沒有,顧九九心中那股空落落的感覺更加明顯。

不止是現在,以後她的身邊也不會有個容若跟著了。

這個認知讓顧九九一時半會愣住,不過很快就勸服自己放手。

第二天顧九九特地起了個大早,就是為了避開容若。

來到學校的時候周圍還沒什麼人,顧九九吹著冷風,縮了縮脖子。

今天有一節大課會和容若一起上,顧九九坐在最前面,容若雖然看到了,但此時顧九九身邊已經坐滿了人,根本插不進去。

老師剛剛宣布下課,顧九九便匆匆離開,沒有半刻的停留。

在人群中傳來容若的聲音,不過太過嘈雜,顧九九沒有聽清楚。

在顧九九不懈的努力下,整整兩天容若都沒有機會和她好好說話。

這下子容若再傻也覺得有什麼問題了,整天見不到顧九九的人影,就是看到了,顧九九也沒有要解釋的意思。

等到晚上的時候,容若估摸著顧九九應該在房間里,便去敲門,打算問個清楚。

顧九九躲在房間里,聽著外頭容若叫著自己的名字,心裏面如同被鈍刀子割過一般。

不能開門!

顧九九反覆叮囑自己,不然就要成為凱瑟琳口中的那種渣女了。

自己給不了容若幸福,那麼就讓別人來給吧。

敲門聲越來越大,容若甚至擔心顧九九在房間里是不是出事了,不然怎麼會這麼久都沒開門。

房間里的燈是亮著的,而且門從裡面反鎖了。

容若敲了一會後,實在擔心的不行,找來工具想要把門撬開。

才剛剛動手,顧九九便拉開了房門。

「你……」容若眼睛一亮,開口道。

顧九九衣袖下的拳頭緊握著,面色卻顯得十分淡定,道:「怎麼了?」

「怎麼放學沒有等我。」容若想說的明明有很多,不過最後在顧九九冷淡的神情下只擠出這一句來。

顧九九微怔,隨即道:「沒什麼,有點餓先去吃東西了。而且我們經常黏在一起,容易讓別人誤會。」

「我們是朋友啊。」容若眉眼彎起,悄然鬆了一口氣。

他還以為顧九九察覺到了什麼,才和自己保持距離。

朋友么……

如果不是凱瑟琳的那番話,顧九九還會用這個借口來安慰自己,不過現在既然別人已經覺得他們之間有什麼了,顧九九覺得還是保持距離比較好。

「沒事我就先睡了,困死了。」顧九九不願意麵對容若那真摯的模樣,找借口道。

不等容若再說什麼,顧九九就關上了房門。

這讓吃了一鼻子灰的容若二丈摸不著頭腦。

不過確認顧九九沒有出事後,容若就沒有繼續敲門,心想著明天再問個明白好了。

沒想到接下來的一天里,容若根本就沒有見到顧九九的身影。

對於一個存心躲著你的人,你就是翻遍了天涯海角都找不到。

等到下午的時候,顧九九到了去咖啡店打工的時間。

忙碌的工作能夠讓顧九九忘記自己心底那點莫名的小情緒,等到下班的時候已經天黑了。

和其他人告別後,顧九九提起自己的背包往外走。心裏面還想著今晚應該怎麼躲過容若的詢問才好。

咖啡店的其他人都走了個精光,顧九九走的比較慢,身影被周圍的燈光拉長顯得有些孤獨。

如果容若在的話,這個時候應該是陪著自己回去的吧,順便說一些笑話什麼的。

顧九九承認,自己有點想念容若了,不過是對朋友的那一種想念。

走著走著,顧九九放在口袋裡的手機突然震了一下,低頭一看,是容若的電話。

咬咬牙,顧九九掛斷電話。說好要保持距離的,還是不要接好了。

然而沒等顧九九多走幾步,電話再一次響起。這一次顧九九沒有堅持,接起了電話。

「你在哪?」容若那頭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焦急。

「剛下班,準備回去。怎麼了?」顧九九的語氣如同昨晚一般冷淡,她希望自己冷漠的面具能夠讓容若退卻。

然而電話那頭的容若彷彿聽不出一般,再三說道:「你呆在原地,我過去找你。」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顧九九堅持。

在不知不覺中,顧九九已經走到了轉角,這個時間點幾乎沒有人路過,周圍又黑又空,讓顧九九有些感到害怕。 「看新聞沒有?這個時間點不太安全,還是我去接你吧。」容若說著,電話那頭已經傳來鑰匙的叮鈴聲,看來容若已經準備出門了。

顧九九用儘力氣說了一句不用后,馬上掛斷了電話。

她又不是三歲小孩,哪裡來的不安全。

緋聞嬌妻:情陷腹黑首席 並且現在如果容若問起,她不知道怎麼回答這幾天的反常。索性還是不要來的好。

我在時光深處戒掉你 向前走了兩步,拐角處出現一個高大的身影。

起初顧九九還以為是容若來了,心中一邊吃驚容若怎麼那麼快,一邊猶豫著要不要躲開。

然而過了一會,顧九九發現自己想錯了。

來人的身材不但高大,並且十分魁梧。這不是一個亞洲人該有的身材。

此刻顧九九想要躲開已經有些晚了,那人踉踉蹌蹌來到顧九九的身邊,還帶著一股子刺鼻的酒味。

是個喝醉的人。

在顧九九打工的咖啡店旁邊,的確有不少酒吧。看來這是一個醉鬼。

顧九九打算假裝沒看到這個人,快步離開。

可是兩人即將擦肩而過的瞬間,那醉鬼拉住了顧九九的手臂。巨大的力道使得顧九九被拉近醉鬼的懷裡。

掙扎兩下,顧九九這才解放自己的腦袋,呼吸著新鮮空氣。

「麻煩您放開。」顧九九強裝鎮定說道。

那人彷彿聽不懂顧九九的話,俯下身子,開始仔仔細細地打量著顧九九的五官。

這近乎於侵略的動作,以及滿鼻子的酒味使得顧九九有些慌了。

手臂撐在酒鬼的胸膛上,讓兩人保持距離,顧九九再一次重複了自己的話。

那酒鬼痴痴笑了起來,道:「是個漂亮的東方美人。」

顧九九聽懂了他的話,整個人無法控制地顫抖起來。

「再不放開我就要報警了!」顧九九此時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聲線,聲音變得尖銳而又響亮。

那醉鬼看起來有些不耐煩,臉湊上去,想要堵住這張表喋喋不休的小嘴。

顧九九尖叫起來,抓著身上的背包開始使勁砸在醉鬼的身上,企圖以此逃脫。

然而力道的差距使得顧九九沒有成功,反而被醉鬼抓住了雙手,只能眼睜睜看著那張赤紅的臉距離她越來越近。

難道今天就要被一個醉鬼給糟蹋了么?顧九九從來沒有這麼悔恨過,剛才如果讓容若陪著自己回去就好了。

史上最強的血脈 都怪自己,聽凱瑟琳的話,非要和容若保持距離。

本來她和容若就只是朋友,獨在異鄉為異客,她和容若同位華人自然會走得近一些。

現在好了,周圍一個人都沒有,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

顧九九開始閉上了眼睛,那刺鼻的酒味還是依舊濃烈,不過酒鬼的嘴唇遲遲沒有湊上來。

難道酒鬼醉倒在地上了?顧九九緩慢而又小心地睜開眼睛,便看到醉鬼的身體像是被按下了暫停鍵一般,僵在原地。

穿成偏執大佬的粘人精 而酒鬼的身後,則站著一個熟悉的身影。

方才顧九九拒絕了容若的接送后,容若心中始終覺得不太安心,還是跑過來看看。

這一來,便看到了剛才那個場景。顧九九的尖叫讓容若整個人都沸騰了,趕忙衝過來阻止酒鬼的動作。

而此時,容若正用鋼筆抵住酒鬼的背後,冷聲道:「你再動一下,我的刀子就捅下去了。」

酒鬼感受到鋼筆冰涼的觸感,還以為容若拿的是刀子,頓時被嚇得一動不敢動,不斷說著「放鬆點」。

放鬆點?容若冷笑,讓酒鬼雙手抱頭蹲在地上。

酒鬼沒有辦法,只好一一照做。

等到確認酒鬼身上沒有任何武器后,容若這才快速收回鋼筆,沒有讓他看到自己手中拿的到底是什麼。

「這不是你能碰的人,給我滾!」容若在酒鬼的屁股上踹了一腳,直把酒鬼踹了個人仰馬翻。

這下子酒鬼不敢再多做其他動作,暗罵幾聲見鬼,飛也似的跑了。

他沒想到,自己不過是趁著酒勁想要吃一吃東方美人的豆腐,怎麼會演變成這個模樣。

等酒鬼一走,容若這才徹底鬆了一口氣。扭頭一看,顧九九已經哭成了一個淚人,死死拉著容若的袖子不放手。

「沒事了,沒事了。」容若撫摸著顧九九的背後:「我在這呢,沒人敢對你做什麼的。」

顧九九抽抽涕涕著點頭,心中一陣陣后怕。如果剛才容若沒有及時趕到,那麼自己的後果還真是無法想象。

容若看著顧九九的這個模樣,原本想要質問的話都吞了回去,心頭一陣發軟。

果然是女兒淚英雄劫!

「走吧,我們回去再說。」容若看了看四周,天色愈加的黑了,要是繼續逗留在這裡,指不定還有其他不好的事情發生。

顧九九被這一遭給嚇得沒了脾氣,抽抽涕涕跟在容若身後走著。

等回到屋子后,容若給顧九九煮了一碗薑糖水,照顧著顧九九睡著這才離開。

捏著被角,顧九九聽著容若離開的腳步聲,四肢都有些軟弱無力。

保持距離?顧九九默默搖了搖頭,什麼保持距離什麼凱瑟琳都去見鬼吧,嘴巴長在別人身上,難道她還能堵住不成?

只要顧九九知道,自己和容若清清白白的就好。

更何況,容若如果有了女朋友,肯定不會再和自己這樣天天呆在一起,等到時候不用自己刻意保持距離,容若自己就會離開。

想通了之後,顧九九才覺得自己之前的行為有些傻。這樣不僅讓自己難過,還會傷害到容若。

捂著被子,顧九九慢慢睡著了。

整整一晚上顧九九都被噩夢所纏繞,期間醒來幾次,發現床頭柜上放著一杯薑糖水。看來容若擔心自己受涼,來看過好幾次。

好不容易捱到了早上,顧九九壓根就睡不著了。現在只要一閉上眼睛,顧九九的腦海就不自覺地浮現出昨晚的場景來。

臉色蒼白地從房間里出來,正好看到容若端坐在沙發上,手裡面捧著報紙在看。

「起的好早。」顧九九笑了笑,突然感到眼前一黑。

緊接著一雙溫暖的大手扶住了顧九九的腰間,等顧九九回過神的時候,這才看到容若站在自己身後,攬著自己的腰肢,兩個人的姿勢有點曖昧。 「沒睡好?」容若擔憂地看著顧九九,開口問道。

顧九九苦笑一聲,才剛剛經歷了那樣的事情,怎麼可能睡的好。

雖然顧九九沒有說出口,不過容若已經猜到了原因。

捏了捏顧九九冰涼的手,容若道:「今天你有沒有課?」

顧九九不明所以地搖了搖頭,同時拉開自己和容若之間的距離。

看到顧九九的這個動作,容若有些失望,不過很快繼續道:「那就跟我走吧,送你個東西。」

送東西?顧九九不明白容若想要做什麼,昨天晚上才剛剛經歷那樣的事情,顧九九壓根就不敢出門。

然而容若說完之後,立刻不容質疑地跑去給顧九九拿了衣服和鞋子來換。

這下子顧九九沒有了拒絕的理由,只好依著容若一起出了門。

今天的天氣不錯,陽光灑在身上暖洋洋的。顧九九吃了容若做的便當后整個人都有了點力氣,曬著太陽覺得渾身都特別舒服。

容若帶著顧九九來到一家寵物店,一進門,便聽到各種貓叫狗叫混合在一起。

「你……」顧九九有些詫異地看著容若。

容若笑了笑,道:「前幾天你躲著我,我想你可能不太喜歡我陪在你身邊,那就買只貓代替我照顧你吧。」

這話說的顧九九忍不住笑了起來,容若真是的,她照顧貓才對。

寵物店裡面的貓貓狗狗都被照顧的很好,毛色油亮,一隻只扒拉著籠子看起來十分活潑。

顧九九一一看過去,覺得整個人都被暖化了。

有一隻白色的小奶貓,兩隻綠色的眼睛盯著顧九九看,小小的嘴巴發出軟軟的喵喵聲音,那模樣好像是在求著顧九九把她抱回家一般。

「看看這隻。」容若看到顧九九在這隻小白貓面前站得最久,便對寵物店的服務員說道。

白色的貓咪被抱了出來,她一來到顧九九的懷抱,便打死都不肯放手。

兩隻毛茸茸的小爪子死死扒拉著顧九九的胳膊,兩隻大眼睛可憐兮兮地看著顧九九,發出奶聲奶氣的叫聲。

顧九九撫摸著那軟軟的毛,心裏面早就融成了一汪泉水,親了又親抱了又抱,也捨不得放手。

見狀容若這才點了點頭,示意店員把籠子什麼的準備好,就買這一隻了。

趁著顧九九和小貓玩耍的時候,容若去櫃檯前面結賬。

等走的時候,顧九九捨不得將小貓放在籠子里,便抱著帶走。

還好小貓咪十分黏人,並且乖巧,根本不會亂跑。只是瞪著那雙大眼睛,好奇地看著寵物店外面的世界。

「給她取個名字吧。」容若笑道。

取名字么,顧九九低頭看著小貓咪乖巧的模樣,開始犯了難。

取名字什麼的,她還真不太擅長。這隻小貓看起來特別洋氣,要是叫做小白豈不是會被人笑話?

左看右看,顧九九皺著眉頭道:「叫她顧小白吧。」

「這個名字……」容若扯了扯嘴角,剛要說什麼便看到顧九九瞪著自己,立刻改口:「取得好,取得好,這個名字一聽就是有福氣的。」 撒旦圈養小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