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你耍詐!」

林逸聞言,抬頭宛如看傻比一樣,看了嚴平君一眼之後,手臂一揮,又是一份靈草飛入了丹爐內。

圍觀的所有人一個個都瞪著眼睛,神情無比激動的盯著那丹爐。

阡陌一身 隨著林逸雙手連連在虛空中舞動一股股淡淡的葯香再度在眾人的鼻尖兒前面緩緩瀰漫開來。

這下眾人是徹底震驚了,這才過去多長時間?一分鐘? 帝少撩人:悶騷老公太心急 三十秒?甚至是更短的時間?

可葯香眾人中都聞的清清楚楚。

「給老子開!」

「哐當!」

一聲悶響,丹爐的蓋子直接飛了出去。

頓時,十六顆紅燦燦如玉一般的丹藥便再度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這下人群是徹底的沸騰了,他們可是一直盯著林逸的每一個動作,可以肯定,這些離火丹都是林逸自己煉製的,最重要的是這時間如此短暫,林逸便是想要作假也來不及啊!

「不可能,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丹藥怎麼可能煉製的這麼快?」

嚴平君失魂落魄,搖著腦袋,一臉震驚的嘀咕道。

方定山一聽,也從那種震驚中回過神兒了,雙腿一軟便砰的一聲跪在了林逸面前,現在他若是還不知道林逸的厲害,那這些年簡直白活了,「前輩,方定山見過前輩!」

「前輩?」

眾人一聽,回過神兒了,紛紛擠上前,對著林逸一臉討好的笑道。 「林前輩,我第一眼看到您的時候就知道您非池中之物,現在一看,果然如此啊!」

「可是,昨天晚上我還做夢,夢到自己紅光滿面,見到了一位神明,現在想來應該就是前輩了啊!」

「我的個乖乖,林前輩,您可是改變了整個崑崙虛的未來啊!以您這煉丹速度,將來,定然能夠帶領我們崑崙虛走向輝煌啊!」

「林前輩,我,我一看到你就像是見到了自己的父親一般激動,懇請林前輩能夠收下我當義子啊!」

一名身材魁梧,滿臉絡腮鬍子的壯漢直接上前緊緊的抱住了林逸的小腿,哽咽道。

「我糙!你比那個嚴平君還要無恥啊?」

林逸一看頓時面色一變抬腿就是一腳,狠狠的踹在了對方的腦袋上。

「保護主人!」

任長風爆喝一聲,天龍之境後期的強悍修為在這一刻,簡直有如滔滔江水一般兇悍而出,周圍不少人連自己的身形都無法穩住,便咯噔噔的後退來開來。

「轟轟!!!」

楚紅跟曹定功見狀,也從那種震驚之中回過神兒,一個個急忙沖了上去,滔天的氣息瞬間就把眾人擋了開來。

「前輩,方定山願意拜您為師,懇請前輩收下!」

宛如落葉一般被恐怖氣勢吹出去的方定山,蒼老的臉上充滿了希冀,盯著林逸苦苦的哀求道。

以這林逸的煉丹手段,成為他的師父那是綽綽有餘的,而且他幾乎可以肯定,自此以後,這林逸絕對會是整個崑崙虛內最炙手可熱的人物,沒有之一,便是跟他鬥了幾十年的枯榮,也無法望其項背,實在是林逸的手法太恐怖了,簡直有如神明一般。

「前輩,懇請前輩賜葯啊!」

「前輩,我願意出一百靈石懇求前輩幫忙煉製一爐惠陽丹!」

「我願意出兩百靈石,懇請前輩幫忙煉製一爐風雪丹!」

一名名在崑崙虛內威名赫赫的強者紛紛盯著林逸一臉激動的大叫了起來。

平常,他們讓方定山幫忙煉製丹藥,一爐也就是一兩顆丹藥,了不起三顆已經是極限了,可他們需要付出的卻是五十靈石,現在,林逸能夠煉製出來的可是一爐十六顆啊!

足足十六顆,比之前硬生生多了五倍有餘,他們便是出兩百靈石,也還是大大的賺著在,更何況就算是同等級別的丹藥,藥效之間也是有著很大的區別的,林逸煉製的丹藥,圓潤光澤,明顯質量比較上乘,他的價值自然更加的珍貴一些。

眾人能夠在這競爭如此激烈的崑崙虛內混出名頭哪有一個傻子呢?自然都十分清楚,這其中的利益。

任長風跟曹定功,楚紅三人看著眼前一臉激動的眾人,那叫一個激動開心啊!他們的主人,依舊還是那個能夠呼風喚雨的主人,哪怕進入了這崑崙虛,依舊不是其他人能夠招惹的。

隨便露一手,這馬上就轟動了整個崑崙虛,以現在林逸在眾人之中的威望,他若是一高興,尊口一開,那還不是要多少靈石便有多少靈石?

「咳咳,那個諸位,諸位不要激動,都安靜下來,既然你們需要丹藥,那便準備好靈石,明天去任家吧,今天我來這裡也只是想要找人煉丹而已。」

林逸大手用力的往下壓了壓,示意眾人不要喧嘩,無奈的笑道。

「前輩,收下我吧!求求您了,收下我啊!老朽一生酷愛煉丹,願意把一切都奉獻給丹道,懇請前輩能夠收我為徒啊!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方定山一臉惶恐的看著林逸哀求道,哪裡還有之前的高傲呢?

他實在太清楚了林逸的重要性了,他的煉丹技藝不如林逸的十分之一,可這些年,他卻得到了大量的資產,更是得到了無數強者的擁護,恐怖的人脈使得在他在這崑崙虛內,幾乎宛如神明一般高高在上。

漢末昂魏 可現在卻突然出現了一個比他厲害十倍的人,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如果林逸願意的話,他隨時可以成為整個崑崙虛的神!

眾人聞言,都有些冷漠的看向了方定山,一把年紀,高高在上,更是立下了規矩,不管任何人來找他煉丹,都需要排隊,都是五十靈石起步,平時能夠跟他說兩句話的更都是一些達官貴人。

可現在,卻如一條老狗一般,恭敬的跪在林逸面前,這對眾人的衝擊實在太恐怖了。

「呵呵,你,算了吧!煉丹五十年才這麼一點成就,還真不配做我的徒弟,告辭!」

林逸淡淡一笑,便朝著山下走去。

「不配?」

方定山的眸子猛的一瞪,那充滿褶皺的老臉上浮現了濃濃的憤怒之色,他屈尊降貴,可現在竟然連成為林逸的弟子的資格都沒有。

「林逸,你欺人太甚啊!」方定山大手緊緊的握成了拳頭,在心裡吶喊,咆哮道。

「林大師,那,那明天我去拜訪您!」

「快快,都趕緊讓開,千萬別擋住林大師的路了啊!」

眾人一邊嚷嚷著,一邊急忙後退,那神情生怕讓林逸的步伐慢上分毫一般。

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足足幾百米長的隊伍竟然硬生生從中間讓開了一條大道。

而林逸則是帶著自己的隨從,大步流星的離去。

來方定山求取丹藥的眾人,全部都心照不宣的悄然離去,開玩笑,現在有性價比更好的選擇,他們怎麼可能還會賴在方定山面前呢?

原本一年四季都無比熱鬧的方定山,此時卻變得靜悄悄的,一地狼藉的地面也顯得格外刺眼起來。

「師,師父!」

嚴平君嘴巴哆嗦了好幾下,才小聲喊道。

「砰!」

方定山一拳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猙獰的咆哮道:「馬上去聯繫枯榮,我要跟他聯手!」

「什麼?聯繫枯榮大師?您二位聯手?」

嚴平君一聽,頓時眼睛一瞪,一臉驚恐的尖叫了起來。

枯榮跟方定山,那可是崑崙虛內最厲害的兩位大師,現在兩人竟然要合作,這是何等逆天的消息啊!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這消息一翻放出去,絕對馬上會引起整個崑崙虛的轟動。

方定山看了一眼神情無比震驚的嚴平君,深吸了一口氣,才有些無奈的說道:「那小子的在煉丹上的造詣實在太恐怖了,就算是他的收費比我們貴一倍,整個崑崙虛的人也都會去找他煉丹,他煉的質量你也看到了,根本不是為師能夠相比的啊!」

嚴平君聞言,心裡頓時涼了半截,他剛剛才叫方定山父親,這可是跟方定山死死的綁在了一起,如果方定山被林逸弄死了的話,他這個乾兒子也別想有半毛錢的好處啊!

齜牙咧嘴,神情猙獰,半晌后,嚴平君的眸子里突然閃過一道可怕的寒光,盯著方定山陰森森的獰笑道:「師父,你這些年也收斂了不少的財富吧?」

方定山一聽,面色猛的一變,一臉警惕的看著嚴平君問道:「你問這個做什麼?」

「師父,如果那小子死了的話,你說現在的煩惱會不會都沒有了?而且,你跟枯榮還是崑崙虛內的大師。」 冷梟的特工辣妻 嚴平君一臉陰鷙的盯著方定山冷笑了起來。

剛剛還一臉警惕的方定山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震驚之色,隨後咬著嘴唇,低頭沉吟了起來,這麼做的話風險很大,畢竟現在林逸幾乎馬上就要成為整個崑崙虛內最炙手可熱的人物了。

可不這麼做的話,他這個曾經高高在上的大師,可就要變成狗屎了,甚至弄不好到時候林逸主動來找他的麻煩,那樂子可就大了。

「好,你拿著我的令牌去一趟第一關,尋找合適的人選,我在這裡等枯榮,這件事兒,枯榮如果同意的話,他最少要出一半的錢。」

方定山咬著槽牙,一臉瘋狂激動的冷笑道,林逸的戰鬥力不錯,曹定功,任長風,也沒有一個是簡單之輩,可崑崙虛存在的時間實在太長了,在上古時期,便已經存在,在第一關內的家族,幾乎個個都是源遠流長存在了幾千年的家族。

每一個家族的底蘊都強悍到令人咂舌的地步,他這些年倒是收藏了不少的寶貝,只要拿出一部分出來,請人殺了林逸到也不是什麼難事兒。

嚴平君一聽,頓時面色大喜啊!現在的林逸幾乎都成了他的心病了,林逸不死,第一個倒霉的肯定就是他了,當即咧嘴冷笑道:「那好,我現在先去找枯榮大師,師父暫且在這裡靜候佳音吧!」

「路上小心!」

方定山唏噓道。

林逸回到任家之後,他會煉丹的事情便已經在整個崑崙虛內傳開,而且很多人也都知道了林逸的恐怖,一爐十六顆,顆顆是精品這是何等逆天的本事?最少以前讓他們驚為天人的方定山是遠遠無法相比的。

所以,這群人從山上下來之後,根本就沒有離開的意思,直接在任家門口開始排起了長龍。

「主人有如此技藝,定當名揚崑崙虛!」

任長風咧嘴淡淡的笑道。

「呵呵,你丫的瞅瞅你給得意的,主人是要名揚崑崙虛了,你不也跟著沾光嗎?」曹定功眼睛一翻,有些酸酸的說道,可以說不用一天的時間,林逸的名字絕對連第一關的人都會知曉,到時候,這任家也算是跟著飛黃騰達了。

「主人,我以前怎麼就不知道你還會煉丹呢?」楚紅歪著腦袋,那黑溜溜充滿英氣的眸子里也同樣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煉丹啊!這可以毫不誇張的說絕對是這個世界上最讓人尊敬的職業,沒有之一。

很多人,窮其一生都在境界無法突破上,導致含恨而終,可懂得煉丹卻不同了,完全可以利用丹藥的強大來幫助自己沖關,不但如此,便是修行的時間也能夠大大的縮減啊!

現在林逸有如此手藝,楚紅如何能夠不震驚呢?畢竟以前林逸可從來沒有在她的面前表現過啊!

「呵呵,以前咱們在中江市,哪裡有靈草讓我煉製丹藥啊?」林逸淡淡一笑,隨後扭頭看向了任長風,沉聲說道:「煉丹對我來說不算什麼麻煩事兒,不過唯一蛋疼的是老子沒有煉丹爐,這個東西你必須給解決了。」

名門貴公子 任長風聞言,神情凝重的點了點頭,「主人放心,我會儘快的,不過怕是找不到道器級別的了。」

「沒事兒,有一個先湊合著用吧!我去閉關,看看能不能把這墨麒麟的寶血給煉化了。」林逸說完便邁步朝著密室走去,他的崛起連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可上一世的經驗卻讓他可以肯定,接下來他一定會遭受到巨大的打擊。

他的出現打破了規則,那麼之前規則的制定者,規則的受益者肯定是要跟他拚命的,特別是嚴平君本來就跟他不對頭,又呲牙必報,這樣的人如果不找他的麻煩,那才是有些不正常。

雖然對方的實力不怎麼樣,可方定山畢竟是崑崙虛的煉丹大師,煉丹師的身份地位何等的尊貴,林逸比任何人都清楚,上一世,他也是在進入了仙帝境界之後,才有功夫去學習煉丹之術,因為這東西實在太耗費時間心血了,一般人窮其一生都難有作為。

方定山又雄霸了崑崙虛這麼多年,可以毫不誇張的說,他的人脈跟手中的資源絕對是無比逆天的,他要是對林逸下手,那絕對是死手,甚至會打的他翻不過身來。

所以他林逸絕對不能大意,再加上今天又得到了如此多的離火丹,現在不去閉關提升自己的實力,豈不是腦袋有毛病?

當密室大門關上的剎那,林逸便直接把離火丹一股腦兒的丟入了自己的口中,同時體內的靈氣開始引導離火丹的力量,慢慢的覆蓋在他的經脈之上,形成一股保護膜,否則,貿然吞下這墨麒麟的寶血等待他的絕對爆體而亡。

「曹定功我去幫主人找丹爐,你在這裡,指揮任家子弟,一定要保證主人的安全!」

任長風咬著槽牙,目光凝重的盯著曹定功呵斥道! 「他又不是你一個的主人,你放心好了,只要我曹定功不死,我保證,沒有人能夠打開密室的大門!」

曹定功盯著任長風傲慢的冷笑道,有這樣一位實力滔天的主人,在曹定功看來,絕對是他的幸事啊!

任長風見狀微微點頭,便不在廢話了,煉丹爐以前可是方定山的專屬物品,不管是在第五關,還是在這第四關內想要在短時間內找到一個煉丹爐都是無比困難的事情,不過他倒是可以肯定,第四關內還是有煉丹爐的存在的。

畢竟不是任何人都願意巴結高高在上的方定山,還是有不少人心懷不滿的。

「所有人都給我動起來,誰要是敢偷懶,我第一個斬了他!」

曹定功看著周圍任家子弟憤怒的呵斥道,而他自己則是站在了大門口,宛如門神一般,楚紅這次倒是也沒有進入后密室之內,直接站在大門的另外一邊,一雙英氣逼人的眸子,帶著濃濃的戰意盯著前方。

密室內的林逸就像是失去了呼吸一般,足足過了接近三個小時,他才長長的吐了一道如火焰一般的濁氣,而後,珍而重之的從儲物戒指中掏出了那一滴墨麒麟的寶血。

「寶貝兒啊!老子好歹也是仙帝轉世,不但戰鬥力驚人,老子的機緣也是非常恐怖的,你若是還有一絲靈性,等會兒就好好的配合我啊!讓我帶你衝上巔峰,而且老子保證,一旦有一天,我能夠成為那傳說的存在,定然重塑你身形,讓你再度降臨在人世間!」

林逸看著手中的墨麒麟寶血,就像是在跟自己的兒子談條件一樣,那傢伙叫一個獻媚啊!只可惜,這麒麟血卻一點反應都沒有。

「瑪德,拼了!」

林逸眼中閃過一絲瘋狂之色,脖子一揚,那一滴麒麟血便直接吞入口中。

「轟!!!」

一股可怕的氣息轟然炸開,那感覺就像是有幾百顆炸彈同時在林逸的體內炸開一般,那恐怖的氣息簡直令人髮指,林逸在一瞬間更是面色大變,一臉的痛苦之色。

此時的他只感覺自己彷彿隨時都會被恐怖的力量撕成碎片一般,哪怕經脈之中早就有離火丹的藥性在抵抗,也依舊讓他痛苦萬分,每一條經脈之中此時都像是充滿了可怕的火龍一般難受痛苦。

那種感覺簡直撕心裂肺,強悍如林逸此時也是滿頭大汗,全身都忍不住微微顫抖起來。

「該死的,這到底是什麼級別的麒麟血!」

林逸咬著槽牙,絲絲的血跡順著他的嘴角緩緩溢出。

痛苦!

實在太痛苦了!

簡直比他之前凝聚神府被雷劈都要痛苦一百倍一千倍。

「不行,在這樣下去我死定了!」

林逸的瞳孔里閃過一絲瘋狂之色,一咬槽牙,九龍戒指內的所有靈草都像是不要錢的垃圾一樣,瘋狂的朝著外面拋去,而他則是瘋狂的啃食,同時,六道輪迴訣在這一刻,再也沒有絲毫的保留。

所有的靈氣都瘋狂的朝著經脈之中的麒麟血鎮壓而去,這墨麒麟能夠成為上古最恐怖的神獸之一,的確有他的逆天之處,哪怕僅僅只是一滴,釋放出來的氣息也遠遠超過了化神期。

體內的神府此時也像是感受到了林逸的危機,竟然也像是瘋了一樣瘋狂的釋放著恐怖的生命氣息。

可惜。

依舊不夠。

遠遠不夠。

狂暴肆虐的力量開始撕裂林逸的經脈,使得他體內的血液混亂成一團,可神府又會馬上快速的修復受傷的經脈,周而復始,林逸感覺自己就像是不斷的在被人解刨一般,那種痛苦讓他的神智漸漸變得有些瘋狂起來,有如當初穿戴萬獸甲在斬殺敵人一般。

「啊!!!!」

一聲歇斯底里的咆哮驟然從林逸的口中傳出,可怕的一波形成了一股恐怖的衝擊力。

「砰砰!」

密室就像是遭受到了幾百枚炮彈的轟擊一般,那堅不可摧,能夠擋住天龍之境強者全力一擊的牆壁上出現了無數的裂痕。

站在外面守護林逸的曹定功等人,此時更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彷彿密室之中存在著一頭能夠毀天滅地的上古妖獸一般,讓人心跳都不自然的加速。

「楚紅,事情不太對勁啊!你進去看看?」

曹定功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水,看著楚紅訕笑道。

「你看好這裡!」

楚紅眸光同樣無比凝重,因為那一聲怒吼便是她都有種頭皮麻煩的感覺,當即身形一晃衝進了密室內。

可當看到密室內的林逸,楚紅那充滿英氣的眸子里卻充滿了濃濃的震驚。

此時的林逸,就像是從墨水中撈出來的一樣,全身上下都黑漆漆的一片,最恐怖的是林逸的皮膚就像是充氣了一般,在不斷的暴漲,原本林逸大概是一米八幾的個頭,可現在卻變得足足有兩三米高了。

最讓楚紅驚恐的是林逸身上傳來的狂暴能量,彷彿幾十枚原子彈在林逸的體內一般。

「主人!不可亂了心智,速速醒來啊!」

楚紅看著林逸焦急的吶喊道。

眸子漆黑如墨的林逸一聽到楚紅的叫聲,就像是猛獸見到了獵物一般,猛的扭頭看了過去,唰!兩隻黑漆漆的眼睛,閃爍著嗜血的光芒瞬間鎖定了楚紅。

「不好!」

楚紅一看,頓時頭皮一麻,天龍之境的力量沒有絲毫的保留,身形一晃,便朝著一旁躲避。

「嗖!」

一聲刺耳的破空聲。

楚紅只感覺自己的面前猛的閃過一道黑影,而後,一股劇痛便從她的小腹上驟然傳來,恐怖的力量幾乎要把她打的魂飛魄散,而後整個人便狠狠的朝著背後的牆壁上撞去。

「唰!」

在即將撞在牆壁上的瞬間,楚紅卻悠然消失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