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

他吻了傅歆一下,拉開房門就要走出去。在月光里,傅歆看著他的背,有一刻的衝動,想要去擁抱他,傅歆好像從來都沒有從背後擁抱過他。

因為如此想,所以也就如此做了,傅歆的手環住了他的腰,輕輕的擁著他。

「你怎麼了?」他似乎很驚訝,傅歆的這個舉動似乎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莫琰……別說話,你該聽傅歆說了,就這樣,讓傅歆抱著你,如果你明天就要離開傅歆,那麼傅歆至少該給你一個擁抱,雖然這種姿勢有些……但是……你就站在這裡別動,給傅歆一分鐘就好。」

「其實……甄芙,傅歆還是喜歡叫你小歆,你是傅歆的小歆,對吧?」他沒有回頭,真的很聽話的站在傅歆面前,只是背對著傅歆,傅歆很慶幸看不到他的表情,如果看到他的眼睛,或者他的表情略有些痛苦,傅歆會有些難過的,傅歆真的不想為他們的別離難過。

雖然他說要走,這並不是意味著感情就要結束,他是對的,他們需要一點空間。

「傅歆是你的小歆。」傅歆回應了他。

「小歆……也許傅歆明天走,後天就回來了,傅歆從未離開過你很長時間,傅歆想試試能不能夠離開你,而獨自生活。」

「莫琰?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沒有遇到傅歆之前,你不也是活得很好么?」傅歆很不識趣的搭話,這明明是很暖心的話,傅歆卻要這樣回應,或許是傅歆不夠深情的緣故。

「你知道的,你是傅歆的愛情,以前傅歆沒有遇到愛情,沒有遇到你,沒有像如今這樣為一個人忙碌,你曾經不在傅歆的生命中,傅歆怎能夠知道愛情是否重要,有時候,沒有遇見過一個想要去愛的人,根本就無法想象自己會有什麼樣的生活,遇見之後,生活在愛里開始綻放,若有一天離開這個人,應該會有缺失感。」

「你說的不能獨自生活,是說缺失感?」

「算是吧。」

「莫琰,其實……」

「好了……你乖乖的去睡覺,每天早上要記得吃早餐,還有……不準吃泡麵,還有不準熬夜,不準……」

「好的,保姆大人。」傅歆鬆開手,輕輕的笑了一下,他真的有些啰嗦哎。

他轉身過來捏傅歆的臉,「小歆,你記著,他們不是分手,只是分離。」

「知道。」

他決定了要離開一段時間讓傅歆自己來決定去留,或者也算是給他自己一個重新選擇的機會,他們都需要抉擇……傅歆懂他,在替傅歆想,可傅歆自私,並沒有為他想過什麼……突然的就覺得很愧疚。

他抓著傅歆的手,捏了一下,然後放開,接著替傅歆關上門,回自己的房間了。傅歆就看著窗外的月光開始發獃,一整夜,一整夜沒有入睡……其實傅歆不希望他離開傅歆,雖然傅歆並不是很愛他,可是,離別卻是不論長短,都是會傷感的,傅歆不喜歡傷感的事。

有些人有些事,在離別後,就沒有遇到了,莫琰或許就是這樣,至少傅歆並沒有在短期內見到他。

深色的夜晚,傅歆想起莫琰離開傅歆的那一個瞬間,傅歆想留他,但傅歆沒有留他,心裡很清楚自己想要奔赴什麼樣的命運,所以放任自流。他沒有很快回來,看來他可以獨自生活,在離開傅歆以後,並不像他說的那樣無力割捨,或者說無法承受。傅歆知道傅歆失去了他,但傅歆不難過,傅歆應該難過,但傅歆沒有。傅歆不夠愛他,傅歆想承認,但傅歆沒有。

一段感情以離開結束,很多感情都是這樣,離開的久了,就會忘記,忘記深情的當初,忘記深情的自己,其實他們不應該忘記,畢竟在以後的以後,沒有那麼多深情時刻。於是他們擁有了遺憾。

載淳出現在傅歆的視野中,卻比他說的那個時間晚了一星期。他就是這樣的人,他所說的明天也許就是後天,或者……是一個星期或者是一個月以後的某一天。他是不夠守時的男人,然而傅歆好像愛了他好多年,傅歆不記得傅歆是因為什麼才跟他在一起,好像愛一個人是完全不需要理由的。

「你來了。」

「嗯,傅歆說傅歆要來,所以傅歆就來了。」他說,「之前有些事情耽擱了,本來早就該來。」

「傅歆知道。」

「你在等傅歆?」他溫和的一笑,「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跟傅歆鬧彆扭了,跟傅歆回去吧,傅歆覺得他們分開的日子實在是太久了,你怎麼捨得讓傅歆孤獨?」

「說到孤獨,其實是你讓傅歆孤獨吧?你總是這樣,不是愛著一個C小姐,就是愛著一個D小姐。」

「沒有那麼多的女人,你要相信傅歆,傅歆愛的就只有你一個,或許之前有一個女人,但是她在傅歆認識你之前,就已經跟傅歆分手了啊。」

「是的,傅歆知道,但是你一開始並不愛傅歆!也不需要傅歆,你只是覺得傅歆離開你了,你要把傅歆留在你的身邊,你就是那麼霸道,即使你一點都不喜歡傅歆。」

「傅歆承認當初傅歆是不夠愛你的,但是現在不一樣了,你離開傅歆數月,傅歆想了很久,也終於明白,傅歆需要你,傅歆不會再讓你離開傅歆,不會再跟你鬧彆扭,再也不會傷害你了,傅歆保證。」

他拉著傅歆的手,傅歆能夠感覺到他的真心,但是現在的狀況是,傅歆要不要選擇跟他回去,只有兩條路可以走,要麼跟他走,要麼跟他一刀兩斷。

傅歆離開了他快一年的時間,傅歆以為傅歆可以忘記他,可以不再對他動心了,他卻出現了,再次出現的時候,傅歆感覺傅歆的心是要淪陷了。

「你跟傅歆走吧。」

「以什麼身份回去?是小三?是情人?還是什麼?」傅歆獃獃的看著他,面無表情的發問,他不知道傅歆的內心已經翻江倒海,傅歆多想跟他回去,可是傅歆不知道他將傅歆放在一個什麼樣的位置上。

「是傅歆的妻子。」

「你從來沒有真心實意的想要娶傅歆。」傅歆坐在沙發上,依舊面無表情的說著話,傅歆太了解他,所以對他又愛又恨。

「傅歆承認當初傷害了你,可是如今傅歆是想要補救的,傅歆覺得只有你跟傅歆在一起,傅歆才能真的快樂,你是最想要娶得女人。你要相信傅歆,傅歆一直都想娶你,可是他們當初那麼彆扭,又總是相互誤會。」

「載淳,他們或許是回不去了。」傅歆對他說,傅歆強忍著擁抱他的慾望,對他說了這樣的話,傅歆是想要跟他回去的,可是曾經的傷害如今歷歷在目,傅歆不敢回去。

「你在想什麼呢,其實他們明明可以繼續,只要你願意,傅歆就把傅歆所有的一切都給你,只要你願意跟傅歆在一起,傅歆的一切都是你的。」

「你的心也是傅歆的嗎?」

「是的,傅歆的心是你的,這輩子,傅歆的心再也不會裝下別人,只有你。」

「可是傅歆……載淳,載淳,你知道嗎,很多個日夜,傅歆都想你,想你的無情和你的深情,你是最深情最溫暖的男人同時也是最薄情寡義的一個。傅歆真的很害怕即使是跟你回去,一切都要重蹈覆轍。」

「傅歆說過傅歆不會放棄你,傅歆找了你半年多了,從你離開傅歆的那天起,傅歆就在找你,如果找不到你,傅歆今生也不會娶別人。你嫁給傅歆吧。別再逃了。」

他抱住了傅歆,其實傅歆是恨過他,怨過他的,甚至想一輩子都不再見他,可如今在他的懷裡,傅歆的心又開始柔軟,柔軟的一塌糊塗。

「傅歆跟你回去。」

只是越前龍馬 傅歆終於說了這句話,傅歆終於還是選擇跟他走,他是傅歆的宿命,他的臉上堆起了笑容,他笑起來的時候特別好看,傅歆能夠想起當初的相逢也是因為他的笑容,燦爛的就像陽光,照亮過傅歆的世界。

「願意跟傅歆回去就好。」他笑著說,「你總算是肯了,回去以後他們就結婚。」

「不必那麼快,如果你有心要娶傅歆,傅歆不介意是何時。」

傅歆突然想起了當初,在某一個時刻傅歆很想嫁給他,最終讓他很反感,他們當時吵了一架,傅歆心灰意冷的離開,他將傅歆追回來說要娶傅歆,說立刻就娶傅歆,結果他們還是分離,他們似乎一直都在離別,當初傅歆也以為可以很快就結婚,沒想到會在結婚之前,鬧彆扭,最終導致了他們這一次長久的別離。

如今的他們是久別重逢,傅歆對婚姻有了另外一種看法,如果他是真心的,那麼結婚是早晚的事情,傅歆為什麼要那麼迫切呢。而且在這次別離的日子裡,傅歆突然覺得傅歆和他是有些類似的,並不太想要結婚,傅歆曾經以為傅歆要的是婚姻,相比之下,傅歆更希望有一個人至死不渝的愛著傅歆,傅歆需要愛情,高過婚姻。所幸的是,傅歆想要跟隨的人,給了傅歆想要的愛情,或許沒多久他就可以給傅歆婚姻。傅歆不願意像從前那樣對他步步緊逼,傅歆只想順其自然。

「一切順其自然吧。」

「好。」

在傅歆選擇跟他回去的那一個瞬間,傅歆感覺傅歆又變回了曾經的樣子。謙卑,順從。

「以後他們都不要再鬧什麼不愉快,反正以後傅歆會讓著你,也不再跟你吵架了。」

「好。」傅歆應了一聲,然後靠在他的懷裡閉上了眼睛。傅歆找到了自己的歸屬,他就是傅歆的歸屬。

傅歆在他的臂彎里醒來,是已經到家的時候,傅歆不知道傅歆是什麼時候睡著的,一睜開眼睛就看到了他溫柔的雙眼,突然覺得離幸福很近,近的讓傅歆想要去觸摸他的臉頰,當傅歆這麼想的時候,也的確這麼做了。

「你醒啦,他們已經回家了。」載淳對傅歆說。然後他下車拉開車門,牽著傅歆,下了車。傅歆被他帶了回來。

離開這個地方有一段日子了。重新回來的時候,竟有想要哭泣的衝動。傅歆終究是回到了他的身邊,不管傅歆是逃去哪裡,最後還是要跟他回來。

多少年之前,是這樣,多少年後的今天,還是這樣,傅歆已經避無可避,誰讓這愛是那麼重呢,不能離開,就不離開。

「甄芙,你的房間,傅歆讓傭人天天都打掃呢。 傅小姐你老公又在作死了 傅歆就是時刻都想著接你回來,現在你還沒有嫁給傅歆,但是請你以未婚妻的身份住在這裡,傅歆不想再讓你走失在傅歆的視線里,不能。」 他說著話將傅歆抱的更緊一些。傅歆能夠聽出他的深情,像海水一樣,洶湧澎湃;傅歆彷彿可以聽到海水的聲音,還有風。

在很多年以前,傅歆從不知道他可以愛傅歆這樣的熱切,傅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他,是在此刻遇到的。如果在很久之前他就這般的深情,或許他們之間就不會有傷痛了吧。

「好。」聲音出口就落,他開心的笑了起來,因為傅歆答應要住在這裡,這裡會是他們的家,或者說,這本來就是他們的家。

「你今天剛回來,需要好好休息,這個星期,傅歆都沒什麼事情,可以陪你到處轉轉。」他對傅歆說,「傅歆一直都很少在你身邊,或許這一直讓你心裡不痛快,但是現在傅歆不會再像從前那樣。」

「傅歆知道,載淳,傅歆都知道。好了,傅歆去房間休息了。」

「晚上一起吃飯。」他說。

「好。」傅歆應了一聲,然後直徑走向了離客廳最近的那間房。

「走那麼快乾嘛,小心別摔著了。」他在傅歆身後輕聲說了一句,傅歆笑了,他是把傅歆當做小孩嗎?

媽咪,他才是爹地 他幾步就走到傅歆的身邊了,一把拉著傅歆,「你……傅歆……算了,晚上再說了,你先休息吧。」

傅歆看他的臉有些微紅,不知道是為什麼,說話都吞吞吐吐了……難道是羞澀么?

「哦。」

「等等……」他說這兩個字的時候,傅歆正看著他。

「嗯?」

傅歆還沒有反應過來,他的嘴唇已經附了上來,原來他是想要一個吻么?

後來他放開傅歆,說了一句話,「傅歆愛你。」

多麼俗氣的三個字,但是傅歆能夠知道他是真心的。其實他不必說情話,他的情意,傅歆是知道的。

整個下午,傅歆都在睡覺,他沒有來吵傅歆,傅歆也很久沒有睡得那麼安穩了。房間里的布置,跟傅歆當初離開的那天一模一樣,他倒是有心了。

晚上七點半的時候,他叩響了傅歆的房門,「出來吃飯吧,菜都上齊了,都是你喜歡的。」

傅歆打開房門,他就站在門口,直直的看著傅歆,「肚子餓不餓?」

他伸手來捏傅歆的臉,「睡眼惺忪,是不是還沒有睡夠?」

「嗯,不睡了,傅歆餓了。」

他溫柔的笑著,拉著傅歆的手,來到了餐廳。

傅歆已經很久沒有跟他好好的吃一頓飯,其實傅歆很想念這種日子,至少他是傅歆喜歡的人,至少在他身邊,有一種家的感覺。

很早之前就已經認定了這個人,在經歷了別離和傷痛后,傅歆回來了,傅歆的初心是沒改的。若是改了,是不會再回來的。

傅歆不知道他們以後會怎樣,但是這個夜晚屬於他們,屬於重修舊好的他們。在此刻,傅歆還是想要嫁給他,成為他的妻子,伴隨一生。

「你在想什麼呢?吃飯都要發獃,你到底還是沒有改掉這個小毛病。」他笑著說,「不過你什麼都不用改,只要是你,傅歆都喜歡。」

「你不說情話是不是會不舒服?」

「不是,可是甄芙,今天傅歆真的是太高興了。」他說,「傅歆有一小會兒不敢相信你真的是在傅歆身邊,傅歆曾經是多麼的大意,竟然讓你離開傅歆,傅歆再也不會讓你離開傅歆了。永遠都不會。」

傅歆低著頭吃飯,不再看他,傅歆是怕他灼熱的目光,將傅歆融化,傅歆愛他勝過愛一切。但是傅歆寧可他不知道這種情愫,傅歆終究是怕他,因為知道傅歆愛他愛到一種不可分離的地步,而選擇離開傅歆。其實傅歆最怕別離,卻總是跟他道別,雖然沒有哪一次是真的想離他而去。

傅歆已經遇不到更好的人,他已經是傅歆內心的風景,早已是光芒萬丈,傅歆不可能遇到另一種風光勝過他。

一個男人若是知道自己深愛的女子也同樣深愛他的時候,他多少會驕傲,繼而會變得不那麼在乎,傅歆想他在乎傅歆,傅歆不想再次失去他,所以即使傅歆很愛,還是想要愛的少一點,這樣會比較容易靠近幸福。

「載淳,傅歆吃飽了。」傅歆對他說。

「你真的吃飽了嘛?感覺你只吃了半碗飯啊,那……要不要給你準備一份夜宵?」他問傅歆,「你這些日子廋了不少,傅歆希望你能夠吃的好一些,就算不小心吃胖了,也沒關係。」

「可是傅歆真的吃飽了。」傅歆說。

「那好吧,飯吃過了,晚上想幹什麼呢,傅歆陪著你。」

傅歆不知道傅歆還需要做什麼,吃飽了之後,似乎又有了疲倦的感覺,最後傅歆開口告訴他,傅歆想要睡覺。

「果然是沒有睡夠,那好吧,你繼續睡吧。」他笑著將傅歆一把抱了起來,「傅歆送你回房。」

「你能不能放傅歆下來?傅歆又不是不會走路。」

「現在傅歆就是要寵著你,什麼事情都不要你操心,連走路這種事情,乾脆也省了吧。」他的眉眼帶笑,傅歆跟他回來,竟然可以讓他這麼高興,若是從前他就這麼好,該有多麼幸福。

他把傅歆放在床上,替傅歆蓋上被子。

「你睡覺吧,傅歆在你身邊守著。」

「難道你擔心傅歆會消失么?竟然還要守著。」

「當然,傅歆當然會怕。你杳無音信的消失了半年多,現在想想都覺得好可怕。你是一個殘忍的女人,是傅歆把你變成這樣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傅歆的錯,不該傷害你,不該……」

「你有沒有想過,或許你不該認識傅歆。」傅歆伸出手來撫摸他的臉。

「沒有,傅歆從來都沒有覺得。而且傅歆也不允許你這樣說,你就是應該遇到的女人。」他握住傅歆的手,傅歆的手還停留在他的臉上。

「好,傅歆不再說了。」

「這樣才乖。」他俯身吻了一下傅歆的額頭,傅歆閉上眼,想著他就在傅歆身邊,這一刻傅歆是幸福的,幸福會一直在傅歆身邊的,對吧?

醒來的時候,發現他趴在傅歆的床前,他明明可以回房休息的,可是他沒有,為何他要這樣的守著傅歆呢?真的是怕把傅歆弄丟了嘛?這樣相似的情景,上一次遇見是在五年前……

「你年齡也不小了,應該找個人結婚了。」媽媽對傅歆說,傅歆是有男朋友的,但是爸媽並不知道,而安川也沒有說過要娶傅歆的話,但是傅歆無權責怪他,畢竟他們的關係都沒有公開,至少傅歆的父母不知道他的存在,他的父母也不知道傅歆的存在,前些天他告訴傅歆,他的媽媽給他安排了相親,他沒有去。

「媽媽,傅歆這不才二十一歲嘛,還早呢,婚姻是大事,怎麼可能說找就能找得到。」

「不管你同不同意,這個周末,你得去相親。」

傅歆無話可說,想要求助安川,安川卻說他工作太忙,在外地出差,沒辦法回來陪傅歆。後來……後來傅歆就只能被拉著去相親了。

相親的對象是—木載淳,這個男人坐在咖啡廳里靠窗的位置上,靠窗的座位有很多,他坐在角落,靜靜的喝著一杯咖啡。

「你就是傅歆?」

「是的。」傅歆坐了下來。

「很高興認識你,傅歆為你點了一杯拿鐵咖啡,希望你能喜歡。」他說著繼續喝他的咖啡,並不搭理傅歆。

「媽媽希望傅歆找個女人結婚,所以傅歆就來這裡了,你是傅歆的相親對象,傅歆希望還能夠有更多的發展。」過了一會兒,他抬起頭來說了這樣一句話,傅歆有些發愣……剛才他一直半低著頭,傅歆都沒有仔細看他的臉,如今他是仰起頭了,傅歆看到了他的臉,一張漂亮的臉……他是一個好看的男人。

傅歆形容不出他的俊朗,總之……比傅歆的安川是要好看好多倍的……他是傅歆見過的最好看的男人。

「你長的真好看。」傅歆愣了一下,對他說。

快穿女配藥別停 「你還真是會說笑。」他笑了起來,他的笑就像陽光一樣,灑滿了傅歆的世界……瞬間光芒萬丈。

傅歆知道,傅歆形容的不恰當,但是傅歆只能這樣木訥的說他長的好看。

「還有,有些事情,傅歆想要說明,傅歆不是一個會寵著女人的男人,希望你不要奢望傅歆會寵著你。」

「傅歆……這位先生,傅歆都沒有想要跟你戀愛,當然不會奢望你會把心思放在傅歆身上。」傅歆很認真的告訴他,其實傅歆只是想要掩飾自己的挫敗。

他並沒有喜歡傅歆,倒好像是傅歆先動了心。

其實傅歆是太過天真了,沒有人會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愛上了對方,他是一個比傅歆年長五歲的男人。傅歆的安川比傅歆年長一歲,或許傅歆和安川才算得上是同類。而對面的這個男人,身上所散發的氣息是那麼的冷漠,傅歆無法靠近,也不能去靠近了。

「其實……你可以嘗試著跟傅歆在一起,你可以考慮一下,但是不要奢求太多。」他眯起了眼睛,「這是送給你的見面禮,不論他們是否會在一起,請你收下。」

他遞給傅歆一個盒子,傅歆當著他的面打開了,裡面是一枚精緻的戒指。

「為什麼?」

「不為什麼。不要驚訝,傅歆並沒有愛上你,這枚戒指只是見面禮而已。」他溫和的笑了起來,「希望你會喜歡。」

當他笑起來的時候,很溫柔,身上的那份淡漠,退散了很多。

「如果你不喜歡傅歆,大可不必這樣。」

「傅歆沒有說傅歆不喜歡,也沒有說傅歆喜歡,沒有多少人會有幸遇到什麼一見鍾情的事件,你傅歆之間當然不會。」他說,「傅歆媽媽喜歡你,所以傅歆把戒指送給你,也許你會成為傅歆的女人,也說不定。不論是怎樣,你都不要退回這枚戒指,因為也許他們會再見的。傅歆確信近期你不想再見到傅歆。」

聽他說完這些,傅歆有些生氣,他說這些話,到底是想要做什麼呢?不喜歡傅歆卻要送戒指給傅歆,明明可以選擇什麼都不做的,卻還要送禮物,他是不是瘋了。

「是的,傅歆不想再見到你,你是傅歆見過的,最奇怪的男人。」傅歆收下了戒指,因為他不允許傅歆退回,所以傅歆就放進了包包里,他送傅歆去車站,他是有一輛小車的,但是並沒有開車送傅歆,

「晚上傅歆有一個約會,所以不便送你回家了,就此告別吧,希望他們還會有機會見面。」

他的手指在傅歆的鼻子上面颳了一下,然後轉身走掉了。而後,他們很長時間沒有見面……

安川不知道傅歆跟一個男人相親了。傅歆不打算告訴他,當傅歆離開咖啡廳的時候,傅歆就在想,這輩子大概不會再遇到這個男人。

周末的時候,安川來找傅歆,說要跟傅歆一起去看電影。再次看到他的臉,傅歆突然就覺得他不好看了,傅歆記得曾經傅歆一度認為他是很帥的。這種感覺讓傅歆很害怕。

難道傅歆喜歡了另外一張臉?傅歆是不能如此的,安川才是傅歆的男朋友,傅歆應該對他專一不是么?

他拉著傅歆看了一部電影,傅歆沒有記得名字,也沒有仔細認真的看,在電影放了一半的時候,傅歆就睡著了。

「甄芙,你今天怎麼了?以前你跟傅歆一起看電影,不論是多麼無聊的電影,你都會認真的看完,但是今天你睡著了。」

「哦,是哦,傅歆是有些精神不好。」傅歆回應他。

「是不是生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