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一名名商會的骨幹都分到了一些藏寶圖,而拿到藏寶圖的人也不敢墨跡,都紛紛開始在這荒郊野嶺之中支起了自己的攤位,每個人攤位上面還都掛著巨大的紅色橫幅。

「天助自助者,你要你就能」

「有來路,沒退路;留退路,是絕路!」

「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不拼不搏,等於白活。」

「提高一秒,幹掉千人!最後衝刺,奮鬥拼搏。」

「全力以赴尋寶,用睿智的大腦改變人生;永不言敗,以執著成就未來。」

幾十種醒目的標語,跟幾十個攤位,瞬間就把這荒郊野嶺變的熱熱鬧鬧,簡直就像是菜市場一般。

而且這群傢伙也很快就入戲了,雖然一個客人都沒有,可一個個的口號,吆喝還是喊的無比響亮啊!

這一幕,簡直比在這荒郊野嶺見到鬼怪都讓人震驚詫異,不敢置信啊!

道人同樣被眼前的這一幕給驚呆了,壓根兒沒有想到林逸來這裡竟然會帶這麼多經商的人才。

「小子,你叫什麼名字?」

大和四年伊始 道人蹲在林逸的旁邊,用胳膊輕輕的撞了一下林逸,咧嘴笑道,這樣新奇有趣的一幕便是他都有些好奇。

「你在看問別人名字的時候難道不應該先說出自己的名字?」

林逸聞言,卻是輕蔑的白了道人一眼,不爽的反問道。

「哈哈,好,老子六合道人,雖然現在這個名字還不響亮,不過我堅信,將來我的名字一定會響徹整個天地的!」

六合道人難得正經一次,盯著林逸認真的說道。

「六合道人?」

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瞪,心頭掀起了滔天海浪,一雙明亮深邃的眸子,也死死的盯著眼前的六合道人。

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這六合道人是真的牛比啊!

在三十三重天都是讓人無比敬畏的角色,傳聞,他是上古某位大神的轉世,在蘇醒之後,修行一路暴漲,硬生生憑藉一己之力,成為了三十三重天最可怕的存在。

而且這傢伙最擅長坑人錢財,可偏偏逃命的本事一流,再加上恐怖的實力,眾人還著呢拿他沒有辦法。

「瑪德,看來這次倒是要沾一下這六合道人的光了啊!」

林逸在心裡樂呵呵的笑道,倒是沒有想到,隨便一等,竟然就等來了這麼恐怖的一個傢伙,任何一個強者,不但要有超級恐怖的天賦,他的運氣也一定是非常逆天的。

否則,如何能成長起來呢?

單憑他林逸一個人,想要保證馮遠征一行人的生死有些勉強了,可如果加上這六合道人,估摸著應該是沒多大問題了,就算是搞不到真龍寶血,最少也能保證他們全身而退啊!

六合道人逃命的本事,也同樣是一流的啊!

「那個六子,這次九峰山出盤古寶血你應該也是志在必得吧?」

林逸摟著六合道人的肩膀,一臉熱情的笑道。

「嘿嘿,你呢?」

六合道人沒有直接回答林逸的問題,而是反問道。

「少跟老子打馬虎眼,我有兩成的把握搞到那東西,你有多少把握?合作吧!要不然,搞不好都要白打工啊!」

林逸盯著六合道人,認真的笑道。

這可不是開玩笑,他們現在只是九峰山的一角,又不是必經之路,可光是這裡他遇到的強者都已經不少了,其中有幾個都是連他都有些忌憚的存在。

從其他地方進入九峰山的人恐怕也不在少數啊!這麼多人加在一起,他能有兩層的把握已經很驚人了,而且,這還是把混沌雷種,跟盤古幡都算上之後的把握。

特別是盤古幡最少增加了一成的幾率,畢竟那可是盤古大神的法寶啊!本身威力就已經無比的驚人了,再加上這次尋找的就是盤古寶血。

萬一彼此之間能夠稍微出一點什麼感應,那他的成功幾率可是要增加不少啊!

可饒是如此,一個人林逸也沒有拿下的把握。

六合道人一聽,頓時眼睛一瞪,似乎有些詫異林逸竟然如此的直白,稍微遲疑了一下之後,咧嘴笑道:「這等天天才地寶,誰不想得到?只是,難啊!難於上青天,你可知道這次有多少隱世不出的家族,都派出了自己門下最傑出的弟子前來爭奪這盤古寶血了? 重生甜妻,陸少寵上癮 不但如此,九峰山內本身也擁有不少從來不曾出世的妖族強者,你想要在他們說中得到這盤古寶血,機會實在不大啊!」

「什麼?」

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瞪,倒是沒有想到,這九峰山內的妖族竟然也參與其中了,不過卻馬上又恢復了平靜,盯著六合道人冷冷的笑道:「你個牛鼻子少在這裡嚇唬人,如果真的這麼兇險,你來做什麼?」

「哈哈,其實我也有一成的把握!不過我卻不想占你的光,所以,合作的事情還是算了!」

六合道人有些高傲的笑道。

「嗯!」

林逸輕輕嗯了一聲,不在說話了,以他的身份,如果不是為了保護馮遠征等人,哪裡需要跟人聯手呢?可這牛鼻子竟然還不樂意。

「瑪德,老大,要不讓我出去教訓一下他,看看到底是他道門厲害,還是老子佛門更勝一籌!」

神府一聽,林逸竟然被拒絕了,也是勃然大怒,不滿的怒吼道。 「不要衝動,這傢伙的確有心高氣傲的本錢,他的實力應該不在我之下!」

林逸安撫道。

「什麼?他的實力不在你之下?」

神府一聽,簡直驚呆了啊!

林逸這一路上做了多少逆天的事情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啊!那戰鬥力,連他這種存在了不知道多少萬年的傢伙都趕到驚艷,震驚。

可現在,林逸竟然說這六合道人的實力不在他之下?

「老大,我怎麼感覺有點不對呢?之前過去那麼多的強者,天才,都已經讓人驚嘆了十萬分了,可現在,竟然還能出現跟你爭鋒的存在,是不是要出什麼事兒啊?」

神府本能的說道。

林逸一聽,腦海中也是轟然一陣,「難道真的要出什麼事情不成?」

事出反常必有妖,這是千古不變的道理,天才妖孽的誕生,也是有一定數量的,區區一個太白天,怎麼可能一下子湧出這麼多的妖孽?

「怎麼生氣了?」

六合道人見林逸面色凝重,不說話,還以為他生氣了,咧嘴無所謂的笑道。

「哦,沒有,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兒。」

話落,林逸便直接從自己的儲物戒指中拿出了兩瓶茅台,自己靠著大樹喝一瓶,另外一瓶則是扔六合道人,不過他雖然裝的漫不經心,可是心裡卻在不斷尋找有關這種異象的資料。

六合道人見林逸似乎不想說話了,倒也不勉強,淡淡一笑,便摸索著打開了茅台,只是當聞到茅台散發出來的醇香時,他的眼睛卻抑制不住猛的一亮,整個人瞬間就來了精神。

「我了個去,這酒,好酒啊!」

說著,六合道人也如林逸一般,放鬆的靠在了大樹上,美滋滋的品嘗著茅台,不過傢伙喝酒的樣子倒是跟別人不太一樣,這傢伙竟然一滴一滴的喝,酒瓶子高高舉起,一滴一滴的醇香的美酒,緩緩落入他的口中。

而且,每一滴他都要在嘴裡吧唧兩下,細細的品嘗,彷彿這樣才能夠平常到美酒的芳香一般。

而此時,遠處也再度出現了一群氣息彪悍的行人,只是當看到那幾十位攤主的時候,這群人卻在瞬間抽出了武器,一個個都如同見到了鬼魅一般驚悚。

畢竟這荒郊野嶺之地,突然遇到這一幕,實在太過詭異了一些。

「哎吆諸位大爺,千萬別啊!我們這都是正經做生意的人,不要緊張!」

「對對,不要緊張,我們只是在這裡做生意,不是什麼山精妖怪,你們大可以放心過來!」

善解人意的幾名掌柜的一看,就知道眾人心中在擔憂什麼,急忙上前盯著眾人咧嘴笑道。

「哼!大膽妖孽,竟然敢在老子的面前裝神弄鬼?」

「不錯,這荒山野嶺的什麼時候來的坊市?」

「不要跟他們墨跡了,一起上,殺了他們,免得耽誤我等尋寶啊!」

一名名氣息彪悍,脾氣暴躁的強者,紛紛瞪著眼睛,兇狠的咆哮到。

馮遠征一看,頓時面色大變,這要是真的動起手,雖然不知道結果如何,可他們這生意是鐵定別想做了啊!當即也不敢墨跡了,直接從自己的櫃檯上離開,便急匆匆的朝著人群沖了過去。

「大膽妖孽,竟然敢主動進攻?」

有一名戮仙之境的強者見狀,眼睛一瞪,掄起手中的一對雷錘就準備朝著前方砸去。

「楊泰大哥你怎麼也來這裡了?」

突然,馮遠征盯著壯漢激動的大喊了起來。

正握著兩把雷錘準備進攻的楊泰一聽,頓時兩顆牛眼一般的眼睛猛的一瞪,盯著馮遠征哈哈大笑了起來,「老馮,你怎麼也在這裡?等等,不對,是幻境,是幻境,敢冒充俺老弟,看老子不殺了你!」

「哎吆我的楊泰大哥,這怎麼是幻覺呢?兄弟我真是馮遠征啊!你忘記了,你肩膀上的毒箭,還是我幫你拔掉的啊?」

馮遠征上前又驚又喜的盯著楊泰笑道,他的朋友不多,這楊泰到能夠算得上是其中一個。

楊泰一聽,馮遠征竟然說出了他的傷勢,不禁眼睛一瞪,盯著馮遠征同樣有些激動的大笑道:「你真是俺兄弟?」

「這還能假啊?」

馮遠征上前,重重的給楊泰來了一個熊抱,開心的笑道。

「哈哈,這果然是俺兄弟,他身上的氣味兒俺記得!」

楊泰扭頭盯著背後的眾人哈哈大笑道,隨後盯著馮遠征不解的問道:「你不是在城裡做生意嗎?怎麼在這個鳥地方做起了買賣?」

「哎,一言難盡啊!不過我是生意人,自然是哪裡生意好做就在哪裡做生意了啊!」

馮遠征盯著楊泰咧嘴大笑道。

「哈哈,這裡生意好做?這裡平時怕是連鬼都不來這裡吧?」

楊泰聞言忍不住揚天開懷大笑道。

「那是以前,可現在,這裡有盤古寶血即將出世,你說來這裡的人還會少了嘛?」

「嗯?這事兒你怎麼知道的?」

楊泰一定,眼睛猛的一瞪,有些詫異的盯著馮遠征質問道。

「呵呵,我們做生意的自然有我們的門道,而且,我們還在售賣藏寶圖,另外,還附送一分九峰山的地形圖,有了這兩樣東西,想要找到盤古寶血的幾率可是會大上很多啊!」

馮遠征盯著楊泰得意洋洋的笑道。

「什麼?有關盤古寶血的藏寶圖?」

眾人一聽,個個都是眼睛猛的一亮,一臉不敢置信的盯著馮遠征尖叫了起來。

「不錯,這寶圖還是我們從一名強者手中搶奪過來的,十分珍貴啊!所以,這個售價有點高啊!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起的。」

馮遠征捏著嗓子,擺起了奸商的嘴臉,玩味的笑道。

「哼!只要寶圖有用,多少錢老子都出了!」

「不錯,靈晶算什麼?只要你的寶圖是真的,別怕爺爺我沒靈晶!」

「小子,多少錢,你說吧!」

眾人一聽,紛紛盯著馮遠征豪情十足的吼了起來,那感覺,彷彿靈晶在他們眼裡,就是地上的沙粒一般唾手可得。 「呵呵,既然諸位都是太白天的名宿,我也就不客氣了,首先聲明啊!這藏寶圖我們也是從一個和尚手裡高家買來的,所以不敢保證一定能夠找到盤古寶血,但是,跟盤古寶血相比,區區的一百萬我想也算不了什麼,哪怕能夠讓你們比別人早一秒找到盤古寶血,這其中的意義我想諸位也應該明白,所以,一百萬並不算貴,諸位有需要大可以購買!」

話落,馮遠征看著楊泰有些不自然的作揖一笑道:「兄弟這次也是要去尋找盤古寶血?」

「哈哈,那是自然,我修行一輩子,也就是這個修為了,如果沒有什麼大機緣,頂多也就是在活個十年八年,也就要走了,既然如此,還不如拼一把了。」

楊泰咧嘴無奈的苦笑道,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可卻也是人最為討厭的東西,只是修為若是不能通天徹地,終究還是無法擺脫這命運的枷鎖。

馮遠征一聽,頓時心頭一顫,心中驟然升起了一股悲涼的感覺,他的身體情況雖然要比楊泰好一些,可好的卻也不多,如果三五十年內沒有突破,他恐怕也要跟楊泰一樣吧!

「這份藏寶圖你拿著吧!」

馮遠征深吸了一口氣,便一把一分價值百萬的藏寶圖放倒了楊泰的手中。

楊泰一看,頓時神情一怔,隨後慌忙笑道:「這可使不得,你是做生意的,靠這個吃飯呢,再說了,區區百萬靈晶我也出的起!」

「拿著吧!就當是老兄弟入股了,你若是能夠得到盤古寶血,將來照顧我一二便是了!」

馮遠征盯著楊泰不自然的笑道,這一份不過只是價值十萬的假藏寶圖,他是真的不好意思收楊泰的錢啊!

「這……」

「拿著吧!早去早回!」

馮遠征執意到。

楊泰見狀,重重的嘆了一口氣,不在說話,打開了手中的藏寶圖,為了增加吸引力,林逸還免費附送了一份九峰山的地形圖,這樣一來,可就大大的增加了可信度,到不像是六合道人一樣,只是利用自己浮誇的演技來賺錢。

「這果然是九峰山的地形圖,跟我曾經見過的一模一樣,只是這藏寶圖卻有些雜亂無章,讓人無法分清楚方位啊!」

楊泰皺著眉頭嘆息道。

「呵呵,如果這麼容易看出來,這藏寶圖又怎麼會往外賣呢?能不能找到盤古寶血,一個是看機緣,一個就是看自己的努力了啊!有這麼一份藏寶圖,總不是要高几分幾率的嘛!」

馮遠征捏著嗓子,高聲說道。

不遠處的眾人一聽,也紛紛回過神兒了,跟盤古寶血相比,靈晶算個屁啊!

「我來一份!」

「給我也來一份!」

永夜 「讓開,老子先說的!」

眾人紛紛上前一臉焦急的開始了搶購。

「諸位,諸位,不要著急,我們一共準備了八百份,不要怕沒有貨。」

馮遠征看著一臉焦急,生怕自己買不到的強者們,咧嘴大笑道,只是他不喊還好,這一喊,眾人是越發的著急了起來。

八百份乍一聽,很多,可跟這次前來尋寶的人相比,那就是鳳毛麟角了啊!光是他們這裡都有幾十人,差不都就能夠買走十分之一了,哪裡還敢墨跡呢?

萬一等過會兒再有強者出現,搶購不到這藏寶圖豈不是失了先機?

他們之中,可有不少人都是跟楊泰差不多的情況,自己的壽元無幾了,所以明知道這九峰山內危機重重,卻也毅然前來,就是想要給自己尋一個機會。

所以,哪怕這藏寶圖只能增加百分之一,乃至千分之一的機會,他們都願意拼上自己的全部身家。

瞬間,藏寶圖就陷入了搶購之中。

馮遠征見狀,不得不感嘆林逸的經商頭腦實在太可怕了,就這麼隨便一弄,竟然就引起了搶購,當即轉身走到了一名管事面前,小聲的嘀咕了兩句,開始林逸的第二個計劃。

那精明的管事一聽,微微點頭,瞬間就明白了林逸的計劃,馬上轉身離去。

不多時,九峰山入口處就傳開了,有人在賣有關盤古寶血的藏寶圖。

這個消息就像是長了翅膀一般,不到一時三刻的功夫,幾乎進入九峰山的人都知曉了。

一名名強者,都紛紛急匆匆的朝著林逸他們所在的位置而來,當看到眾人正在瘋狂搶購,不少人都抱著質疑的態度,靜靜的盯著眼前的眾人。

只是當無意間有個管事說,只剩下一百來份的時候,這群人瞬間就無法保持鎮定了,一個個也都瘋狂的加入了搶購陣營中。

六合道人看著眼前的盛況,忍不住對著林逸豎起了大拇指,笑道:「你小子還真是個人才!」

「你也不差!」

林逸意味深長的盯著六合道人笑道,在這個時候,還能有心思,優雅膽子,想出來用這種辦法來發一筆,絕對也算是人才了啊!

嫡女無雙 「其實我這藏寶圖是真的!」

六合道人突然盯著林逸,無比認真的說道。

「我知道!」

林逸卻依舊是風輕雲淡的模樣,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