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所有女人都羨慕的好情人,體貼又紳士,可究竟是缺了什麼?

自從雨花溫泉回來以後他就再沒有碰過自己,一開始她也以為是蘇錦溪的關係。

她悄悄探訪了幾次,並沒有發現唐茗和蘇錦溪有接觸的痕迹,他也確實在加班。

覺得問題卻又找不出來問題,這才是最大的問題。

唐茗沒有回公司,也沒有回家。

鬼使神差他驅車到了蘇錦溪的樓下,看著她房間的燈從亮變黑,他在車裡呆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蘇錦溪下樓的時候才醒來,蘇錦溪一臉疑惑的看著唐茗。

「茗哥哥,你怎麼在這?」

唐茗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睡著的,第一次做了這麼尷尬的事情。

「咳咳,我順道過來接你上班。」

「這邊公交車很方便的,我坐公交車……」

「你是唐太太,我接你理所應當。」唐茗突然正色道。

這裡沒有唐家的人,他這個說辭蘇錦溪覺得很奇怪。

「茗哥哥,你……」

唐茗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不小心說出來心裡的真心話,趕緊圓了回來。

「是我媽,那天你乾嘔她以為你懷孕了,所以讓我來接你上下班。」

「啊?我,我怎麼可能懷孕的?」蘇錦溪這次明白那天唐媽媽為什麼那麼反常,原來是以為自己懷了唐家的孩子。

「我媽不知道,改天找個時候解釋,你先上車我送你去上班。」

唐茗的話倒是給蘇錦溪敲響了警鐘,以前司厲霆要她的時候是在安全期。

最近這兩天並不是安全期,兩人沒有任何措施,萬一她懷了司厲霆的孩子怎麼辦?

想到這裡就覺得可怕,孩子會讓他們的關係變得更亂。

「錦溪,你臉色這麼不好,昨晚沒有睡好嗎?」

「嗯。」蘇錦溪嚇得掌心都在冒汗了,連忙上網查了一下,還好有一種事後葯七十二小時內都有用。

還好還好,不算是太晚,蘇錦溪鬆了口氣。

「工作還順利嗎?」唐茗隨便找了個話題。

蘇錦溪這會兒糾結怎麼去買葯的事,她從來沒有買過那種葯,買葯的時候別人會不會嘲笑她不檢點?

「錦溪?」唐茗叫醒了正在發獃的人。

「我沒有。」蘇錦溪嚇了一跳。

「什麼你沒有?你臉色這麼差,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唐茗覺得今天的蘇錦溪尤其怪異。

「沒,沒什麼,我就是在想一件事,我還是在之前那裡下。」

唐茗見她不願意多說什麼,也不好逼問,車子開到了路口。

看蘇錦溪神情慌亂猶如做賊一般四處張望,唐茗覺得有問題,停了車跟在了蘇錦溪後面。

蘇錦溪在腦子裡想了幾種方式,若無其事、猥瑣、小心翼翼。

進了藥店,立馬有人過來詢問,「小姐,請問你需要什麼?」

她本來想裝作若無其事拿了葯就走的,在導購員熱情的追問下她根本不好意思開口。

「我要買那個什麼。」

導購員一副我懂的樣子,「小姐,你是要買維生素C吧,最近你們這個年齡的小姑娘都喜歡買呢,我建議你和維生素E搭配一起吃效果更好。」

蘇錦溪恨不得敲自己兩棒子,為什麼就不好意思開口?

「謝……謝謝。」她咬牙切齒道。

看她還沒有離開,導購員又問道:「小姐,你還需要什麼嗎?」

「我要買那個,白白的小藥片。」自己說得這麼明顯了,她應該懂了吧?

「哦,小姐我知道了。」導購員又在貨架上拿起了一個藥瓶,「白色的小藥片,你還要買鈣片是吧?」

蘇錦溪無語,自己看著身體有那麼差,她一定要給自己推銷保健品嗎?

收下了鈣片,蘇錦溪想著自己買了三瓶,應該也算是大客戶了,也好意思開口了吧。

「那個,你過來,我給你說個秘密。」

導購員將耳朵湊到蘇錦溪嘴邊,蘇錦溪小聲道:「那個,其實我要買避孕藥。」

「哦,小姐你要避孕藥啊,小芳,拿一盒避孕藥過來。」

導購員見多了,所以並沒有一點不好意思,倒是蘇錦溪聽到她這麼大的聲音,覺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她買避孕藥了。

她恨不得將頭塞到地板下面去。

「小姐,你去收銀台結賬。」

蘇錦溪猶如泄了氣的氣球,正要付錢發現自己身上忘記帶錢包了。

尷尬,史無前例的尷尬。

野後 「小姐,一共三百六。」

蘇錦溪面前多了一隻修長的手,四張粉紅色的鈔票已經放到了櫃檯上。

「茗……哥哥。」蘇錦溪覺得塞地板都沒用了,最後塞到外太空去好了。

唐茗一定看到那盒避孕藥了!

「先生,這是找你的錢,對了,這種事後葯可不能多吃哦,不然對女人的傷害很大的。」

收銀員的補刀更是讓蘇錦溪無言以對,早知道她就不來這裡了。

「我知道了。」唐茗見一旁腦袋都快低到地上的小鵪鶉,原來這就是她一直心神不寧的原因。

提起藥瓶,唐茗攬著她離開,想要這樣幫她減輕一點尷尬。

蘇錦溪出了藥店臉上的紅暈還沒有散去,聲音猶如蚊蠅,「謝謝。」

「他是誰?」唐茗內心並不如表面上這麼平靜。

她現在買葯就證明最近發生過那種事,昨天晚上她在家,白天又要上班,究竟是誰?

上一次他倒可以解釋是因為藥物的原因,但這次兩人就是在清醒的狀態下。

明明蘇錦溪已經說了她有喜歡的人,和喜歡的人做也很正常。

但是唐茗一想到她躺著別人身下承歡就很不爽,怎麼可以,怎麼可以!

「對不起,我不能說。」蘇錦溪咬唇不答。

唐茗都快氣炸了!偏偏他一開始就定好了各不干涉對方的條約。

該死的條約,早知道自己會變成這個樣子,自己一定不會定下那樣的約定。

唐茗買了一瓶礦泉水給她,「我不管他是誰,以後麻煩你愛惜自己一點,一個男人真的愛你絕對不會捨得讓你來受苦,這種葯以後還是別吃了。」

漫步動漫世界 不等蘇錦溪回答唐茗已經離開,蘇錦溪握著礦泉水。

司厲霆不愛自己嗎?她沒有這方面的經驗,之前也沒有想過懷孕的事情。

直到唐茗提到她才反應過來,自己不知道司厲霆呢?每次他都在自己的體內爆發。

蘇錦溪剝開藥片咽下去,分明是沒有味道的葯,她莫名覺得有些苦澀。

唐茗怒氣沖沖回到辦公室,先是洗了個換了套衣服,第二件事就是將助理叫進來。

「去給我查查,蘇錦溪在銷售部都幹了些什麼!」

「是,總裁。」詹助理這還是第二次看到向來謙和的唐茗發火。

兩次發火都是和蘇錦溪有關係,第一次是因為張主管,這次蘇小姐又幹什麼了?

詹助理不知道蘇錦溪和唐茗的關係,一開始唐茗讓自己帶她去銷售部的時候,他也在懷疑兩人的關係。

將蘇錦溪送去了銷售部唐茗就沒有再過問過,詹助理覺得是自己想多了。

總裁和白小姐的關係一樣都很好,他也不是移情別戀的人。

但是今天唐茗發火又是為了蘇錦溪,詹助理又開始猜測兩人的關係。

經過了一番調查,很快回來彙報。「蘇小姐最近在跟進和帝凰合作的一個項目。」 從抬腳處開始滿屋子被鋪滿了白色和紅色的玫瑰花瓣,空氣中還瀰漫著玫瑰的香氣。

這男人最近似乎很執著於送花?劇組的花如果是為了掩人耳目,那麼現在沒有人了他何必多此一舉?

在這樣古色古香的房間之中花瓣讓人覺得十分唯美,尤其是屋中還擺放了很多特別的蠟燭。

她輕輕踩了上去,腳下一片綿軟光滑的感覺。

進了房間,她單手托腮看向窗外,從高處往下面看會另有一番韻味,十分漂亮。

司厲霆從背後擁住了她,「喜歡嗎?」

顧錦反手抱著他的脖子,踮起腳尖在他臉頰上親了一下。

純純的,沒有絲毫曖昧的吻。

「喜歡。」

「以後我每天都會給你送花,讓你再扔。」司厲霆懲罰似的咬了咬她的耳垂。

顧錦輕笑一聲,「還在生氣呢?下次一定不扔了。」

「沒良心的小東西,那束花是我親手挑選,親手包裝好讓人郵寄回國。

裡面可是我的一番心意,你竟然無情的丟了。」

顧錦輕輕蹭了蹭他,「對不起嘛三叔。」

司厲霆身上的寒意消失的一點不剩,雙手攬著她的纖腰。

「先前在鏡頭前面連和我接觸一下都不願意,現在怎麼這麼主動了?」

「我不習慣被別人看到,三叔,你最近怎麼老是沉迷給我送花。」

「女人不外乎就是這些東西,包包首飾你又不喜歡,我只有給你送花。

想來我家蘇蘇也太省錢了,之前和我在一起的時候好像什麼都沒有要求過。」

聽出他話音的調侃,顧錦輕笑一聲:「這個世上最好的就是三叔,三叔都給了我,我還要什麼?

三叔,這裡很漂亮,我很喜歡,想來又是你費盡心思討我喜歡吧?

其實我心中最喜歡的就是三叔,你不用做什麼我都會很喜歡。」

「貧嘴的丫頭,你不需要不代表我不想給,蘇蘇,經過你的生死,我現在最想要做的就是將一切最好的給你。」

想著那時候自己以為和蘇錦溪生死相隔,司厲霆才知道那是怎樣的一種痛苦。

經過了那件事,他只有一個要求,顧錦好好的留在他身邊就好。

從今往後她要什麼自己就給她什麼,就算她不要,自己也要想方設法的給她。

「三叔,你總是能讓我感動。」

「那是因為你是這個世上獨一無二的蘇蘇,除了想對你好之外,我再想不到其它了。」

顧錦吻住了那張薄唇,其實她沒有告訴趙粒。

三叔不僅身材好,手感好,接吻的感覺更好。

月光照在這一片園林,月下兩人纏綿成雙。

已經記不得這幾天到底做了多少次,她只覺得司厲霆是她怎麼也要不夠的。

她貪戀著他身體的溫暖,任由著他一次又一次將自己帶入漩渦之中無法自拔。

情到濃時他喘著粗氣,低啞著聲音在她耳畔溫柔道:「蘇蘇,給我生個孩子。」

才認識她的時候司厲霆便曾經提出過這樣的事,當時被自己拒絕。

那時候她的身份以及年齡都不太合適,司厲霆也沒有怎麼逼迫她。

兩人每次纏綿的時候也都有做防範措施,不得不說司厲霆真的是一個很貼心的男人。

明知道男人最不喜歡的就是做這些,只是害怕她會去吃事後葯傷身體,他才會遏制自己。

今年顧錦就要滿24歲,不管是結婚還是生孩子也都沒有太大的問題。

司厲霆的要求來得太快,她沒有做好準備。

養匪為妻:娘子又休夫 眼中閃過一抹慌亂,「三叔,我……」

「你不想?」司厲霆的眼眸黑了黑。

「不,蘇蘇這輩子就認定了三叔,又怎麼可能會不想給三叔生個寶寶。

從前我不止一次幻想過我們的寶寶一定會很可愛,像是三叔的藍眼睛就最好了。」

顧錦在提到寶寶的時候臉上也閃爍著一抹溫柔的色彩。

「既然喜歡,那你為什麼要拒絕?咱們的年齡也可以要寶寶了。」司厲霆輕輕撫著她的臉頰。

「三叔,不是我不想要,而是顧家比較複雜,現在要寶寶不是最好的時機。

你再給我半年的時間,我們再要寶寶好不好?」顧錦纏著司厲霆。

「你啊,就是一個小妖孽。」司厲霆無奈,再次被她給挑起了火,翻身將她壓在身下。

寶寶的事情暫時告一段落,顧錦沉沉在司厲霆的懷中睡去。

司厲霆看著外面的月色,他想要給顧錦一個完整的家。

從小到大他被冠上私生子的頭銜,所承受的家庭溫暖本來就很少。

後來知道真相,媽媽早逝,生父下落不明,司厲霆內心深處最缺乏的就是安全感和愛。

但他確定對蘇錦溪的愛以後,對蘇錦溪付出一切,絕大多數和他同年陰影有關係。

一旦他有了心愛的人,他一定會好好對她,給她一個幸福美滿的家。

如果一年多年沒有人打斷,他和蘇錦溪已經成為正式的夫妻,有了一個家。

蹉跎這麼久,顧錦再次回到他身邊,這一次說什麼他都不會再放手。

他何嘗不知道顧家的是是非非,正是因為如此他才害怕會有變故。

司厲霆是多細心的人,他不想要任何變故發生。

可是顧錦現在並不想要孩子,他更不想要逼迫她做任何事情。

顧錦在他懷中睡得香甜,司厲霆卻是想了一夜,眉間一直帶著愁緒。

鬧鐘在六點的時候響起,顧錦費力睜開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