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逸天一怔,看了眼唐怡紅,說道:「你的意思是也讓我直呼你的名字? 傲嬌萌夫惹不起 這倒是顯得親切許多。」

「我看還是算了吧,我可不想讓夏部長產生了什麼誤會。」 腹黑寶寶:媽咪還很純 唐怡紅笑了笑,眼角的餘光瞥了眼方逸天,意味深長的說著。

方逸天又是一怔,撓了撓頭,正想說什麼,可這時電梯門口已經打開,唐怡紅淡淡笑道:「方助理請隨我來吧。」

說著,唐怡紅走在前面將方逸天朝著董事長辦公室走去。

方逸天跟在她的身後,時不時目光一低,看著唐怡紅那左右搖晃,牽起陣陣柔軟波浪的翹臀,還真是飽滿渾圓之極啊,估計跟蕭姨雲夢柳玉這些熟女有得一拼。

「方先生,請進去吧,董事長就在裡面等你。」唐怡紅站在董事長辦公室門前,微微笑道。

「哦,好的,謝了。」方逸天一笑,伸手敲了敲門。

「是小方嗎?進來吧。」門內傳來了林正陽的聲音。

方逸天深吸口氣,擰開門口走了進去,便是看到了林正陽與林淺雪都坐在辦公室裡面的沙發上,兩人正在交談著些什麼。

「小方,你來了,過來坐吧,呵呵。」林正陽微微笑著,示意方逸天走過來坐在他的旁邊。

方逸天倒也是不可以,走過去坐在了林正陽的旁邊,抬眼看向對面坐著的林淺雪,卻是看到她眼眸微微泛紅,隱約流轉著晶瑩的淚花。 方逸天看出了林淺雪心中的傷感之意,眼圈泛紅的她還隱隱閃動著晶瑩的淚花。

「林總,股東大會開完了?一切都順利吧?」方逸天笑了笑,問道。

「呵呵,這個當然順利。從此以後,小雪正式接受華天集團公司代理董事長的職位,而我也該退居二線了。小雪,好好乾,為父相信你!」林正陽低沉的說道。

林淺雪強忍住眼中的淚花,點了點頭,說道:「爸爸,我一定會努力的,不會讓你失望!」

林正陽欣慰一笑,說道:「小雪你放心,在公司里你也不是孤立無助的,李江副董事長,錢偉總經理這兩人都是我的老部下,以前跟為父共同創下了這個集團企業,他們會好好的幫助你。他們兩人幾乎是分管了公司的綜合部、銷售部、市場部,在他們的幫助之下,小雪你會慢慢的走上軌道的。」

林淺雪點了點頭,微微笑道:「剛才我已經見過了李叔叔跟錢叔叔,以後我會虛心的跟他們學習經驗的。」

「為父相信你的能力,唯一擔心的就是你的安全問題,現在小方答應留下來了,這點顧慮我也沒有了。所以我是該放心的離開了。」林正陽笑了笑,說道。

方逸天皺了皺眉,問道:「林總你要走?不是剛回來嗎?還去哪兒?」

「我還有些私事需要處理,離開天海市一段時間,況且我這副身體也是該修養修養了,公司交給了小雪,我也放心下來了。」林正陽說道。

「爸爸,你這次要離開多久?你好不容易從美國回來了,怎麼又要走了呢?」林淺雪幽幽說著,眼中的淚水已經是忍不住滑落下來。

「爸爸這次是處理一下自己的陳年舊事。小雪,你已經長大了,不需要再依偎在我的臂彎下,你應該勇敢的站出身來,迎接挑戰,前面任重道遠,爸爸相信你能夠干好的!再說了,爸爸離開了又不是不管你,爸爸還是會暗中留意公司的發展的。」林正陽微微笑道。

異世幸福 方逸天心中一動,他心知林正陽借口處理自己的私事而離開天海市不過是一種假象吧,或許他是有自己的私事需要處理,不過他非要離開天海市不可。

誠如他所說,公司里潛伏著內鬼姦細,也唯有他離開了天海市之後,華天集團中的那股暗中勢力才會忍不住的要蠢蠢欲動,冒出頭來。

退一步來說,林正陽的離開何嘗不是一番引蛇出洞的妙計?

只是這些,他並沒有跟他的女兒提及,擔心的是會加重小雪的負擔吧。這個老林倒也是深謀遠慮,方逸天相信就算是他不留下來,林正陽也會暗中安排好一切,包括暗中保護好林淺雪的安全等問題。

而自己的留下不過是讓林正陽更加的放心而已。

「好了,小雪,這件辦公室里我以前的東西都收拾好了,從此以後,這間辦公室就是你的。近日的工作安排唐秘書都已經給你羅列安排好了,你開始著手慢慢習慣適合公司的業務吧。這點上為父不能幫你太多的忙,畢竟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一套管理方式以及處理事情的方式。一些重大問題,你無法決定的可以找李江跟錢偉過來商討,對他們的意見你著重考慮,然後在作出決定。」林正陽緩緩說著,便是站起了身。

林淺雪點了點頭,眼裡噙著淚花,說道:「爸爸,你這就是要走了嗎?我、我什麼時候才能見你啊!」

「呵呵,孩子,爸爸還會回來的。好好乾著,希望爸爸回來的時候看到的是一個蒸蒸日上的集團公司!」林正陽憐愛的伸手撫摸著林淺雪的腦袋,笑著說道。

林淺雪點了點頭,而後便是微微一笑,說道:「爸爸,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好,好,那我就出去了,小雪你不用送了,小方你跟我出來一下。」林正陽笑了笑,便是走了出去。

方逸天看了眼林淺雪,跟著林正陽走了出去。

方逸天走出去后,林正陽帶著他走到了董事長辦公室旁邊的一間辦公室,這是唐怡紅辦公的地方,他推開門,說道:「小方啊,以後你身份就是小雪的私人助理,辦公室呢暫時給你安排在這裡,跟唐秘書共用一間。如果你不滿意,那麼我可以給你專門騰出一間辦公室,如何?」

「呵呵,不用,不用,用不著這麼麻煩。跟唐小姐共事是我的榮幸,再說了,這間辦公室這麼大,可以容得下我們兩人。」方逸天笑了笑,說道。

而這時,辦公室里的唐怡紅連忙站起身,恭聲說道:「董事長,您來了!」

「小唐,以後我女兒就是公司里的代理董事長了,你工作上先一步步的引導著她。對了,跟你介紹一下,這位就是小雪的私人助理方逸天,以後跟你在一間辦公室辦公。」林正陽淡淡說道。

「我知道了,方助理是個很熱情的人,我相信以後我們會相處得很愉快。」唐怡紅笑了笑,說道。

林正陽點了點頭,對著方逸天說道:「小方,我已經吩咐後勤部將你的辦公桌購置好了之後搬上來,還有電腦什麼的,都會給你配置好。」

「哈哈,那真是感謝林總的厚愛了,行,以後我一定會好好辦公——哦,對了,那個電腦的配置如何?玩魔獸沒啥問題吧?林總你別誤會,我也就是下班的時候玩玩而已。」方逸天笑了笑,說道。

「哈哈,你這小子——」林正陽哈哈一笑,而後對著唐怡紅說道,「小唐你先忙吧。」

而後兩人走出了唐怡紅的辦公室,林正陽語氣一肅,低沉而後緩緩的說道:「小方,以後小雪就交給你了,你可要好好的保護她。還有,以後在公司里,幫我多多留意王浩這個人。」

「王浩?是誰啊?」方逸天皺了皺眉。

「公司里的一個副總,也是公司里的第二大股東,總之你對這人稍加留意點就是。」林正陽眼中精光閃動,緩緩說道。

方逸天怔了怔,說道:「呵呵,好吧,哎呀,這麼看來,我還真是任重道遠啊,又當保鏢又當助理,現在又多了一個職責——特務間諜!林總,這可是三份工資啊!」

「哈哈,你這小子,還跟我談什麼工資,放心吧,一切的問題解決之後下一次召開股東大會,我給你百分之五的公司股權,如何?」林正陽眼中閃動著精光,問道。

「百分之五的股權?林總你這家集團公司可是全國前十名的大集團啊,資產至少有好幾百億吧,百分五那麼我豈不是有上十億的錢了?不行不行,這麼多錢我看著就頭疼,再說了,男人有錢就變壞,林總你這是在坑我啊!」方逸天連忙說道。

林正陽一怔,狐疑的看著方逸天,平白給他公司里的股權,他居然說是自己在坑他,這世間,或許只有這個混小子能說出這樣的話來了。

「哈哈,你這小子,還真是拿你沒辦法。小方,我也該走了,以後有什麼事直接給我打電話,小雪你就多照顧點,她這孩子,有時候任性了點,希望你能寬容一下。」林正陽拍了拍方逸天的肩頭,說道。

「放心吧,你的寶貝女兒不會有事的,除了我,沒人能傷害她——不對,我也不行!」方逸天連忙改口的說道。

「哈哈,你這小子,一跟你說正事你就嬉皮笑臉,不過我也知道,你是個言出必行的漢子!好了,我走了,王虎已經在下面等我,你就不用送我了,進去陪會小雪吧。」林正陽緩緩說道。

「行,林總慢走!你這年紀的確是不該操那份心了,帶幾個美女,去夏威夷度度假,多好啊。」方逸天一本正經的說道。

林正陽啞然失笑,看了眼方逸天,便是哈哈笑著朝樓下走了下去。 林正陽走後,方逸天走進了董事長辦公室。

林淺雪已經擦乾臉上的淚痕,坐在那張偌大豪華的辦公桌前,埋首正處理著手上的一大堆文件。

方逸天靜靜地看著林淺雪,依舊是那麼的美麗,飄然若仙,不過那張毫無瑕疵的玉臉上已經多了一絲的堅毅以及成熟。

這與之前的她相差極大,她臉上的任性以及時而的不講理蕩然無存,彷彿一天之內變得成熟了起來。

或許,之前的林淺雪在看待問題處理問題的時候已經是很成熟了,不過她在拒絕著自己的長大,說白了就是拒絕著肩上的那份重任。

直到如今,她的父親支撐不下,她毅然的挑起了肩上的責任之後便是開始變得成熟起來,坐在那兒,儼然已經有了一副董事長的派頭氣勢。

說實在的,方逸天寧願看到的還是以前那個任性而又時而對自己蠻不講理的大小姐,不過此刻的她多了一絲成熟的風韻,何嘗不是更加的誘人?

「爸爸是不是走了?」林淺雪抬眼看了眼方逸天,問道。

方逸天點了點頭,笑道:「放心吧,你父親操勞了這麼久,也是應該好好休息休息了。」

林淺雪點了點頭,看著眼手頭上堆積的文件,說道:「方逸天,你接下來如果沒什麼事就去妃妃的那家酒吧一趟吧,跟她說我最近可能沒時間過去了,公司里還有很多事需要我來處理。」

「行,沒問題,我這個私人助理也就是能幫你跑跑腿之類的了。」方逸天淡淡一笑,說道。

林淺雪稍稍啞然,單手托腮,說道:「你是不是覺得這樣委屈了你啊?要不我打電話跟妃妃說聲好了。」

「別,別,怎麼會委屈呢,不就是跑一趟嘛,沒事的。還有,小雪你也別太忙了,別給自己太多的壓力,畢竟你剛剛接手,很多事需要慢慢來。」方逸天說道。

林淺雪聞言后心中一暖,卻是嗔聲說道:「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口是心非,難得這麼關心我……」

方逸天嚇了大跳,擦了把冷汗,語重心長的說道:「小雪,你這話就不對了,你只是看我了我什麼事都不在乎的外表,其實我內心真的是很關心你的,你看看,連你身體的發育我都事事躬親——現在辦公室里也沒人,要不我給你按摩按摩,讓你放鬆放鬆?」

「你、你……」林淺雪聽著方逸天前半句話還有點人模人樣,後半句話就開始不正經起來了,她俏臉頓時一紅,嗔聲說道,「你去死好了!這裡可是公司裡面呢!好了,別在這瞎扯了,趕緊去吧,一會兒過來接我回去。」

方逸天嘿嘿一笑,應了聲便是走了出去。

林淺雪看著方逸天的身影,不知不覺間,嘴角末梢勾起一絲美麗而又誘人的笑意,也不知從何時起,她還真是習慣聽了方逸天的這種口頭上的輕薄挑逗,只覺得現在聽著不是那麼的反感了。

笑了笑,她便深吸口氣,又埋首在了面前那堆文件中。

……

方逸天一路上愜意的吹著口哨,走下了樓,整一個無所事事的紈絝子弟。

走下樓后看了眼前台,依舊是那四個前台小姐在前台站著,林曉晴也不知去了哪裡,並沒有見到她的倩影。

方逸天走到前台前,看著那名水靈俊俏的前台小姐,說道:「嗨,你還欠我一個問題還沒回答,你叫什麼名字?也許這麼直接的問一個美女的芳名顯得唐突了點,不過以後慢慢地你就了解到我其實一個風度翩翩斯文儒雅的人!」

那名水靈俊俏的前台小姐禁不住的掩嘴一笑,看向方逸天的眼神也顯得溫和許多,她輕聲笑道:「方總,我叫李小曼,以後還要請方總多多照顧!」

「方總?咳咳,我不叫方總,我叫方逸天,記住了!下次莫要叫錯名字,不然我可是會打你屁股的。」方逸天笑了笑,一本正經的說道。

李小曼吃吃一笑,說道:「我們都接到消息啦,你就是新任董事長的助理,職位可高呢,我們當然得要叫你方總。」

「咳咳——你看我想當老總的嗎?什麼助理,那是名字好聽而已,其實我是來混飯吃的,說白了等同於小白臉,對了,你們知道就行,可別倒出亂說哦。」方逸天笑了笑,而後便是轉口問道,「對了,你們的上司美麗的林曉晴小姐去哪兒了?」

「林姐啊,她剛剛出去了,看林姐的眼神,可是很在乎你呢。」李小曼輕聲笑道。

「噓,小聲點,可別讓別人聽見了以免產生什麼誤會!」方逸天笑了笑,說道,「好了,不打擾你們工作了,以後有時間了再聊聊,我喜歡跟美女聊些人生理想了,多麼崇高啊——當然,也不拒絕彼此交談一些情感問題!」

說著,方逸天便走了出去。

李小曼看著方逸天的身影,眼神一陣古怪,眼眸中泛著絲絲的笑意。

「小曼,方逸天看起來對你很感興趣的樣子哦!」旁邊一個前台小姐挪揄的說道。

「是啊,他那眼神連我都可以看得出來,不過就是太不老實了,臉上一本正經,可一雙眼睛卻是盯著咱們的胸脯看個不停!」

「他才沒有看你的胸脯呢,是盯著人家大美女小曼的看好不好?」

…………

「你、你們要死啊,別亂說話了,依我看他這個人可不簡單呢,也不知道跟咱們的林姐是什麼關係,還有他跟夏總的關係也很惹人猜想。最主要的,聽說新任的董事長就是咱們林總的千金,她可是個大美人呢。方逸天身為董事長的助理,只怕他們的關係也不簡單,別亂猜想了!」李小曼趕緊的噓聲說著。

其餘幾個前台小姐便是嘻嘻一笑,也不再就這事糾纏下去,不過李小曼的眼眸中卻是多了一絲異樣的神采。 炫色酒吧。

方逸天開著林淺雪的保時捷跑車來到了炫色酒吧后停下車,朝著酒吧裡面走去。

酒吧裡面的裝修已經接近了尾聲,按照這師妃妃的設計要求,整個酒吧可以說是煥然一新,變成了另外的一種風格,優雅舒適之餘顯得隨意悠然許多。

而這一類的酒吧風格也迎合了時下很多年輕男女的消費心理,可以預見,一旦酒吧開業那麼生意應該會不錯。

方逸天走進了酒吧裡面,卻只是看到師妃妃一個人在裡面指揮著裝修工在忙著最後的裝飾。

師妃妃也看到了方逸天,她美眸稍稍一詫,便是淺淺一笑,問道:「就你一個人?小雪呢?」

「小雪在忙著她公司里的事呢,你先忙吧,一會兒再跟你說。」方逸天淡淡笑了笑,而後便是疑聲說道,「只有你一人?許倩呢?」

「許倩剛出去了,去買點東西。怎麼,你是來找許倩的嗎?」師妃妃一雙鳳眼看了方逸天一眼,饒有深意的說道。

「當然不是,是來找你的。」方逸天笑了笑,看著師妃妃那張纖塵不染的驚艷玉臉,以及包裹在一身工作服下性感成熟而又水嫩嬌柔的身軀,腦海中不由想起那天他抱住了師妃妃的那一幕。

此刻回想起來,心中不免遺憾之極,早知道當初就不該浪費那個大好機會,多抱一會兒,或則是不小心的觸摸到妃妃那傲挺的柔軟也行啊,還沒親手丈量過她那對巍峨的嬌峰呢!

師妃妃聞言后玉臉稍稍嫣紅,而後也不再理會他,吩咐那幾個裝修工繼續忙了起來。

方逸天無所事事,坐在卡座上,從前台上自己倒了杯紅酒,悠閑自得的淺飲了起來。

約莫半個鐘頭后,最後的一點裝修也完工了,那些工人跟師妃妃寒暄了幾句便一一離去。

師妃妃這才輕吁了口氣,走到方逸天面前坐下,伸了伸懶腰,驚艷美麗的玉臉上也禁不住的流露出一絲的倦怠之意。

然而,方逸天剛喝到口中的酒卻是差點忍不住的要噴出來,師大美女是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身體如何的性感成熟吧?這麼一伸腰,峰巒迭起,波濤滾滾,宛如滔天巨浪般的洶湧襲來,還真不是一般的驚心動魄!

方逸天深吸了口氣,按耐住心頭的激動,看著師妃妃臉上的倦怠之色,他站起身繞到了師妃妃的身後,伸手在她的雙肩以及背部的幾處穴道上輕揉按摩起來。

「啊——方逸天,你、你要幹什麼?你這個混蛋,你、你……」師妃妃心中一驚,臉色一變,禁不住的叫出聲來。

此刻酒吧里除了他們之外什麼人也沒有,萬一方逸天獸性大發對她那個啥了,她還真是無法反抗!

師妃妃奮力掙扎著,可又怎麼能掙脫得出方逸天那雙沉穩有力的雙手?

「忙累了,身體疲勞了不是你伸幾個懶腰就能夠解決問題的。別亂動,一會兒就好了!」方逸天低沉說著,而後雙手或輕或重的在師妃妃身後的幾個要穴上按摩推拿了起來。

師妃妃心中一怔,只覺得方逸天的雙手彷彿是帶著不可阻擋的魔力般,隨著他的按摩,她身體頓時一片火熱酥麻起來,全身的脈絡以及精血似乎是流通運轉了起來,身心也感到了一陣陣的暢通愜意之感。

慢慢地,這些天每天從早到晚的操勞之下疲憊不堪而又酸疼不已的後背竟是得到了緩解般,全身舒服之極。

直到此刻,師妃妃才知道方逸天的本意是要幫她按摩,通過穴道的推拿按摩來緩解她身體的疲勞酸楚之感。

這麼說來她之前是誤會了方逸天,想到這,她心中生起一絲的歉然之意,咬了咬唇,輕聲說道:「方逸天謝謝你,剛才我、我是不知道,還以為你……」

「沒事,我時常被人誤會,早習慣了!」方逸天淡淡笑了笑,雙手依舊在師妃妃那光滑如玉的後背輕輕推拿按摩著,從中,他也能夠感受得到師妃妃後背肌膚的柔軟嫩滑,嬌嫩之極。

如果不隔著衣服,親手的觸摸之下,只怕是足以讓人心旌搖曳難以自持吧?

「對了,差點忘了跟你說,今天小雪的父親回來了,然後,他父親讓小雪代替了他的位置,成為了華天集團公司的代理董事長。這段時間,小雪可能會很忙,她特意讓我過來跟你說聲,她以後只怕減少過來你的酒吧的時間了。」方逸天淡淡說道。

「哦,原來這樣啊!這麼說小雪就是董事長了?好好啊,其實小雪很聰明也很有能力的,相信她一定能夠把公司的業績提高几個等級。」師妃妃笑著,欣喜的說道。

「你的酒吧看樣子即將開業了,我相信到時候生意應該不錯。你可是這家酒吧的老闆娘了,你說,如果我注資進來當老闆,你則是老闆娘,多般配啊。」方逸天笑了笑,說道。

「你、你……哼,我才不要你當老闆,你老闆,我就是老闆娘,想吃我便宜啊?」師妃妃難得嬌艷一笑,美麗的臉上盡顯嫵媚之色,看著讓人怦然心動,欲罷不能。

「哈哈,別把我想得這麼粗俗,你看我像是隨隨便便佔人便宜的樣子嗎?我可是心性高遠,潔身自愛的。」方逸天打了個哈哈,說道。

「是嗎?那你現在在幹什麼呢?」師妃妃冷不防的轉過身,一雙水波流轉的誘人眼眸看著方逸天,語氣平淡的問道。

方逸天怔了怔,他這才想起,不知何時起,他的雙手已經是忍不住的開始在師妃妃那光滑的玉背上輕輕地撫摸揉捏了起來。

「這個——呃,誤會,誤會,呵呵……」方逸天臉上一陣乾笑,心想這也怨不得我啊,誰讓你後背這麼光滑柔軟來著?

師妃妃冷哼了聲,俏臉一片暈紅,正想發作,可這時,酒吧入口處傳來一聲嬌美動聽而又嫵媚高貴的聲音:

「妃妃,我來看你了,呵呵,你沒把我這個朋友忘了吧?」 師妃妃聽到酒吧入口處傳來的聲音后臉色一怔,而後便是急急的說道:「方逸天,你、你快停下來,我有朋友過來了!」

方逸天的臉上也是詫異之色,門外這聲聲音分明是聽得極為熟悉,他心中一動,暗想著難不成真的是她?

心想著,方逸天也停下了手中的按摩,走到卡座上坐著,開口淡淡問道:「怎樣,舒服點沒?」

師妃妃點了點頭,而這時,門外已經是走進來了一個高挑妙曼的成熟倩影。

一套剪裁合體面料高級的職業裝,柔順烏黑的秀髮散落雙肩,點絳唇,芙蓉面,嫩滑的肌膚白裡透紅,杏眼柳眉,豐臀細腰,掩映在職業套裝下的身軀成熟豐滿,玲瓏別緻,便如一道妙曼的曲線。

舉手投足間流露出一絲名望家族出身的高貴氣質,宛如一朵澆灌著的絕世牡丹,且美且艷,這人不是慕容晚晴是誰?

「晚晴,你可來了,一年多沒見,你真是越來越漂亮了!」師妃妃站起身,臉上洋溢著熱情的笑容。

「妃妃,你就別開我玩笑了,你才是一點也沒變呢,還是這麼的漂亮迷人——」慕容晚晴輕輕笑著,美目一轉,頓時臉色怔住了,失聲的說道,「咦,方逸天,你怎麼也在這裡?」

此言一出,師妃妃心中詫異不小,心想著慕容晚晴也認識方逸天?他們之間是怎麼認識的?慕容晚晴身為慕容家族的千金大小姐,身份高貴,方逸天怎麼會認識她?

「哈哈,晚晴小姐,我們又見面了,我還正奇怪我今天的眼皮子怎麼老是跳動不停呢,原來是要跟你不期而遇啊。」方逸天笑了笑,說道。

慕容晚晴聞言后禁不住莞爾一笑,暗自嗔了方逸天一眼,而後詫聲問道:「妃妃,你怎麼會認識他這個混蛋?你不是剛回來天海市的嗎?」

「他是小雪的保鏢,而我跟小雪是好姐妹,就認識了。不過晚晴你說得一點也不假,他的確是個混蛋。」師妃妃笑了笑,說道。

「你說的是林淺雪吧?我也知道,對了,今天我還接到消息,林淺雪已經是成為華天集團的代理董事長了呢。」慕容晚晴笑了笑,說道。

方逸天的一張臉卻是黑了下來,沒好氣的說道:「喂,我說你們講點理行不?我哪裡混蛋了?你們見過像我這麼有愛心而又斯文有禮的混蛋?」

「就你還斯文有禮啊?也就是藍雪被你騙了去,我都把你給看透了!」慕容晚晴嬌笑了聲,說道。

方逸天怔了怔,面對著師妃妃那疑惑的目光,他都不知道說什麼好,只好索性閉口。

對於兩個站在同一條陣線上的女人,識相的最好還是閉上口,以免說錯了點什麼,那可是萬劫不復了。

「晚晴,我本來早就想去找你了,只是我回來之後接手了這家酒吧,一直忙著裝修什麼的,因此抽不出時間來。」 仙醫嫡妃 師妃妃說著,問了慕容晚晴喝點什麼之後便走去前台給她倒被酒水去了。

「可不是嗎,我也是一直忙著家族裡的業務,今天也是抽個時間過來看看你,畢竟我回國之後就一直跟你沒見過面。對了,你跟拉菲之間是不是分手了才回國的?」慕容晚晴問道。

「是啊,那個混蛋,簡直是個人渣,虧我還跟他交往過一段時間,他就是個感情騙子,屢次沒能從我身上佔到什麼便宜后便是背著我跟另外的女人交往,我得知后便跟他分了。然後就回國,購置了這家酒吧。」師妃妃說道。

「拉菲跟摩西這些公子哥都是一個類型的,離開了也是好事,憑著你這些年的酒吧管理經驗,相信你一定能夠將這家酒吧辦起來的。」慕容晚晴笑道。

「嗯嗯,希望如此吧。哦,對了,有一晚我在這家酒吧里遇見了摩西,沒想到他也來天海市了,他是專程來找你的吧?」師妃妃問道。